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460通敌,北齐人找上门(书号:13650

460通敌,北齐人找上门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秦寂言没有想到顾千城才见了涂大一眼,就做出这样的推论,诧异的看向顾千城,见顾千城疑惑的眨着眼睛,才收回眼神,寻问道:“你怎么会这么想?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顾千城一直和他在一起,他都要怀疑顾千城私下查过边城官员的事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你在他的府邸住下,又让他把下人留下来,不是你信任他,就是你要做给某人看。”顾千城把问题最简化,见秦寂言挑眉寻问,顾千城又继续说道:“你信任他的可能为零,你从不与朝臣结交,与京的官员都不熟,更不用可能和万里之外的边城巡抚有交情,不是信任那自然是另一种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做给谁看?”秦寂言拉着顾千城在一旁坐下,饶有兴志的听着。

    “考我呢?也不出个难点的题。”顾千城俏脸一扬,故作得意。秦寂言唇角轻扬,不可抑制的露出一丝浅笑,眼眸落在顾千城身上,半天没有收回。

    他喜欢神彩飞扬的顾千城,这样的顾千城让人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顾千城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,别过脸道:“在大秦,除了老皇帝你还需要在谁面前做样?”

    “嗯,有道理。”秦寂言轻轻点头,示意顾千城继续往下说。顾千城也不矫情,条理清楚的道:“边城这么重要的地方,皇上肯定是安排自己的心腹坐镇。这位涂大人不管是谁的人,表面上绝对是皇上的人。涂大人府上的下人,必然有老皇帝的人在,你把这些人留下来,其实就是留下皇上的人,让他们知道你的一举一动,然后报给皇上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秦寂言拖着长长的尾音,似漫不惊心,又似诧异,让人猜不出他在想什么,顾千城也被他弄糊涂了,不确定的道:“我猜错了吗?”她只是凭空推断,没有任何证据。

    秦寂言没有正面回答,而是说道:“继续说……”

    这也不是在推案,就是错了也没有关系,顾千城大担的将自己的推断说了出来,“你的伴读凤于谦在边城,此地离京城又远,你在这里做了什么皇上也不会知晓。

    你人边城,皇上肯定会怀疑你和凤于谦联系,借凤于谦掌控凤家的兵权。而为了让皇上安心,你必然是要想办法,让皇上看到并且相信,你来边城只是为解决北齐与大秦的纠纷,并没有打凤家兵权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顾千城说完寻求秦寂言的答案,秦寂言眼眸微挑,说道:“所以,你就大胆猜测,涂大人是皇上的人,涂大人府上的下人有皇上的暗探?”

    “是的,除此之外,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原因,让你把涂大人府上的下人全部留下。要知道,这府上满打满算也只有你一个主,你留下一半或者三分之的下人足够了。”秦寂言并不是骄奢的人,虽然待人淡漠,但也不会无端寻人麻烦。

    “谁说只有一个主了,你不是主吗?”秦寂言没有正面回答,而是打趣似的叉开了话题。

    顾千城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,识趣的没有再追问,因为答案再明显不过。

    两人刚到边城,虽然当地的官员因秦寂言的身份而十分配合,可秦寂言与顾千城却不急着与北齐的人接触,甚至北齐的人主动找上门,都被秦寂言给挡了。

    秦王此举,不仅北齐人就是边城的官员也是一脸不解。当地的同知与知州见情况不对,便寻了机会上门,想找涂大人拿主意。

    “秦王这是什么意思?”说话的人是边城同知,姓方。

    方同知身边坐的则是本地知州,方同知一说完,知州便补充道:“已经三天了,秦王也不召见我们,甚至连求见也全都推了。今天北齐派使者过来,秦王殿下也是拒而不见,秦王殿下到底是要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秦王做事自有他们的用意,你们只要按秦王说的办就好了。”涂大人老神在在,一副胸有成竹的样,这让方同知与那位姓贾的知州稍稍安了心。

    “有大人这话我们就放心了,大人有什么事尽管交待,下官万死不辞。”两人拿到了主意,表了一番忠心便告辞。

    方同知与贾知州刚出去,屏风后便走出一个异域青年。青年身形高大,五观深邃,鼻梁高挺,眼珠覆着一层极淡的红色。

    涂大人忙起身,朝那人拱了拱手,神情恭敬。

    “坐,”那人摆了摆手,直接在主位上坐下,操着生硬的大秦话道:“这两人怕是不能留了。”知道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,现在还不宜动手,秦王肯定是怀疑了什么,让秦王查到这两人头上再说。”涂大人面色微凝,却没有露出惧意。

    连皇上都没有怀疑他,他就不信凭秦王一个毛头小,能查到他什么。

    被涂大人称为殿下的异域青年,是北齐三皇乌于稚,听到涂大人拒绝他的提议也没有生气,只道:“这件事你自己看着办,如果需要解决那两人,你立刻让我给我传信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放心,我知道该怎么做,一定不会坏殿下的大事。”涂大人言词透着亲近,乌于稚却是淡淡的应了一句,随即又皱眉道:“那个人,你什么时候动手?”

    “殿下,那人……”涂大人面露难色,乌于稚眼神一横,露出几分凶相,“多久了,人还没有解决?”

    “殿下,人在驻军大营,我实在拿不到人。”涂大人不敢再坐,忙站起来告罪。

    “行凶的犯人不应该是归官府管吗?人被驻军带走就算了,这么久过去了你居然还没有把人要回来,你这个父母官是怎么做?”乌于稚怒瞪,眼珠的颜色似深了一些,像是充了血,看上去就像发怒的猛虎,气势逼人。

    涂大人颤了一下,硬着头皮道:“殿下,驻守在边城的是凤家军,下官就算以职权相压,凤家也不会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不是他不出力,实在是对方太蛮横。讲理,凤家军不听;动拳头,他根本打不过凤家军;上折给皇上告状,皇上却说犯人押在军营安全,这样的情况下他要怎么办?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