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465好奇,为你骄傲(书号:13650

465好奇,为你骄傲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秦王都能带女人进军营,为什么他不能进去?

    这话涂大人自然是不敢问的,当然,他就算问了也不会有人搭理他。秦王殿下是什么人,他又是什么人,他拿什么和秦王殿下比?

    涂大人也知自己失言,幸得他没有说出来,忙摆出被人羞辱后,顾全大局,忍辱负重的模样,悲愤的唤了一句,“王爷……”你可要为我做主呀!

    后面的话虽然没有说,但意思却是明摆着的,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辛苦涂大人在军营外候着,涂大人要是不愿意等,可以先回去。”秦寂言不急不缓的开口,语气平稳如常,辨不出真意。

    秦王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涂大人着实是愣住了,等到他反应快来,秦寂言已要凤四将军的簇拥下,朝营帐走去,涂大人急得不行,可不能让秦王和嫌犯接触,更不能让秦王单独和凤家人在一起,要是凤家人告他的状怎么办?

    “王爷,你等等下官。”涂大人说话间,就想要硬冲进去,他就不信凤家的兵敢伤朝廷命官。

    可是,他一个官再怎么冲,力道也有限,凤家的兵有的是法,在不伤他的前提下,把他阻拦在外面。

    涂大人没有办法,看到和他一样守在外面的皇家侍卫,忙道:“你们还愣着做什么,王爷进了军营,你们还不快进去保护他,要是王爷有个三长两短,你们都得陪葬。”

    涂大人声音很大,秦寂言就是想要装作没有听到也不行,不等侍卫有所反应,秦寂言便停下脚步道:“涂大人不必担心,这是我大秦的军营,本王不认为谁有那么大的胆,敢在军行刺本王。另外,涂大人你最好小声一些,军营重地不得喧哗,涂大人还是按军规矩办事的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头也不回的离去,留下涂大人一行忐忑不安的站在原地,至于皇家侍卫?

    诚如秦寂言所说的那样,这是军营重地,到处都是凤家的兵,哪个犯傻的会选择在这里行刺秦寂言。

    而且,凤家军里面也有皇上的人,秦王殿下在军做了什么,自然有人传给皇上知晓,他们不需要多事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可以放松戒备、休息一下,皇家侍卫也不需要人招呼,收了刀,寻了位置便直接在地上坐下,等秦寂言出来。

    涂大人、方同知和贾知州三人站在原地,进也不是、退也不是。

    进,凤家不让,再闹下去丢脸的也只是自己。

    退,他们不敢走,秦王殿下都说了,不愿意等他就走,他们就是真不愿意,也不敢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,现在怎么办?”方同知自认与涂大人关系好,大着胆问道。

    “等着。”涂大人一甩衣袖,背对着众人,怕让人看到他眼藏不住的杀意。

    原本,他还想等一等,让秦王把这两个蠢货查出来再动手,现在吗?

    秦王不识抬举,就别他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凤于谦一直站在凤四将军身后,看到顾千城与秦寂言一同进来时,眼珠差点掉了出来。

    秦王什么时候和顾千城关系这么好了?

    这两人是什么时候的事?昨晚怎么没有听到秦王提起?

    凤于谦一伙看看秦寂言,一伙看看顾千城,要不是碍于凤四叔在,他铁定开口寻问了。

    真得很好奇呀!

    凤四叔也是一个沉得住气的,他和凤于谦一样好奇秦寂言怎么会带一个女人进军营,可却能忍着不问,甚至连多看一眼也没有。

    他相信秦王殿下能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地位,绝不是色令智昏的人。更何况,秦王殿下身后的女,一点也不像什么宠妃小妾,虽然长得不错,可远没有到红颜祸水的地步。

    凤四叔不敢也不愿意与秦寂言有过多的接触,直接将秦寂言带到主帅的营帐,让一干副将前来给秦寂言见礼后,便直接步入主题,让手下将嫌犯带上来,至于顾千城的存在?

    凤四叔不问,其他的副将虽然好奇可也没有人敢问,而且看顾千城的装扮与她所站的位置,完全是作为属下而不是女人。

    某些方面,武将比官接受度更高,他们不认为秦寂言用一个女官有什么不对,当然前提是这个女官要有本事。

    秦寂言除了基本上礼节外,没有与众武将过多的交流,更没有表现出礼贤下士的仁和,只是冷冷的坐在那里,高傲的接受众武将的行礼。

    秦寂言此举让众武将即不满又庆幸。不满秦王殿下的轻待,庆幸秦王殿下没有拉拢他们,不会让他们左右为难。

    以前,顾千城不知秦寂言是如何与朝臣相处的,现在看到了,她只为秦寂言心疼。

    不能结交、拉拢朝臣,甚到还要冒着得罪这些人,将这些人推到周王、赵王身边的风险,这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并且能坚持下来的事,可秦寂言做到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因小失大,他用理智克制住自己的对权势**,一步步巩固自己的权势与地位。

    心疼的同时又不免为他骄傲,因为顾千城很明白,秦寂言会的这些不是老皇帝教的,而是他自己一步步摸索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也许现在还不够强大,可他的内心却足够强大,强大到遇到任何事,都能面不改色,沉着应对。

    顾千城抬头看了一眼,便垂下眼眸,免得让旁人看到她的心思。

    只是,旁人不会注意顾千城的小动作,凤于谦却没有错过,他从顾千城踏入营帐的那一刻,眼神就没有离开过顾千城,只不过他擅于跟踪,顾千城没有发现罢了。

    看到顾千城眼一闪而过的心疼,凤于谦越发的不解了:秦王和顾千城到底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,顾千城可曾是秦云楚的未婚妻,秦王不会是看上顾千城了吧?

    这个……

    也太乱了,秦王知不知道他自己在做什么?

    凤于谦被自己的想法惊出一身冷汗,嘴巴微张,只是还没有开口,就被凤四叔狠狠的瞪了眼,凤于谦再不敢乱想,忙收拢心神,以至于错过了顾千城若有所思的眼神……

    当然,不管是凤于谦还是顾千城,他们都没有心思再想其他的,因为杀死北齐贵族的嫌犯带到了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