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469查证,出什么事了(书号:13650

469查证,出什么事了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顾千城要重验安少爷的尸骨,秦寂言虽然不赞同,可顾千城真正要做的事,他却不会阻拦或者破坏。

    第二天,秦寂言就将此事安排下去,让涂大人通知官府做好准备,三天后他要重验安少爷的尸骨。

    “重验安少爷的尸骨?”涂大人听到这个消息,直接傻眼了,“秦王不是来处理北齐与大秦的纠纷吗?怎么一再盯着这个案不放?”

    涂大人问属下,属下也是一脸不解,谁知道那些皇皇孙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下怎么办?安少爷的尸骨可不在我们手上。”方同知苦着一张脸,安少爷的案是他一手办的,他是经手人,真要查出有问题,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要么你去给秦王说实话,要么……”涂大人说到这里略一停顿,方同知忙追问了一句:“大人,要么怎样?”说实话他是没胆的,要有办法能糊弄过去,就是再冒险他也愿意一试。

    “要么,你去弄俱尸体给秦王,反正秦王没有见过安少爷。”涂大人一脸冷笑,心暗道:秦王死是必然,就是骗他又如何。

    “大人这个法好,安少爷都死了大半年,尸骨早就烂的不成样,找俱差不多的尸骨过去,秦王也发现不了什么。”方同知越想越觉得这个法可行,最主要的还是,“秦王殿下身边没有仵作跟随,到时候仵作怎么验,还不是我们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英明。”贾知州忙不迭的拍着马屁。

    涂大人矜持的笑了笑,见方同知与贾知州一脸傻样,心里分外不屑,与二人说了几句盯紧秦王,别让秦王查到什么不利他们的消息后,便将二人送走了。

    送走这两人,涂大人转身便招来乌于稚派来的杀手,“三天后动手,这两天你们尽量在方家和贾家附近出没,要让人看到最好。”

    涂大人已经想好了替罪羊,三天后不管秦王有没有验出尸首是假的,他都会把方大人和贾大人推出来当替死鬼。说他们两人将安少爷的尸骨,私下交给了北齐,怕秦王殿下知晓此事,便联合北齐人暗杀了秦王,至于这里面有没有赵王和周王的人?

    哼……别以为他不知道,方大人和贾大人就是赵王与周王的人,到时候赵王和周王就是想要洗脱也没有那个本事。

    涂大人和北齐人详细制定计划后,便老神在在的窝在屋内,敬等三天后的结果出来。

    边城突然出现一批北齐人,虽然行动隐秘可却瞒不过暗卫,暗卫发现这批人的存在后,第一时间上报给秦寂言知晓。

    “殿下,边城这两天出现了不少陌生面孔,看他们的样应该是练家。”暗卫一脸忧心如。

    强龙不压地头蛇,如果当地真有人与北齐勾结,那他们也得早做准备才行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查清他们与谁接触。”秦寂言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桌面,神色不明的看着前方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是,殿下。”暗卫见秦寂言似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,心里颇为担忧,想了想又提了一句:“殿下,你看我们是否和凤将军说一声,请凤将军派人来保护您和姑娘?”

    暗卫是不相信皇上派来的侍卫的,而他们只有个人,每天要派四个人外出打探消息,能留在秦寂言身边的人实在不多。

    秦寂言想也不想就拒绝了:“暂时不必惊动凤将军。”如果皇上没派人保护他还好说,皇上派了一队皇家侍卫前来保护他,他还调用军队,皇上绝对会多想。

    暗卫也是没有办法才会提出这个建议,见秦寂言拒绝便不再多言,只将北齐的情报一一报给秦寂言。

    北齐虽然一直叫嚣着要调集兵马攻打大秦,可事实上北齐皇帝和摄政王根本没想精力打仗,他们此时正忙着内斗。

    北齐横空出现一个皇帝的兄长,就表示太后与摄政王有废帝的打算,而当了十几年的皇帝,北齐皇帝怎么甘心被废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废帝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,北齐皇帝就算是为了活下去,也要和太皇、摄政王抗争到底。

    这些年,北齐皇帝虽然没有握住实权,可在朝也是有支持者的,虽说双方明面上还没有撕破脸,可暗的争斗却是一直不断。

    安少爷这件事也是北齐两方势力斗争的结果,安少爷死在大秦境内,按北齐皇帝的意思,是让凶手伏法就行了,北齐和大秦继续保持友好的关系,可是太皇与摄政王不同意,他们要借此事从大秦捞好处,扬一扬国威。

    北齐皇帝势弱,他的声音完全被压下了,所以大秦只知道北齐咄咄逼人,却不知其还有这么一出。

    “此事,为何没有人上报给皇上?”秦寂言敲打桌面的手一顿,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事,没道理大秦的探查不出来

    “北齐皇帝之前一直被软禁在行宫,北齐上下粉饰太平,无人知晓皇帝被人软禁一事。直到季家大少前来北齐,北齐皇帝才得已解禁,重新出现在人前。”不是大秦的探不给力,而是北齐的消息捂得太严实。

    在北齐,一向是由太后与摄政王主持政务,皇上一直在宫里学习,别说消失三五个月,就是消失一年也没有人知晓。

    “果真大胆。”秦寂言面露嘲讽,“查一查季诺在北齐的地位,还有他与西胡、大秦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无论是西胡还是北齐,都少不了季诺的影,秦寂言就是不想查他也不行。

    “是,”暗卫领命退下。

    暗卫走后没有多久顾千城便回来了,秦寂言露出一丝浅笑,起身朝顾千城走来,“事情查得如何?”

    顾千城一大早便带着人去王成所在村庄,查王成的事情,现在才回来。

    “和我猜得差不多,王成确实是在博人同情,他叔叔和大伯对他们兄妹还是不错的。另外,他妹妹被他远嫁的姑姑接走了,要找人怕是不容易。”顾千城将披风脱下,挂在衣架上,转身却见秦寂言心不在焉,似被什么困扰了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