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409跪下,你确定要我跪(书号:13650

409跪下,你确定要我跪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西胡天牢关的犯人不多,但它里面关的犯人个个不简单,数百年来还没有一个天牢的犯人,死于自杀,因为……

    会自杀的人,承受不住重刑逼供,他们会在逼供时就说出秘密,然后被处死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如果天牢的犯人真要自杀,不会在被关了十几二十年后,他们要死早就死了,何苦白白受十几年苦。

    朱大的事,引起看管天牢的安统的重视,安统第一时间带着仵作来到天牢。

    朱大早已死透,尸体也冰冷僵硬,仵作推断了他的死亡时间,还肯定他死前遭受了极大的折磨,是指精神上的。

    当然,身体上的也有,朱大脖上有一条勒痕,那条勒痕应该是细铁丝一类的物件,而天牢里是不会有这种东西的。

    仵作就站在天牢验尸,检查的结果没有隐瞒任保人,天牢里所有的犯人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这是安统有意为之,在仵作说出验尸结果时,他就开始注意天牢里的人,而他重点观注的就是秦寂言,或者说季十二少。

    可是,连北齐特务头都看不出什么,安统能从秦寂言脸上看出什么来?

    秦寂言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,双手背负而站,看着天牢里唯一一扇窗,那样像是极度渴望自由。

    安统不屑的别过脸,又看向四号牢里的女人,那女人似乎受了极大的惊吓,脸煞白煞白的,早膳放在角落里,一口没有吃。

    安统再次看向对面牢房,那里关的正好了北齐特务头,安统完全不认为他有杀人的可能。没有人比安统更清楚,北齐特务头的身体有多糟糕。

    四枚钢钉锁住了他的身体,他根本无法移动自己的四肢,再往前看,安统看谁也不像看嫌疑人。

    可是,安统不认为自己眼睛看到的就是事实。他让官差把朱大的尸体抬走,然后将天牢里的犯人一一带走问话。

    从一号牢房开始,一个个问下来,直到夜幕降临才轮到秦寂言。

    天牢对犯人防备极深,为了避免犯人逃走,将犯人带出天牢都会给犯人上枷锁,百余斤的枷锁不会要人命,但却可以让你跑不动。

    锁住双手和四肢,非常的重,哪怕是秦寂言也觉得每走一步都很吃力。

    秦寂言被带到刑讯房,安统第一句话就是:“跪下!”

    跪?

    这个词极少出现在秦寂言的世界,因为他极少跪别人,一向只有别人跪他的份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吗?还不快跪下,你以为你这是大秦?你以为这是季家?这里是西胡天牢,跪下!”安统一脸凶相,很是骇人。

    秦寂言半丝不惧,他只问道:“大人,你确定要我跪?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以为你是皇孙贵渭?本将军受不起你的跪?”安统不放过任何机会,以便诈出秦寂言的身份,同时也暗自纳闷,皇上为何不用这种法来逼这位十二少呢?

    如果对方真是大秦皇长孙,肯定不会受此污辱。

    可安统领忘了,季家虽是商人,但每年给西胡带来的利益数都数不清,西胡国库有三分之一靠季家交的税撑着。

    因一个似而非而、完全没有证据的怀疑,就折辱季家十二少,到时候季家定会以为,西胡皇室有意打压他们,要是季家因此将重心转到北齐和大秦,对西胡来说是一个损失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就是,西胡皇帝不认为他需要用刑。人在他手上,他只要让人跑一趟大秦,就可以确定此人的身份,何必做那些得罪人却讨不得好的事?

    万一真是大秦皇长孙,他们一再羞辱对方,说不定会引得大秦发兵西胡。现在是大秦强、西胡弱,西胡皇帝想用大秦皇长孙换好处,但不想得罪大秦。

    这里面的道理秦寂言懂,可安统却不懂,他一心只想要立功,想要查清秦寂言的身份,或者说是逼秦寂言承认自己是大秦皇长孙。

    可就算秦寂言承认自己就是大秦皇长孙又如何?

    西胡皇帝不会相信,他依旧要去大秦取证。不然,谁吼一句我是大秦皇长孙,西胡皇帝都信,那他得忙死。

    秦寂言装作听不到安统话的意思,他看着安统,突然冷笑,“我虽然打了十皇,可为什么打十皇,只要一查便知。你们因为这件事将我关进天牢,还要对我进行逼供,大人不会以为季家一介商户,即使被人欺凌至此也只能认栽,而不敢反抗吧?”

    秦寂言不是季家人,所以他嚣张起来毫无负担,反正背黑锅的是季家。

    “大人,你今天可以试着逼我跪下,也可以试着对我用刑。但大人你最好祈祷我死在这里,或者季家人一辈不记得我,不然……我出去那日,就是大人的末日。”秦寂言下额微扬,目无人,无全是被宠坏的傲气小公。

    “你威胁我?”安统十指握成拳,咔咔作响。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秦寂言傲慢的扬头,“要是三公主知道我在这里受了刑,为了季诺大哥,三公主也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不满,一边又说着威胁的话,安统气得想要杀人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不敢!

    面前这人,要真是大秦皇长孙,他不能杀,更不能对他动刑。不然,日后大秦皇长孙要重获自由,第一个要收拾的就是他。

    面前这人,要只是季家十二少,他也不能杀。不然,要因此引得季家大少怨恨三公主,太、皇后等人为了三公主,一定会撕了他。

    安统直到现在才明白,为何皇上不下令对这个少年用刑,原来不是不用,而是不能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真憋气。

    “来人,给季公看座。”安统像是吞了一只苍蝇一样恶心。

    “大人,你确定我这样坐得下去?”秦寂言举了举手的枷锁,典型的得了便宜还要卖乖。

    “解开!”安统没法,只得好人做到底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人,可惜代表我身份的印鉴只有一枚,不然我也送大人一份小礼,算是谢大人照顾我。”一枚印鉴可以提取五万两银,秦寂言却说送就送,要说他不是季家人,安统都怀疑。

    除了富可敌国的季家,还有谁家能养出挥金如土的少年?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