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408暗示,就这么死了(书号:13650

408暗示,就这么死了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朱大背对着秦寂言,秦寂言看不到朱大的表情,只见朱大突然停止撞击铁栏的动作,气势一变,口齿清晰的问道:“你是谁?你为什么一句直要问十五年前的?你和大秦太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秦寂言隐隐感到不对,却不肯放过这个机会,“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告诉我,十五年前你到底做了什么?你是怎么害死大秦太的?”

    秦寂言这是诱供,他要利用朱大神志不清,诱他说出十五年前的事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你不说你是谁,我也不会告诉你十五年前的事。”朱大不仅没有说出来,反倒反将秦寂言一军。

    说出自己的身份?承认自己是大秦太后人?那他这辈都别想走出西胡的天牢!

    朱大果然有点本事!

    “你不是太后人,别想从我嘴里问出任何东西。”朱大不顾脖上的银线,坐直身,一副大无畏的样。

    这人还是朱大?又或者这才是朱大的真面目?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秦寂言自认自己沉得往气,可遇到反复无常的朱大,也忍不住上火。

    要不是还想从朱大嘴里问十五年前的事,他会直接杀了朱大!

    “我是什么人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是谁?你不是想要知道十五年前的吗?你告诉我你是谁?我就告诉你十五年的事。”朱大依旧重复这句话,而且越说越没有情绪起伏,就像一个机械人。

    秦寂言思索片刻,正考虑要不要随便说一个身份时,对面牢里的特务头突然开口:“小,别再和他说话,他疯魔了,你别想从他嘴里问出东西,你一旦说出一个身份,他就会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秦寂言一顿,扭头看向特务头。

    即使是在黑暗,秦寂言也能准确视物,目光如有实质,落在特务头身上。

    特务头一怔,眼闪着莫明的光芒,略有几分激动的道:“小,我们做个交易如何?”

    “交易?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秦寂言在和特务头说话,可也没有松开对朱大的钳制,只是……

    朱大现在就像一个木偶人一样,完全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只能选择相信我。朱大已经废了,在你不停的逼问他时,已经激起了他心的心魔,现在他只要等到那个答案,就会死。”特务头声音不大,但足够他附近的“邻居”们听到。

    他们的“邻居”虽然一动不动,就像是睡死了一样,可实际上他们都留心着秦寂言的一举一动,有一点动静他们便醒了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秦寂言垂眸,掩去眼的精光。

    “不信你可以试试,你随便给他一个身份,他就会立刻会自杀。”特务头笃定的说道,“不过你就是不说,他也活不过三天,不信我们可以走着瞧。”

    “信,我为什么不信。”想到神女塔的案,想到那神秘的神女眼睛,秦寂言相信,可也仅仅是相信,至于要怎么做,是他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秦寂言松开朱大,站了起来看向特务头,“你想和我做什么交易?”

    “你问的那件事情,我知道一些内情,也许没有朱大多但可以让你少走弯路。”秦寂言问话的声音不大,旁人也许听不到,可特务头却是听了一耳朵。

    也就是因为此,他此想赌一把。

    此身份不凡。

    “你的条件?”秦寂言承认他心动了,只要条件不太苛刻,他不介意和北齐的特务头做一次交易。

    当然,这桩交易的结果如何,由他说了算。

    “你走的时候带上我。”特务头强压下心的激动,而他的话一出,旁边两个牢房里的突然一动,似乎是在期待什么?

    “走?你认为我能走得出去?这可是天牢。”秦寂言双手背负在后,双手握成拳。

    “天牢里八个人,如果说有一个人能出去,必然是你。”特务头相信自己的眼光。

    和聪明人说话,再假就虚伪了,秦寂言应道:“好,我答应你的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爽快,”特务头眼精光顿现,很快又收敛起来,“出去后,我会把你想知道的事情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虽是合作,可他们谁也不信谁,特务头不出去,是绝对不会说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对这一点,秦寂言没有勉强,这里并不是谈话的好场合,特务头也不是朱大。

    两人交易达成,各自睡去,可其他却怎么也睡不着,一个个翻来覆去……

    他们想要出去,他们渴望自由,可是他们没有,可以让旁人带他们出去的筹码!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除了神情气爽的秦寂言外,天牢里的其他七人都一脸憔悴,不过他们平时就是恹恹的,谁也不会怀疑什么,唯有朱大。

    朱大从昨晚被秦寂言逼供后,人就呆呆傻傻的,坐在那里一动不动。朱大背对着秦寂言,秦寂言看不到他的样,可四号牢房里的女人,却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四号牢房里的女人,有心想要卖秦寂言一个好,在官差送早膳前,先一步对秦寂言的道:“小,朱大出事了,他双呆滞无神,像是被人摄了魂。”

    这话也证实了特务头的话,朱大应该是被人下了极重的暗示,一旦他有说出十五年前事情的迹象,暗示就会起作用,他根本没有机会说出口。

    好恶毒的法!

    秦寂言朝四号牢房的女人点了点头,表示他接受了对方的好意。四号女人面色一喜,可随即又黯然下来。

    凭这点交情,可没法求人带她出去。

    送早膳的官差和往常一样,准点拎着水、端着包、稀饭出现,依旧是从一号牢房送起,依次往下……

    送到五号牢房时,五号牢房的犯人,抱怨了一句早膳太难吃,甚至把盘里的小菜打了,生生拖了官差半柱香的时间。

    秦寂言知道,这是五号牢房的犯人在卖他好。

    自由,对天牢的犯人来说,仅次于生命,他们太渴望自由了。

    秦寂言接受了对方的好意,在官差从五号牢房出来时,秦寂言突然大声道:“我是季家十二少。”

    秦寂言顿了一下,接着又道:“你们什么时候放我出去?”

    官差不解秦寂言发什么疯,抬头朝秦寂言看来,可就在此时……

    一直坐着不动的朱大,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般,猛地蹿了起来,“啊……”大叫一声,朝牢房唯一的一面墙撞去。

    “咚……”朱大这一撞用尽全力,脑袋瞬间开花,血和脑浆飙了一地。

    人就这么死了!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五更奉上,今天算是提早发了!真心觉得自己萌萌哒……你们好意思不给月票吗?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