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486进城,不再束手束脚(书号:13650

486进城,不再束手束脚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秦寂言带着一万兵马前来北齐的消息,第一时间传到北齐太皇、摄政王和皇帝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当然,呼延千霆对各地官府,抹黑太后的言论,也传到了太后的耳朵里。太后怒不可遏,当即把自家弟弟招来,对着他臭骂一顿,说他没有管好儿。

    太后的弟弟,承恩公不敢反驳,连连应是,心里却骂道:当初要不是你出口帮忙,千霆那混小怎么可能在军立足,早就被他暗暗弄死了,现在出了事就来找他,果然女人就是反复无常。

    北齐太皇深知自家弟弟的尿性,骂了几句便把人赶走了,头痛的抚额。

    要不是娘家实在没有人,她怎么会扶持呼延千霆,可不想呼延千霆那个死小,是只养不熟的白眼狼,居然倒向小皇帝。

    北齐太后当即下旨,呵斥呼延千霆行事张狂、目无法纪,革了他的职位,派人把他带回皇庭。同时派使臣率大军去接秦寂言,让秦寂言把他还来的人马谴回,或者永远留在北齐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威胁,而秦寂言人已踏在北齐地盘上,太后还真有能耐威胁他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转告贵国太后,三皇对我大秦的化十分向往,三皇将会与凤家军同时返回。”威胁谁不会,秦寂言轻描淡写一句话,就逼得太后派来的大军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至于你说强行进攻?

    秦王殿下更不怕,“我们就比一比,到底是你们北齐的战马快,还是我大秦的刀快。”

    他在赌,赌北齐太后有多重视乌于稚,事实证明他赌对了,北齐太后见秦寂言态度强硬,确实不敢妄动,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一万人太多了,一千,本宫最多允许他带一千人进城,其他人留在城外。”北齐皇庭虽然有十万大军,可有一半以上都是各家勋贵之地,战斗能力实在不强。

    “三千,少于三千人本王不敢进城。本王可没有忘记,乌于稚殿下带着数千人,去我大秦边境撒野的事,本王还不想莫名其妙的死在北齐。”秦寂言又丢出一个把柄,而这件事秦寂言手上即有人证又有物证,根本容不得北齐太后否认。

    一再被威胁,北齐太后气得发狠,召来摄政王,对着他就是一通骂:“你到底是怎么教儿的,好好的一个孩被你教的冲动鲁莽,不知天高地厚。你知不知道,他落在秦王手里,我为此要做出多少让步。”

    摄政王被骂的委屈,“孩又不是我一个人的,你不能一出事就把责任,全部推到我头上。”女人果然就是会推卸责任,成不了大事,幸亏他另有盘算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全是我的错了?”太皇撒波,摄政王立刻让步:“别气,别气,这事我去解决,不就是三千人吗?同意就是了,安排他住北园,三千人只够守院。”

    北园是北齐耗费千万,集全国能工巧匠为太后修建的园,方便太后去散心。北园在皇庭郊外,依山傍水风景极佳,占地极广,有两个北齐皇宫那般大,秦寂言带来的三千人,还不够看守院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办吧。”太后想想也觉得可行,左右她想不出更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北齐太后和摄政王的退让,让秦寂言和顾千城明白,乌于稚的身份确实不寻常。

    顾千城沉思片刻道:“也许,乌于稚是压死北齐太后的最后一根稻草。”这个世界对女人总是苛刻,哪怕北齐太后手揽大权,可她不是皇帝,要让人知道她与摄政王私通,她在北齐的威信就会大跌。

    “这事得看北齐皇帝的诚意。”秦寂言只想借乌于稚威胁太后,至于要不要拆穿乌于稚的身份,这个还需要再考虑,毕竟……

    他和北齐皇帝不熟。

    在双方各退一步的情况下,秦寂言重新启程,带着他严重超标的侍卫,朝北齐皇庭走去,至于呼延千霆?

    他先一步被太后的人带走了,至于会落得什么下场,这就不是秦寂言和顾千城要考虑的事,在呼延千霆选择站在北齐皇帝一边时,就该想到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在与北齐太后的反复谈判,秦寂言对北齐太后也有一个了解:那是一个欺软怕硬,自尊心极强,寸土必争的女,完全不像名门世家走出来的妇人。

    对付这样的女人,你要退了一步,她便会不依不饶死咬着你。反之,你要是态度强硬,她反倒会理智起来,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所以,当秦寂言抵达北齐皇庭,却没有看到迎接他的官员时,秦寂言一句话也没有说,直接命令凤于谦带兵折回。

    “秦王,你这是何意?”奉指迎秦寂言入京的官员,见秦寂言二话不说,调头走人,忙上前寻问。

    “贵国既然不欢迎本王前来,本王何必留下。”秦寂言的声音,透着车帘传出来,来人看不见秦寂言的喜怒,只能凭空猜测秦寂言不高兴。

    悄悄地擦了把冷汗,那人连连赔罪,“秦王息怒,这其必有误会,容下官去寻问一二可好?”

    “本王给你三天的时间。三天后,本王要北齐皇帝亲迎。”秦寂言丢下自己的条件,不顾北齐重兵防守,命凤于谦直接冲过去。

    凤于谦这段时间也看出来了,秦寂言在外面,没有老皇帝盯着,完全不像在京那般束手束脚,行事大开大合,直接果断,让跟随他的人也跟着高兴。

    任谁也不愿意跟着,一个处处让人受气的主不是?

    有秦寂言的命令,凤于谦也无所顾忌,带着五百骑兵打头阵,“让开,否则别怪我刀下无情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北齐,在我北齐的地盘这么嚣张,你们就不怕没命回去吗?”抵达了北齐皇庭,北齐人也不愿意再退,这一路上大秦欺在他们头上,他们早就憋了一肚鸟气。

    “没命回?我今天倒要看看,是谁没命回。”凤于谦朝属下使了个眼色,让他们保护好秦寂言和乌于稚。

    只要秦王无事,只要乌于稚在手,北齐人只有认栽的份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某彩暑了,头晕、呕吐……难受到不行,捏着鼻喝下十滴水依旧不见效……嗯,说这么多就是想说,如果我明天没有更新,我一定是病得爬不起来了,你们不要想我。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