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467认错,谁说他是凶手了(书号:13650

467认错,谁说他是凶手了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凤于谦也觉得顾千城番来复去的问一件事,是在故意在刁难人,见王成求助,上前一步道:“顾姑娘,事情过了这么久,王成哪可能记得那么清。”

    “凤小将军,当日发生的事官府过堂时也有寻问,王成不可能记不清。”顾千城放下笔,对凤于谦道。

    “可现在事情都过去了这么久。”凤于谦皱眉,觉得顾千城还是在为难人,可顾千城却不肯退让,不仅如此顾千城还反问了一句:“凤小将军,你第一次上战场,战场上的细节,你会轻易忘记吗?”

    人确实是健忘的,也许昨天发生的事,今天就能忘掉细节,可涉及到杀人这么大的事,别说三五个月就是十年八年也不一定忘得掉。

    凤于谦脸色微变,却轻轻点头,“不会忘。”有些事,不管过了多久都不会忘,反倒会因为时间的推移,而越记越清楚。

    顾千城不想与他起争执,只道:“凤小将军,这些问题很重要,王成必须要回答。”她有非问不可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凤四将军咳了一声,警告地看了凤于谦一眼,才对顾千城道:“顾姑娘,请继续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将军。”顾千城福了福身,见凤于谦并无不满,也就不再放在心上了,继续盘问王成。

    顾千城语气温和,也没有故意误导王成,只是同一个问题,会从不同的角度去问,而王成……

    刚开始答得有模有样,虽然慢了一点,思考的时候久了一点可也没有错,可当顾千城再问一遍,安少爷被王成拽下马时,可有说话?摔在那个位置一类的,王成就答不出来,或者说王成的答案有漏洞。

    王成自己似乎也知道自己答得不对,可顾千城的问题太多太杂,他根本不记得顾千城问了什么,而自己又回答了什么,而且……

    顾千城从头到尾语气温和,并没有威逼,王成很早就放下了戒备,并不觉得顾千城的问题有何不妥,等到他反应过来时,他已经被顾千城绕糊涂了。

    等王成觉得到不对,想要逃避顾千城的寻问,顾千城却突然收手,并将自己写好的供词奉到秦寂言面前,“请王爷过目。”

    一问一答,条理清明,王成所有的回答都写在纸上,初时还没有什么,可看到一半就能发现不对了……

    王成说,他的叔叔们对他不好,可后面顾千城问他妹妹会不会做针线,不会的话,他们姐弟的衣服是谁缝补的,安成却说他身上的衣服是婶缝的。

    王成前面说,他只是拽了安少爷一把,可后面顾千城问,安少爷断了两根肋骨,是不是他打断的时,他又补了一句,他被人推倒摔倒安少爷身上,还压了安少爷一下,隐约听到骨头断的声音,可王成又说不上,安少爷摔下马时,摔在那个位置,离马有多远。

    不过,秦寂言此人一向不在人前露出太多情绪,看完便示意顾千城将供词转给凤四将军,并让副将们一一传阅。

    识字的兵不多,可武将大多识字,顾千城写得并不复杂,他们看的明白,不过大老粗们看得并不详细,回忆了一下,确定这些话都是王成说的,副将们便点了点头,最后又传回顾千城手里。

    “王成,没有问题就画押吧。”顾千城将证词奉到王成面前,王成心有不安,“我不识字。”

    顾千城完全没有给他念一遍的打算,只道:“你可以问凤小将军和众位副将,上面的供词和你说的是不是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是一样。”不等王成问,凤于谦便主动道。

    他这也是变相的给顾千城道歉,他之前还以为顾千城是故意刁难王成,现在看来情况似乎不太对。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,全是王成你自己的回答。”众副将也纷纷开口,他们到不是帮顾千城而是事实如此。

    王成骑虎难下,只得乖乖画押,顾千城也不和他多说,将状纸收下便退至秦寂言身侧。

    目的达成,秦寂言也不久呆,起身与凤四将军告辞,至于案情始末却没有提一句,凤四将军也知这不是他们能管的事并没有多问,只是恭敬的将秦寂言送出去,从头到尾没有与秦寂言接触,也没有多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秦寂言和顾千城一出现,涂大人便颤颤巍巍的上前,一副受尽屈辱的样,“王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辛苦众位了。”秦寂言口头安慰了一句,再无多余示下,朝凤四将军点了点头,示意他们留步后,便带着涂大人等人离开。

    秦寂言一走,几位武将也聊开了,“秦王人不错,虽然冷漠可却不拿架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京城那几个大老粗提起秦王也是赞誉有加。”有几个人附和起来,横竖他们没有与秦王结交,说说秦王的好话,只会让老皇帝高兴。

    老皇帝的心态很诡异,他害怕儿孙夺权,可又喜欢听到官员赞扬秦寂言,因为秦寂言是他一手养大的孩,夸秦寂言好就等于夸他。

    凤四将军并不参与众人的交谈,带着凤于谦回到营帐,将闲杂人等打发出去,只留下亲兵与凤于谦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可知,你犯什么错?”凤四将军一点也不客气,更不给凤于谦面。

    “四叔,我真不知……”凤于谦想要解释,可一开口就察觉到不对,忙低头认错:“四叔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在军,没有那么多理由,错了就是错了。

    “认错倒是爽快,只希望你下次不要再犯。”凤四叔轻叹了口气,颇为不解的道:“于谦,你并不是心软的人,你怎么会非要把王成带回来?你要怕涂大人弄死他,你让人在监狱守着不就行了吗?”

    “四叔,王成和他妹妹确实可怜,而且那姓安的就算是王成杀的,那也是姓安的罪有应得。”凤于谦神色讪讪,可坚持自己在这件事上没有做错。

    “谁说姓安的是王成杀的了?”凤四叔真不明白,于谦到了边疆怎么就变傻了,他刚来的时候就像个书生似的细致沉稳了,这伙……

    怎么越来越像是个孩?

    难道是和他们这群大老爷们呆久了,行事也变得粗犷直接起来了?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