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470强硬,千金之躯(书号:13650

470强硬,千金之躯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顾千城原本不想多问,可见秦寂言好半天眉头也没有舒展开来,忍不住问了一句,“出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秦寂言轻轻摇头,“没出事,我只是在想一个问题。”握住顾千城冰冷的手,秦寂言不满的瞪了她一眼,“这么冷的天,外出也不注意保暖。”随即将顾千城的双手紧紧握住,放在自己的腹部了,为她取暖。

    “在马车里不冷,只是刚刚进来吹了风。”顾千城没有拒绝,人半依偎在秦寂言怀里,“你遇到什么问题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,是北齐皇帝。”秦寂言不等顾千城寻问,便把北齐的现状说给她听,“我在想,北齐皇帝此刻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被人逼到这个地步,要不反击那就不是一国皇帝。

    “你是想?”顾千城双眼一亮,抬头看着秦寂言,隐有几分兴奋。

    秦寂言点了点头,见顾千城鼻红红的,忍不住捏了捏,“脑这么好使,除了本王还有哪个男人敢惹你。”

    顾千城忙扭头,躲开秦寂言使坏的手,“咱们说正事呢,你真要插手北齐的事务?”虽说大秦和北齐是死敌,但在共同的敌人面前,他们还是可以先合作一把的。

    秦寂言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问道:“你不认为,本王这么做是叛国吗?”

    “你并没有做出卖大秦利益的事,就算你不插手,北齐皇帝一样要和太后之争,谁胜谁负谁也说不准,而且北齐皇帝坐稳了,对大秦有利。”顾千城看了秦寂言,见他面色平静,便知道秦寂言并不是钻牛角尖,只是这么一问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本王不插手,北齐的皇位也轮不到大秦人来做。”谁当北齐皇帝对大秦来说都没有太大的影响,但对他却有影。

    顾千城连连点头,“不过,这件事咱们不能主动,北齐皇帝现在内忧外患,他比我们急,他被逼的没有办法了,肯定会主动找上门,到时候我们还能漫天开价。”要帮忙,总得要给好处费,北齐皇帝想要坐稳皇位,不出血怎么行。

    “有道理,”秦寂言忍不住一笑,顾千城比他还要奸诈。

    顾千城还有更奸诈的,“验完尸后,咱们就去北齐讨说法。”他们在大秦,北齐皇帝被太后和摄政王盯得死死的,根本没有办法和他们接触,现在……

    他们给北齐皇帝制造机会,主动送上门。

    “你就那么肯定,这事我们占理?”

    “真相如何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们怎么说。之前边城的父母官太软弱,才会被北齐欺到头上来,现在我们就要让北齐见识什么叫强国的威慑力。”

    事非对错不重要,只要大秦实力强横,他们就永远是占理的那方。不占理?打到占理为止!

    顾千城说这话时,眼隐含一抹厉色,完全不像是养在深闺的女。秦寂言摇头道:“本王真不知,顾家到底是怎么养你的,才能将你养的比男儿还强势。”

    “顾家没养过我。”至少这个顾家没有,“而且我不强势,我只是不喜欢被人欺凌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人喜欢被人欺凌。”秦寂言在顾千城额头弹了一记,“女孩,偶尔娇弱一些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我哭给你看?”顾千城睁大眼睛,她不是不会哭,但她真的极少哭,一般也不会在人前哭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就想到哭了?”他的话有那么大的歧义吗?

    “不哭,要怎样才能表现出娇弱?”顾千城眨巴着大眼,一脸天真,秦寂言这才知道自己被骗了,一时间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秦寂言要求三日后重新验安大少的尸体,并不是为边城的官员预留做假的时间,而是他们需要利用这几天的时间,查当时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事情过已过去好几个月,要查证起来非常困难,他们初时只能从官府给的证人名单上一一查起,再慢慢的查找目击者。

    三天的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也不短,秦寂言和顾千城正好查出一个头绪,综合王成的证词,两人心已有谱了。

    虽说大秦是强国,他们强势的话,面对北齐没理也可以说出三分理,可要是他们本身就理,他们为何要放弃?

    一大早,顾千城换了一件黑色长袍,将自己从头到脚裹了起来,才与秦寂言一同去衙门,准备验安大少的尸体。

    涂大人、方大人和贾大人早已在等候,例行给秦寂言见礼后,便直奔主题把人带到验尸房。

    验尸内早已收拾干净,安少爷的尸体摆在正的验尸台上,上面盖了一层白布。

    安少爷死了这么久,尸体早已腐烂,一踏入验尸房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尸臭味,好在顾千城和秦寂言早有准备,先一步含了苏合香丸,不然真的会吐出来。

    “殿下,这里腐臭难闻,不如我们在外面等候,让仵作进来验尸?”涂大人一口气说完,随即又屏住呼吸,一张脸憋得通红。

    涂大人几个人非常贴心,怕秦寂言一时找不到仵作,还特意带来仵作,只是……

    他们带来的仵作,注定没有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秦寂言开口,声音丝毫不受嘴里的苏合香丸影响,咬字清晰,“本王就在这里看着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你千金之躯,怎能在这种**之地久呆。”涂大人不死心的劝说,一张嘴就感觉尸臭味灌入喉咙,差点就忍不住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秦寂言给了他一个冷眼,在不挡光的侧面站定,侍卫极有眼色的搬了一把椅过来,秦寂言大大咧咧的在首位坐下,态度强硬,立场坚定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涂大人、方大人和贾大人知道劝说无用,只得硬着头皮站在秦寂言身后,以眼神示意仵作上前,可不等仵作行动,秦寂言便开口道:“动手。”

    仵作本以为是叫他,却不想,一身黑衣毫无存在感的顾千城先一步上前,朝秦寂言行了个礼,便带上口罩上前,朝验尸台走去。

    仵作僵在当场,方大人和贾大人脸色微变,涂大人眼皮跳了一下,随即又如同无事人一般站在原地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