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430倒霉,被秦殿下惦记上(书号:13650

430倒霉,被秦殿下惦记上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安统所说的要情,便是他手的画像和信。书信和画像是安统在城外截获的,真实性可以保证,至于要不要信那就不是安统可以做主的。

    从书信上的内容来看,应该是大秦某位王爷写给西胡某位王爷的秘信,信上没有写俱体的名称,但众人从遣词还是能猜出一二。

    信上说大秦皇长孙失踪,但可以肯定他没有死,写信的人在大秦境内找了数个月,也没有找到大秦皇长孙的下落,猜测他可能是去了北齐或者西胡。

    为此,写信的人特奉上皇长孙画像一幅,让接信人帮忙留意画男,遇到后能活捉就活捉,不能就杀了,把人头送到大秦,他必有重谢。

    西胡一直就有人与大秦那么勾结,之前风遥为此事还潜入大秦探查,虽然查到一些蛛丝马迹,可却没有实质的证据,西胡皇帝不想打草惊蛇,便一直按住不发。

    今天,突然查获大秦和西胡的通信,西胡皇帝当即冷了脸。不过,他还记得正事,那就是把大秦皇长孙的画像打开,看看大秦皇长孙到底长什么样。

    半米高的画卷一打开,一锦衣男跃然纸上。画像上的男卓尔不凡,清贵优雅,眼眸微上挑,只是站在那里,便有斜睨天下的气势,而这个男人……

    曾有人见过他,他确实是在西胡,而且来历成迷,行事低调。

    要是顾千城在,她一定会奇怪,景炎什么时候变成大秦皇长孙了,还正好就在西胡?

    没错,画像上的男就是景炎,可现在西胡上下都断定他是大秦皇长孙,即使顾千城在现场,并指出他不是也没有人相信。

    光明正大的说词和正常渠道查获的消息,总会让人疑心是造假的。而偷偷摸摸截获的书信与画像可信度反到更高。因为对方没有防备,这种情况下查到的消息,才是最可信的。

    西胡皇上和大臣不假思索就断定,此人必是大秦皇长孙。

    画像上的男是大秦皇太孙,那么被关在天牢里,自称季的人,不是季家十二少又不是大秦皇长孙,那他是谁?

    这个时候,安统便将他的猜测说了出来,“那人原本已成功出逃,可又冒险折回,就是为了救北齐杨都督,臣怀疑那人是北齐探。”

    负责追一号犯人的禁军首领,也站出为说话,“前明王余孽,就是与北齐人联手。”

    前明王是指一号犯人高炽明的父亲,在西胡是已死之人,而高炽明则是皇上新封的明王。

    事情到这个地步,还有什么猜不出来的?

    西胡官员纷纷进言,说假扮季十二少的人是北齐人,而画像上的人也就是大秦皇长孙,现在正在西胡皇城,恳请皇上下旨拿人。

    朝臣纷纷献言,越说越像是那么一回事,西胡皇帝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,当即命风遥带兵去拿“大秦皇长孙”,禁军首领和安统则继续追查高炽明与北齐特务头的下落。

    至于大秦真正的皇长孙秦寂言,反倒没有人关注了,西胡人把他当成北齐特务头的附属。

    “不拘死活,反抗者杀无赦。”西胡皇帝再不装仁慈,更不担心北齐发飙。

    北齐人在西胡的境内搅风搅雨,他不找北齐麻烦就是好的,北齐有什么胆,敢找他的茬。

    “臣遵旨。”风遥三人即刻领命,而风遥在出发时,又收到皇上秘旨,皇上要风遥借机查找鹰王与大秦勾结的证据。

    是的,西胡皇上知道与大秦勾结的人就是鹰王,可他却没有证据,轻易不能动握有兵权的鹰王。

    风遥面色不变的领命,带着一万精兵浩浩荡荡的朝东城一座私宅走去,那里就住着西胡人认为的大秦皇长孙。

    景炎埋在西胡的人第一时间把消息送给他,当景炎知道自己居然成了所谓的“大秦皇长孙”时,景炎就知道自己被坑了。

    “秦寂言,你居然坑我!”景炎咒骂了一声,随即又是一脸深思,“秦寂言没道理知道我在西胡?难不成我身边有他的人?”

    一旦怀疑了就不可能轻易放心,尤其此刻关系到生死存亡,为了不让身边的人暴露自己的行踪,景炎选择独自脱身,让身边的人分散离开以吸引兵官的注意力,或者断后。

    至于为何不选择留下来,和西胡解释清楚他不是在大秦皇长孙?

    解释,西胡人就会信吗?

    明显是不会用的,任凭他巧舌如簧,说的天花乱坠,西胡一旦认定他就是大秦皇长孙,就不会信他的话,除非把他押到大秦,由大秦皇室出面否定,承认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可那个时候,他还有活路吗?而且,他是秘密来西胡,要被西胡押解回去,即使大秦什么也查不出来,也会杀了他。

    宁可错杀,也不放过。他不过是江南一个庄的庄主,皇上要杀他是再容易不过的事。

    景炎消息灵通,顺利赶在风遥到的前一刻离开,风遥摸了摸余温犹在的炭盆,忍不住露出一个笑。

    连老天爷都在帮秦寂言。

    景炎的撤退,会让皇上更加坚信,他就是大秦皇长孙,因为他的消息太灵通了,灵通到让人无法相信他是一个普通人。

    也许,他该给秦寂言去个消息,让他留意景炎此人。

    此人,是敌是友难说,但可以肯定他不是什么普通学。

    “去,把这里的情况禀报给皇上。”风遥对身边的人副将道,这副将正好就是皇上的人。

    风遥留下四人在民宅搜查,便带人往外走,“我们追,通知各城门的将领,让他们加强戒备,别让大秦皇长孙跑了。”

    风遥带着人浩浩荡荡的离开,而此时景炎则换上西胡人的衣服,带着厚厚的皮帽,粗糙黝黑的大手拎着一块冻僵的肉,驼着背走在小街巷里,就像一个被生活的重挡压垮的普通西胡百姓。

    偶有官兵从身边路过,景炎也是颤抖的退到一旁,弯着腰目送官兵离去,和街上普通百姓没有什么两样,根本引不起官兵怀疑。

    而成功阴了景炎一把秦寂言,完全不知道他无意的一幅画像,居然会给景炎带来致命的麻烦,他根本不知景炎来了西胡。

    景炎,纯粹是倒霉被秦殿下惦记上了,所以在需要制造一副假画像时,秦殿下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让他看不顺眼,却又贵气逼人、能糊弄人的景炎……

    景炎,得罪小心眼的秦王殿下,你只能自求多福了!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