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391季家,皇孙对龙子(书号:13650

391季家,皇孙对龙子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秦寂言和顾千城两人一路有说有笑,虽称不上甜蜜但绝对融洽,可他们高兴京城的人却苦了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早辰,秦寂言遇袭失踪的消息就传到了京城,老皇帝收到消息后,差点一口气没有缓过来就这么去了。

    赵王和周王收到消息,连连上旨要进宫给老皇帝侍疾,可老皇帝哪里会给他们机会。大手一挥,让赵王和周王别闹,乖乖的在家里思过,别打不该打的主意,他还没有死。

    赵王和周王听罢,气得差点提剑杀进宫,把老皇帝给宰了然后自己当皇帝。

    老皇帝这个皇上真得当得太久了,久到赵王和周王都有些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他们年纪不小了,好不容易把太大哥弄死了,现在又把太的儿给弄得下落不明,可当爹的却一直霸着位置不肯死!

    爹不死,他们的儿、侄又一个个长大,一个个对皇位虎视眈眈,他们的压力真得好大。

    皇上让赵王和周王在家里思考,可他们哪里会真得思过,秦寂言在城外遇到伏杀就是他们的手笔,别怪他们的胆,而是只有在刚出京时,秦寂言的防备才不会高。

    毕竟谁也想不到,他们有胆在秦寂言一出城就下黑手。

    一切计划妥当,赵王和周王为了杀秦寂言,甚至暴露了埋在秦寂言身边的探,可是……

    最终还是让秦寂言给逃了,现在更是连一点痕迹也找不到。

    赵王和周王不会放过这个机会,两人虽然事先没有商量,可在杀秦寂言的事上却非常有默契,赵王和周王一前一后派属下去寻找秦寂言,然后……

    让秦寂言和当年的太一样,死于“意外”,如果尸骨和先太一样被野兽分食,那只能说说他命不好。

    秦寂言失踪的消息一传入京城,京城便有数路人马暗出动,有去寻找秦寂言保护他,也有暗杀他的,另外还有诸如封家这种去寻顾千城的。

    恐怕只有封家、言家在这个时候想起顾千城,至于被改名为侯府的顾家,他们根本不知顾千城去哪了,如果他们知道顾千城和秦寂言一同失踪了,只会拍手就好,顺便祈祷顾千城死在外面。

    五皇也蠢蠢欲动,想要借这个机会在老皇帝面前刷好感,要是能借机取代秦寂言在老皇帝心的地位,那就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可是,五皇还未行动,就收到“逍遥”传来的消息,“逍遥”似乎知道五皇的想法一样,特意传消息给五皇,让五皇不要轻举妄动,要是在老皇帝面前暴露了野心,他就再也没有希望了。

    五皇心一凛,虽然遗憾错失好时机,可到底明白“逍遥”说得对,只好按捺自己的野心。

    东林书院

    一灰衣仆人走到景炎身后,低声道:“主,一切顺利,秦王带着顾姑娘去了西胡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景炎应了一声,摆摆手示意身后的人退下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景炎便去找了东林书院的院长,说自己打算从东林学院搬出去,去深山找间茅草屋苦读,为即将到来的科考做准备。

    院长一再挽留,可景炎去意已决,院长也无奈,只能道:“东林书院随时欢迎你来,你住的院长我也一直为你保留。”

    景炎再三告谢,第二天带着书僮离开了东林书院,在城外寻了一个荒芜人烟的地方,让人搭了一件草屋,然后就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秦寂言和顾千城日夜兼程,终于在入冬时赶到了西胡和东陵的边境。

    秦寂言和顾千城进边城前,特意换了一身衣裳,两人弃马乘车,带着十几车茶、丝绸,扮作出来行商的主仆。

    秦寂言化名季言,自称是大秦季家的分支,来西胡做生。季家在大秦颇为名声,不过本家不在京城,而且季家也不为官,季家人只行商,商铺遍天下。

    将事先准备好的假路引、假身份证明交给城门官差检查后,两人带着货物顺利进入边城,并在当天下午换好书,第二天押着事先准备好的货物前往西胡边城。

    边城并不是秦寂言的目的地,秦寂言要见的人在西胡都城,两人马不停蹄又往西胡都城跑去。

    按说,一个普通商人,押着一匹价值不菲的货来到异国,肯定会遇到打劫什么的,就算西胡治安好没有土匪,官府也不会那么顺利放行吧?

    这么一个大商人过来,官府总要刮一层油下来,可是……

    秦寂言在西胡似乎很吃得开,不管去哪个城镇,当地官府都没有为难秦寂言,甚至还有几个父母官,派兵护送秦寂言一程,把秦寂言送到下一城镇去。

    诡异的气氛让顾千城囧囧有神,顾千城不止一次想问:和西胡勾结的真的是周王而不是秦寂言?

    好在,这种不寻常的待遇在都城被打破了。

    秦寂言和顾千城一进城,还没来得及找住处,就被官兵包围了,顾千城一脸不解,默默地看向秦寂言,秦寂言摇了摇头,表示不知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一身穿华服,年约二十左右的男,在侍卫的簇拥下,走到秦寂言和顾千城的面前。

    华服男神情倨傲,态度傲慢,直接用下巴看人,“你就季家的小?你的货我看上来了,来人呀,给本皇全部拖走。”

    本皇?

    顾千城一愣,再次看向秦寂言,以眼神寻问这货是谁?怎么这么嚣张?

    秦寂言摇头表示不认识此人,不过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国的皇,也敢在他面前叫嚣?

    什么东西!

    秦寂言不等侍卫动手,冷声道:“住手!”

    明明秦寂言声音不大,可侍卫却是一愣,不知为何尽是不敢上前,一个个僵在半央,不知是该退还是该抢。

    “住手?你什么东西?居然敢让本皇活着?你活得不耐烦了?”华服男火气噌的往上冒,跳脚道:“你们还愣着干嘛,给本皇把东西拿回去,这是本皇要孝敬父皇的,反抗者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最后三个字咬得特别重,凶猛的目光直指秦寂言,威胁意味十足。

    秦寂言止不住冷笑:西胡的蠢皇,他正想找点事,没想到这蠢皇就送上门,那他不不客气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