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455别扭,大男人别那么娇气(书号:13650

455别扭,大男人别那么娇气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秦寂言手握带血的长剑,根本不在乎对方手上有人质,步步逼近……

    “你,你不要再过来了。”挟持顾千城的人原本信心十足,可现在却慌了手脚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其他“山匪”之前看到有人质在手全部退了下来,没有继续战斗,他们不仅失了战场上的优势,还因为领头人突然惨死,一时间士气大减,只能拖着顾千城不断后退。

    可退又能退到哪里去?

    一路退到路旁的小树林,“山匪”们不敢再往后退,而是威胁的推了推顾千城,“你不要再上前,再上前我就杀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山匪”将顾千城推到面前,挡住秦寂言越逼越近的剑。

    顾千城脖上全是血,因失血过多脸色有几分惨白,强忍着痛意,自嘲的道:“你们就是杀了我也没有用,你们抓我之前没有查清楚吗?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仵作。”

    顾千城知道秦寂言的用意,自然配合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越是表现在意她,她死得越快,而秦寂言也越被动。

    “怎,怎么可能?”如果真只是一个小小的仵作,需要留下两个高手保护?

    为了拿下这个女人,他们损失了几十个人,难不成全都是白牺牲了?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可能,不信你可以试试。”顾千城一说话,脖上的伤就更疼,血也流的更快。

    秦寂言握剑的手紧了紧,指关节处泛着白,可见他有多用力,可是……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顾千城还能朝她笑,并且轻轻摇头,让他不要担心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这么说,好……我现在就杀了你。”挟持顾千城的人见状,也想要试一试顾千城这个人质到底有没有用?

    握刀的手一紧,向侧用力,割向顾千城的脖,可就在此时,秦寂言不顾危险,直冲上前……

    “噗嗤……”剑从顾千城的脸颊擦过,刺入对方的喉咙,同一时刻顾千城右手一动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她手上居然有一片薄薄的刀片,而此刻刀片便刺入对方的腹部。

    顾千城和秦寂言事先并没有预演,两人仅凭默契,可时机却刚刚好,两人几乎同时出手,而在出手的那一瞬间,顾千城重重往后一撞,后脑勺撞向对方的下巴,避开了割向脖的刀。

    秦寂言亦不顾面前“山匪”刺过来的长枪,打断劫持者手的刀,将顾千城拉入怀。然而,就在此时,一杆长枪刺向顾千城,秦寂言抱着顾千无法避开,只能侧过身护住顾千城,任长枪刺入他的左肩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秦寂言痛闷一声,却没有松开顾千城,而是抬脚将对方踢开,连着长枪一起拔出。

    顾千城脱险,暗卫也就没了顾忌,提刀上前,“动手。”

    山匪没了人质,哪怕士气再弱,这个时候也只能硬拼,“一起上,我就不信,凭我们还弄不死这两几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众“山匪”异口同声应道,而他们的目标是受了伤的秦寂言!

    “山匪”提刀上前,想要用鱼死网破的法拼死秦寂言,却不想还没有挨到秦寂言的衣角,就被暗卫给挡住了。

    顾千城被对方挟持受伤,暗卫已是严重失职,要是这一次,还挡不住这些人的进攻,那暗卫就不用活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走。”秦寂言抱着虚弱的顾千城,毫不犹豫的抽身而返,朝马车奔去。

    马车里,有伤药和绷带,顾千城需要止血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有伤到要害。”顾千城的声音很怪,像漏了风的破锣,很难听,可此刻秦寂言却只觉得心疼。

    只是秦,殿下这人就是心疼也说不出来,只会恶声恶气道:“难听死了,别说话。”

    顾千城果断闭嘴,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两人刚上马车,就听到树林里传来一阵爆炸声,便猜到暗卫为了尽快结束战斗,用了**包。

    而之前,暗卫之所以不用并不是为了省**包,而是这条路并不宽,双方混战,一旦用**包自己的人也会受伤。

    他们只有个人,每一个人都无比珍贵。

    秦寂言将顾千城放下,发现马车内有一个没来得及点燃的**包,还有掉出来了匕首。

    匕首倒没有什么,只是那个**包,秦寂言看得极其碍眼。顾千城这是打算点燃**,和对方同归于尽?

    “他们是什么东西,也值得你拼命?”秦寂言回头,狠狠瞪了顾千城一眼。

    顾千城没有吭声,露出一抹虚弱的笑。

    “山匪”抓她时,她确实想过点燃**包,这不是及时打住了吗?

    马车里的小桌被山匪一刀劈成了两半,不过放在暗格里的药没有丢,秦寂言也顾不得教训顾千城,忙拿出伤药,像是不要钱一般,往顾千城脖上洒了一层又一层,直到顾千城伸手阻止才停下。

    “你的伤,”顾千城张了张嘴,却不敢大声说话。

    秦寂言低头看了一眼,还在流血的左肩,没事人一般的道:“小伤。”

    都被戳出一个孔了,还小伤?

    顾千城没好气的瞪了秦寂言一眼,“要我动手?”

    这个威胁非常有效,秦寂言顿了一下,乖乖的将剩下的伤药伤在自己的伤口上。

    外伤药是顾千城准备的,止血效果很好,只洒了薄薄的一层,秦寂言的伤口就不再流血,顾千城示意他动手包扎起来,可秦寂言却执意要先给顾千城包扎。

    才刚给顾千城缠上第一层,暗卫便回来复命外加请罪。个人身上都带了伤,可此刻他们却不敢去处理伤口,而是齐齐跪在马车外请罪,即使半天没有等到秦寂言的回应,人却不敢动。

    秦寂言像是完全忘了外面的暗卫一般,不紧不慢的给顾千城包扎好脖上的伤,又将自己的伤口简单的包扎了一下,还不忘给顾千城喂一点水。

    顾千城知道秦寂言这是在给她出气,有点感动可更多的是好笑,笑秦寂言的别扭,想要开口劝说两句,可又怕现在说话把伤口崩开,只能推了推秦寂言,示意他别那么孩气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秦寂言清了清嗓,将没法用的小桌丢出马车外,然后将顾千城抱在怀里,免得马车颠簸将伤口颠开。

    待到一切做完,秦寂言才大发慈悲的开口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殿下。”暗卫感动的快哭了,连脸上的汗和血都不敢擦,忙起身将马套好,考虑到顾千城身上有伤,暗卫还特意放缓速度。

    至于秦殿下身上的伤?

    大男人别那么娇气了,那点小伤算什么,他们哪个都比殿下伤得重好不好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