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436意外,冰城之下(书号:13650

436意外,冰城之下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是的,不痛。

    不是安慰而是秦寂言真的不觉得痛。这点痛和年幼时彻夜的残酷训练相比,本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“有你这么杀气腾腾的娃娃吗?”好心没好报,顾千城也不心疼,用力在秦寂言脸上擦了一下,秦寂言抽了口气,忙握住顾千城的手,“我自己来。”再被千城擦下去,皮都要掉一块。

    他是不痛,可并不表示他喜欢自虐。

    “给你。”顾千城将干净的布一丢,转身背对着秦寂言看向冰城,只一眼顾千城就呆住了,“秦寂言,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冰城那条从不曾流动的护城河,此时正在缓缓的……

    是的,护城河里是冰非冰,是水非水的东西,此时就像是触手一样,缓缓的,一点一点的将落在河面上的人缠住,然后以肉眼所见的速度,将他们拖入河底。

    “护城河水到底是什么?”顾千城眼睁睁得很大,声音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!

    一个活生生的人,就这么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但可以肯定绝不简单。”秦寂言眸光微闪,像是想到什么一样,可随即又恢复平静,拉着顾千城朝不远处走去,“找一找,看看北齐杨都督在哪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顾千城暗自吸了两口气,这才缓过神来,只是她还没有走两步,身后又响起“咚咚”两声,回头就见两个官差落在护城河上,然后又被护城河吞噬,连个渣都不剩,护城河又恢复它原有的平静,静谧安静,就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“太可怕了。”顾千城忙往前走,可是落下的官差绝不止这两个,上空凄厉的惨叫声一声接一声,顾千城就是想要不听也不行。

    两人在冰城四周寻了一圈,发现不管上面摔多少人下来,冰城外都没有人落下的痕迹,全部掉进护城河了,无一例外。

    同理,被秦寂言随时甩下来的杨都督,必然也是掉入了护城河。要是秦寂言没有及时接住顾千城,摔下来的结果必然也是落入护城河,然后什么都不知道,就被护城河的“水”拖拽到河底。

    “不用找了,回吧。”秦寂言已经可以肯定,杨都督和西胡官差一个下场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顾千城的声音有几分颤抖,不过人已经冷静下来,再次看到护城河已没有之前的惊惧。

    上一次,顾千城和秦寂言是晚上来的,晚上的冰城周身散发着柔和的光芒,就好像无数灯光罩在上面,亮得如同白昼,可此时正当白日,光线最好的时候,冰城却显得有些暗淡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觉得,冰城没有晚上亮?”顾千城问出心的疑惑,秦寂言看了一眼才道:“许是外面太亮,衬得冰城暗淡了。”

    那一晚,四周漆黑,只有冰城最亮,光芒肯定会更甚一些。

    “有可能。”顾千城轻轻点头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此时,高炽明和暗卫也顺着铁索滑了下来,一落下,暗卫便带着高明朝秦寂言走来,在十步远的距离停下,双手抱拳道:“主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秦寂言点头,视线落在高炽明身上,“明王,冰城的秘道在哪?”

    “你们能带我离开吗?我是指离开西胡。”高炽明心里明白,他父王就算真如传说所说的没有死,可也不会管他。

    他越狱一事,在西胡闹得这么大,他父王要真活着,想要救他,没道理现在还不出手。

    “可以,我们能把你带到北齐边境。”高炽明并没有威胁,而且离开了西胡后,他也不怕身份曝光,他不介意留高炽明一命。

    高炽明暗松了口气,没有傻傻的一再寻问此话当不当真,而是指着护城河道:“想必两位刚刚也看到,这条护城河不一般,它是整座冰城唯一没有被冰化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,出路在这条护城河里?”秦寂言反问,凌厉的眼神如有实质,逼的高炽明后退数步,一脸惊惧,“我,我没有骗你,是真的,出路就在这里。朱大曾说,冰城唯一的路就是护城河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我们跳下护城河,还能活着?”秦寂言嘲讽的道。

    高炽明脸色微红,在秦寂言的威压下,气势渐弱,结结巴巴的道:“总,总归要试一试,我们没有别的出路。他们发现了我们的踪迹,我们根本跑不掉。你虽厉害可也是人,你能在数万人来去自如,可数十万人呢?这里是西胡,和他们正面对上实属不智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是会说话,”秦寂言不屑的冷哼一声,“三十年也没有把你关傻,西胡的皇帝也不过尔尔。”

    冷冰冰的语气,再配上目无人的傲气,很容易让人误以为秦寂言是个狂妄自大的人,高炽明就是这么认为的。

    眼珠一转,高炽明换上谄媚的笑脸,“皇帝他狂妄自大,自以为西胡天牢无坚不摧,哪知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遇到公这等高人。”

    “哼,”秦寂言高傲的扬起下额,似乎很受用,顾千城低头不语,难得露出一丝笑。

    果然,故作狂妄、目无人的秦殿下,话锋一转,对高炽明道:“既然明王说护城河是唯一的出路,明王你就去试上一试,如果可行我们一行人便从冰城护城河离去,如果不可行……”明王就永远留在这里,他们自然可以另想他法。

    “公,我……”高炽明面色惨白,想要拒绝,可秦寂言一个冷眼扫了过来,“你没有说不的权利,本公不带累赘同行,要么证明你有用,要么你滚蛋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累赘,我对西胡很熟悉,而且在人前西胡皇上碍于先皇遗旨也不能杀我,带上我肯定有用处,至少比这位姑娘有用。”高炽明没办法,只得拉出一个和自己一样弱的人对比,只是……

    他挑什么人不好,偏偏挑上顾千城。

    秦寂言完全不给面的道:“凭你也敢和他比?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?西胡皇帝不能杀你,我能。”

    “唰”的一声,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前,秦寂言手上的刀,已架在高炽明的脖上,不容拒绝的道:“明王殿下,你走不走?”

    他能说不吗?高炽明闭上眼,重重的点头:“我走!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昨天熬夜太晚,今天请了一天假,偷偷码字,果断加更,求表扬!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