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394祸水,冲冠一怒为红颜(书号:13650

394祸水,冲冠一怒为红颜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风遥说十皇嚣张狂妄,凭借皇上儿的名号干尽杀人放火的事,还真是没有冤枉他。

    天还未黑,上午在秦寂言手上吃了暗亏的十皇,便带来一群官差将季宅围住,说是要捉拿朝廷命犯,而那个朝廷命犯正好是顾千城。

    十皇张狂无脑,可该机灵的时候他也机灵,秦寂言知道他的身份还敢打他,可见秦寂言本身身份不低也不怕他,所以他不找秦寂言的麻烦,他找顾千城的麻烦,因为……

    他白天看到秦寂言对顾千城这个侍女很不一般,虽是做侍女打扮,可那待遇却和小姐似的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十皇还是有眼光,而他的运气也不错,他带官差过来时,秦寂言正好不在,只是……

    十皇低估了顾千城,本以为秦寂言不在,顾千城一个小丫鬟就是再嚣张,也得乖乖束手就擒,可不想主嚣张,丫鬟更狂妄!

    主只敢打剑背打他的手,可这丫鬟却直接拿他当人质。

    没错,秦寂言过来时,就看到官差将顾千城团团围住,而被官差围在间的顾千城,则一脸凝重,杀气腾腾,手握匕首抵在十皇的脖上,威胁意味十足。

    双方对峙,气氛紧张。官差碍于十皇在顾千城手上不敢妄动,而顾千城则高度戒备,一方面要注意不让十皇逃脱,另一方面又要防备官差偷袭,精神绷得紧紧的,整个人累得不行,不停的在心里祈祷,混蛋秦寂言你快点回来,你惹得祸凭什么要姐姐来收拾!

    秦寂言似听到顾千城的召唤,在她累得双手打颤时,秦寂言推开挡在他面前的官差,走了进来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官差没有防备,踉跄后退,一脸惊恐又不解地看向秦寂言:这什么人?季家的嫡家公吗?这么嚣张?

    “姓季的,你终于来了,快让你的侍女放了我,杀皇可是死罪。”十皇比顾千城还要紧张,一见秦寂言过来便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他苦了十八年,才刚享受荣华富贵,他不想死。

    顾千城看到秦寂言过来,亦是松了口气,“你终于来了。”再不来,她就不知要怎么收场了。

    拿皇当人质,这可不是小事!

    “出了什么事,官府要围我的宅?”秦寂言给顾千城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,让她放心,有他在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顾千城点了点头,她知道秦寂言在西胡有些势力,所以她才会在官差要拿下她时,趁机捉了十皇当人质。

    这是西胡,她人生地不熟,她不认为她要进了西胡的大牢,还能活着走出来。

    官差小头目上前,按往常一样,头高抬起准备放狠话,可还未开口就对上秦寂言冰冷的眼神,心一凛,立刻低下头道:“季公,您,您的侍女意图谋害十皇,我们奉命拿人,结果您的侍女不从,拿十皇做人质。季公,还请你劝劝这位姑娘,让她快点把十皇放了,要伤了十皇可就是死罪。”

    神情恭敬、语气温柔的,完全不像是在对犯人。

    “姓季的,还不快放了我,再不放我,我让父皇诛你十族。”十皇气得大叫,可又不敢乱动,因为他一动顾千城的刀就压了过来,此时他的脖已有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秦寂言没有看十皇,轻蔑的对官差道:“谋害十皇?我知道西胡有公主,却不知还有什么十皇。”十皇的身份只是皇上口头上承认,即无册封又无碟牌,至今仍是一个不被家族承认的私生。

    “大,大胆,十皇在此,你敢……”放肆二字,官差的小头目不敢说出来,讷讷的看着秦寂言,完全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秦寂言无意和一个小官差执什么,上前,从顾千城手接过十皇,就在十皇以为秦寂言会放了他时,却是一把扯住他的腰带,将他拎了起来,像小鸡崽一样双脚离地,头下垂……

    “你,你放开我,你胆敢羞辱我,你死定了。”十皇头朝下,脑袋充血,一张脸红得能滴血。

    “想要我死,你还没有那个本事。”秦寂言猛得松手,十皇“啪”的一声摔在地上,脸朝下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我的鼻。”十皇摔伤鼻,胡了一脸的血,痛得大叫。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秦寂言一脚踩在十皇的脑袋上,“让你的人滚,季家的宅不是你想围就能围的。”

    秦寂言借助季家的名声,是因为季家在西胡、大秦和北齐之间经商,往来间多为权贵高官,在西胡和北齐多少都有一点面。

    虽说得罪了皇皇孙,没有人会为季家出面,但得罪十皇却不同,十皇是个没出息的人,除了他自己根本没有人把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你,你打了我,我父皇不会放过你。”十皇只会放狠话,他原是一个乡村小混混,突然变成皇帝的儿,猛然被天大的权势和富贵砸,虚荣心膨胀,早就忘了东南西北。

    “等你皇父记得你再说。”秦寂言脚一移,只听见“咔嚓”一声,十皇的肩胛骨断了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十皇惨叫一声。

    顾千城猛得抬头,不解地看向秦寂言,以眼神寻问:你这是要把十皇得罪到死?十皇怎么说也是皇帝的儿,教训和打残完全是两个概念。

    秦寂言朝顾千城摇摇头,示意顾千城不要担心,他自有分寸。

    顾千城秀眉微蹙,隐隐有几分不安:她总觉得她被秦寂言坑了,她就不应该和秦寂言来西胡。

    秦寂言加重力道,踩在十皇的伤处,十皇不停的惨叫,眼泪、鼻涕和着血糊了一脸,看上去好不凄惨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放开我,你快放了我……”十皇拼命的挣扎,可不论他怎么动,都挣不开秦寂言的钳制。

    十皇很想求饶,可他记得他唯一一次见到他父皇,他父皇告诉他,他以后就是高家孙,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他,他再也不用求人。

    他,不能求人……

    “放了我。”十皇不肯说“求”字,可也不敢再放话威胁秦寂言。

    “让你的人滚。”秦寂言再次开口,这一次十皇飞快的妥协,“滚,滚滚,全部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官差也不想和秦寂言硬杠上,更不想和季家杠上。

    他们原本以为是抓个小丫头,季家的公就算再喜爱那个小丫头,也不可能为了一个小丫头和十皇硬杠上,可不想……

    官差走之前,不着痕迹的看了顾千城一眼:这小丫头不简单呀,能让主冲冠一怒为红颜,日后必然是祸水。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