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480试探,前提是……(书号:13650

480试探,前提是……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北齐皇帝虽然一直被太后和摄政王压制,可到底当了多年的皇帝,朝堂上有一批死忠的臣,手上也有一些人。边城发生那么大的事,秦殿下又没有瞒着任何人,他怎么可能不知晓了……

    虽说北齐皇帝还不知道,秦寂言递了国书要正式来北齐的事,可这并不妨碍他私下通知自己的人,让他们暗牵制乌于稚,别让秦殿下死在北齐人手里。

    秦寂言要死在北齐人手里,大秦皇帝绝不会善罢甘休,到时候无论是谁做的,他这个北齐皇帝都要出来承担后果。

    这就是傀儡皇帝的下场,名声权势与他无关,可一旦出了差错,就是他这个帝王的错。

    就好比,北齐七年前发生雪灾,马羊死伤无数,他这个皇帝就要下罪己诏,说是他做错了事,上天才会降下惩罚,他为此在太庙里呆了一年,以赎自身的罪孽。

    而后来,北齐风调雨顺,兵强马壮,可功劳却是太后与摄政王,是他们治国有方,与他这个皇帝一点事也没有。

    北齐皇帝想,他应该是三国皇帝,最惨的那一个,纵观历史也找不出几个比他更惨的皇帝。

    国书在五天后送到北齐皇太后上,皇太后当即皱眉,“五天后?按日期算不正好就是今天吗?秦王这是什么意思?欺我北齐无人,拦不住他吗?”

    只是告知一下,不问他们同不同意就直接前来,这不就告诉他们北齐人,他秦寂言要来,谁也挡不住嘛。

    送信的来使不卑不亢的道:“太后娘娘言重了,秦王殿下要是欺北齐无人,就不会提前写信告知。要说欺人,你们北齐更甚一筹,此次我除了带来国书外,还将贵国骑兵的尸首带来了。秦王殿下让我转告贵国皇帝一声,大秦的国土欢迎北齐人,但怎么进由秦王殿下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大秦来使有恃无恐,各国都有约定,即使是交战时也不斩来使,更别提和平时期。

    再说了,就算没有这个规矩大秦来使也是不怕的,大秦强于北齐,强国有强国的骄傲,北齐今日敢斩大秦来使,明日大秦便会挥兵北上。

    北齐太后执政十五年,经历了多少大风大浪,怎么可能会因大秦来使几句挑衅的话,就气得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北齐太后不气反笑,眼神一扫,她身旁一紫衣女官便上前说道:“来使的话我们北齐听到了,也请来使转告贵国秦王,同样的话我们北齐送给他。”

    北齐欢迎大秦人来,但怎么进由北齐说了算。

    这是北齐的下马威,也是北齐的警告,暗示秦寂言来北齐不会太平顺,甚至有可能有去无回。

    大秦来使沉着应道:“这是贵国太后的意思,还是贵国皇帝陛下的意思?”

    “有区别吗?”紫衣女官下额轻扬,高傲的道。

    在北齐,太后的话才是圣旨!

    大秦特使了然的点头:“这么说,这是贵国太后的意思了,我会如实转告给秦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紫衣女官皱眉,想也不想就道:“太后的意思就是皇上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北齐人都不觉得有什么错,因为这是事实。

    大秦特使嘴角轻扬,直视凤座上的太后,似笑非笑的道:“女主天下,祸乱之源。”

    “大胆。”紫衣女官厉呵,殿外侍卫立刻拔刀进来,可大秦来使去不见一丝慌乱,依旧震定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北齐人不敢动他!

    北齐太后确实不会动大秦来使,更也不会为几句口舌之争,就斩了大秦来使,类似的话北齐太后来听多了,早就麻木了,不过……

    该有威严还是要有的,不然日后谁都能骂她了。北齐太后让人将大秦特权“请”下去,好好照料!

    好好照料四个字就非常有深意了,大秦特使不会死,但在北齐的这段日绝对不会好受。

    大秦特使丝毫不以为意,被人“请”下去时,脸上依旧带着笑,因为……

    北齐太后特别关照顾他,就表示他完成了秦王交待的任务。

    大唐来使没有见到皇上,可并不表示北齐皇上不知晓大秦来使与太后的对话,大秦来使的意思很明白,那就是大秦不承认太后,他们只承认北齐皇帝,也支持北齐皇帝。

    这是大秦,或者说这是大秦秦王的意思,秦王此次来北齐,就会贯彻这个原则,不过……

    前提是,北齐皇帝足够聪明,毕竟这世间没有人会做赔本的买卖。

    “你说秦王这是什么意思?”北齐皇上依在床头,声音轻柔,苍白的脸色无声的告诉旁人,他的身体很弱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卖你好的意思。”声音清浅温润,带着一丝不异察觉的低沉,就好像在有环绕效果一般,萦绕在耳边久久无法散去。

    声音的主人,季诺,此时正站在窗前,背对着北齐皇帝,看不到他的脸,只露出一个美丽的背影,可仅从一个背影,就能给了无限的遐想,让人不由自主的在脑幻想,这个男人长得有多好。

    “好处?也不知有没有命能拿到。”北齐皇帝自嘲一笑,视线落在季诺身上,晦暗不明的道:“不管如何,终归要拼一把,让我就这么死了,我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“有我在,你死不了。”季诺依旧没有回头,清浅的声音,似给人无穷的信心,让人不由自主信服,“虽不曾与大秦皇长孙见面,可却有过间接的来往,那人不错,值得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我信你。”三个字,举重若轻……

    而,在北齐皇帝和季诺讨论秦殿下此人时,秦寂言也带着顾千城,在凤家精锐之师的保护下,嚣张的踏上北齐的地盘,没有意外……

    事先没有收到消息的北齐士兵,见到大秦单方向的动静后,立刻派兵挡在前面,不肯让秦寂言过去。如果仔细看会发现,领头的骑兵赫然是那晚在边城里,暗杀秦寂言的人……

    显然,乌于稚在边境的力量很大,甚至可以随意调动边境的士兵。

    “只是不知,北齐皇帝到底有大的本事,本王可是很期待。”

    秦寂言坐在马车里,连撩起车帘看一眼的**都没有。在他眼,外面的局势远没有面前这盘棋局来的重要,因为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