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403重枷,暴露了就好玩了(书号:13650

403重枷,暴露了就好玩了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暗杀朱大失败的消息,第一时间传到了景炎的耳朵里,景炎头痛的抚额,重重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怎么就不明白了,为何最近诸事不顺?

    秦寂言在明,他在暗;他掌握的消息、知道的事情远比秦寂言多,可与秦寂言交手数次,除了最初能占点便宜外,他几乎都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“再这么下去,我还没有攒够实力,你就把事情查清了。”景炎无奈的笑道。

    棋逢敌手是幸事,有秦寂言这么一个对手在,他也会越来越强,因为他不会让秦寂言一直占上风。

    十五年前的事可不是那么好查的,一旦大秦皇帝知晓秦寂言在查这件事,秦寂言的自由也就到头了。

    景炎招来属下,一连下达数个命令,然后靠在椅上养神。可不到一刻钟的时间,手下又来报:负责天牢安危的安统将军,带兵围了季宅,季宅除了下人外,就只有一个顾千城在。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景炎忍不住咒语一声:秦寂言那个混蛋,不会什么都没有安排,就把顾千城一个人丢在季宅吧?

    这简直是丢羊入虎口。

    “去,派人在暗盯着,如有异动以顾千城的安危为重。”如果因此暴露了秦寂言的身份,那只能算秦寂言倒霉了,景炎坏心的想着……

    安统问季宅下人的手法,和问顾千城不一样,安统很清楚季宅这些下人,绝对答不出他一连串的问题。

    安统让人将季宅的下人隔开,一个个单独寻问,问题交叉,然后再将他们的回答提出来,从查找疑点。

    听到安统一再让人寻问,秦寂言在季家的事,还没他在季家的身份和他在大秦做了什么,与大秦皇熟不熟,顾千城一点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安统带兵过来,顾千城就隐约猜到了他的来意,当他问了一大串问题后,顾千城已经不用想了。

    谁叫秦寂言作死的,用疑似大秦皇长孙这个原因入狱,顾千城几乎可以预料,接下来他们在西胡的生活,会有多么的多姿多彩。

    秦寂言做事非常有章法,安统的人在季宅什么也没有找到,而那批让十皇垂涎欲滴的话,也真得不能再真。

    丝绸、茶、瓷器、首饰、香料,全是贵重的货物,也是西胡贵族最爱的东西,这些货在西胡很容易消出去,只要能打点好官府,要赚银不过是抬手间的事。

    货晒出来,十皇眼睛瞪圆了,要不是安统在这里,他肯定让人上前抢了。

    西胡有这么一个皇,就不嫌丢人吗?

    安统似乎察觉到顾千城的想法,轻咳一声提醒十皇收敛一点。

    十皇完全无所察觉,睁大眼睛看着摆在地上的珠宝,嘴角有疑似口水的东西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顾千城淡定的别过脸,假装自己什么也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季宅不大,搜查的官兵将季宅里里外外全部翻了一遍,也只花了半个时辰,结果自然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此时,审讯下人的官差也回来复命。

    厚厚的一叠纸是原稿,薄薄的两张纸,是官差汇总的答案,从季宅下人的口供,安统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,因为……

    季家的下人完全不认识秦寂言,他们只知道有一位季少爷要来西胡做生意,他们负责接待。

    每一年,季家都有几位少年出来行商,算是家族考验的一种,这座季宅这些年陆续接待了数十位季少爷,他们不认人只认印鉴。

    季宅的下人可以肯定季言少年的印鉴没有问题,至于其他的,季家下人根本不知,因为季少爷来了不到一天,就被官差抓走了。

    在季家一无所获,可安统却不是一个会轻放弃的人,更不会轻易相信眼睛看到的、耳朵听到的。

    季言的身份是没有问题,可没有问题并不表示就不用继续往下查,有些事宁可错杀也不放过。

    安统很清楚,季家这些下人都是无用的,唯一重要的人物就是这位,和季言一起进城的自称是大夫的姑娘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安统问道。

    “千城。”顾千城隐去姓,事实上知道她的名字的人极少,说出来也没有关系,她之所掩去姓,不过是为了符合自己说的身份,因为……

    “你姓千?”安统明知顾问。

    “不,不二楼的人没有姓。”所以,顾千城不能把自己的姓氏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安统故作恍然。

    在季宅查不到有用的消息,安统也不好为难季家的人,毕竟季家和皇室关系不错,与京城权贵也多有结交,安统自己也拿了季家不少好处,他多少要给季家人一点面,但是……

    顾千城不同。

    不是季家人,那把人带走就一点压力也没有,甚至弄死了也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“来人。”安统招手,示意侍卫上前,“拿下这位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慢着,”顾千城后退一步,“将军,你要拿我,可有罪名?”

    顾千城头皮发麻,他大爷的,这是西胡的大牢呀,她不是秦寂言,她怕自己进去了出不来,更怕出来的时候缺胳膊少腿。

    一点也不想受刑。

    “罪名?”安统眼珠一扫,落到十皇身上,“刺杀十皇算不算?”

    顾千城眉头一皱,“将军,你确定我有刺杀十皇?”

    “季公意图谋害十皇,你是共犯。”安统又给出一个罪名。

    “欲加之罪,何患无词。”顾千城也不辩驳,她只问,“将军,你把我关起来了,我家公这批货可否能保住?”

    “当然……”安统正要回答,十皇去急切的打断,“安将军,本皇受了惊,让季家拿这批货给本皇压惊。”

    十皇从明抢改为豪夺。

    “千城姑娘,本将军爱莫能助。”安统摊手,摆明不愿意管。

    十皇的吃相太难看了,而且毫不要脸,和这种人计较有**份。最主要,要是季言没事放出来了,要赔偿季家损失的也不是他。

    “原来西胡就是这么对待商人的,这事要传出去了,还有谁敢来西胡经商?”顾千城本想威胁一下,可等她说完就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并不重视商业,就连大秦都不怎么重视商业,更不用提西胡了。

    果然,安统连个眼皮也没有抬,直接让人用重枷锁住顾千城,“听闻不二楼的大夫,不仅医术了得,还使得一手好毒,姑娘,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西胡的重枷,重达300斤,带上后只能站立无法坐下。重枷一上能生生把顾千城压垮。景炎派来的人听到安统的话,决定出手把顾千城带走,可就在此时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争取明天加更,打滚求个月票……有没有觉得彩彩很萌萌哒?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