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390正事,不是来谈情说爱的(书号:13650

390正事,不是来谈情说爱的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担心了半天,又跑了一夜,顾千城着实是累了,她索性双手托腮,坐在床边欣赏美男换衣……

    秦寂言双腿修长,宽肩窄臀,确实当得起美男之称,此刻半脱半隐极是养眼。

    秦寂言似察觉到顾千城再看他,脱衣服的时候动作迅速,可穿衣服时却刻意放缓速度,慢条斯礼的半点不着急,至少不像刚刚那样,好像在逃命了一样。

    顾千城嘴角含笑,并没有闪躲脸红什么的,只是饶有兴致的看着,嘴角挂着戏谑的笑,好似早就明了秦寂言的意图一般。

    秦寂言扭头就对上顾千城洞悉一切的眸,瞬时有一种犯了错被家长抓包的感觉,脸上有几分不自在。

    只不过秦王殿下就是再不自在,也不会表现出来,面上仍旧是一本正经,慢的将衣服穿好,看上去一点也不受顾千城影响,只有他自己明白,他心里有多别扭。

    衣服穿上好,秦寂言比没有穿还要不自在,“这衣服是不是怪怪的?”秦寂言拉了拉身上的衣服,怎么看怎么不对。

    顾千城噗嗤一笑,“不是怪怪的是非常怪,能把洗得泛白的旧衣穿出锦缎的感觉,殿下你果然不凡。”

    衣服没有问题,但穿衣服的人很有问题,秦寂言的属下给他准备的衣服太廉价了,秦寂言穿在身上虽不至于违和,但是……

    怎么看秦寂言都不像农家汉,一看就知是假扮的,要是这样走出去,那绝对是移动的活靶,太醒目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你要穿这套衣服出门,不如不换。”太不搭了,反倒会引来怀疑。

    “先这般,到了镇上再换。”山野乡村,去哪找合适的衣服,更何况他们接下来也不往人烟里走,穿粗布麻衣方便。

    “也成,到时候买几件普通学的衣服应该可以。”顾千城拿着衣服起身,摆出一个请的姿势,“殿下,我要换衣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换呀。”秦寂言挑眉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我换衣服,殿下你不出去?”顾千城嘴角微抽,秦寂言是不是太得寸进尺了?

    “本王换衣服,你也没有出去。”秦寂言往炕上一坐,摆明不走。

    “你没赶我。”所以,这真不是我的错。

    “来而不往非礼也。”秦寂言说完,又提醒了顾千城一句,“天快亮了,天亮前我们得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顾千城无力的摇了摇头,背对着秦寂言将外衣脱下和衣脱下。

    此时已是深秋,天气微寒,顾千城不是秦寂言不怕冷,顾千城穿的很多,一件件脱下来……

    秦寂言从最初的期待紧张,渐渐已经习惯,然后默默别开脸。

    看什么看,顾千城身上穿了四五件衣服,脱掉两三件身上依旧是长衣长裤,什么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秦寂言颇为失望。

    顾千城闷笑,利落的旧衣穿上,然后又把发髻打散,随手编了两个辫,看上去……

    很村姑!

    “很适合你。”秦寂言知道这不是赞美,可这身衣服真得很适合顾千城,一点违和感也没有,要说顾千城就是这村里的姑娘,秦寂言也会相信。

    顾千城望天,不想和秦寂言多说,将两人的衣服分别打包好,问秦寂言:“衣服放哪?”

    “炕底下。”秦寂言起身,在脏污的墙面上轻拍一下,就见大坑从两边分开,露出一个巨大的空档。

    原来,这炕根本没法烧,只是摆着好看罢了。

    顾千城将衣服排列放好,又将发簪一类的压在衣服上面,做好这一切秦寂言将炕还原,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引他们进城的农家汉给他们准备了一个大包袱,秦寂言和顾千城出来时,那人将包袱递到顾千城手,“姑娘,这是干粮和碎银,里面还有一壶水。”

    顾千城默默接过,掂了掂重量发现还真不轻,顾千城拎着还有几分吃力,可是……

    秦王殿下完全没有接过包袱的打算,沉吟一声便往外走。

    好没风度!

    顾千城只能拎着包袱像小媳妇一样走在秦寂言身后,好在一出村就有马可骑,不然顾千城肯定会哭给秦寂言看。

    依旧只有一匹马,顾千城不得不和秦寂言共骑。

    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旧衣服,再看看面前这匹油光发亮,高大威武的俊马,顾千城很不客气的道:“殿下,你真得觉得我们骑马进城没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他们这穿着打扮,就不像买得起马的人。

    “暗卫已经去买衣服了,我们今天不进城。”秦寂言事先有准备侨装的行头,只是城外那一场伏杀,把他的计划打乱。

    好吧,顾千城不说话,拎着包袱小媳妇一样,乖乖的任秦寂言抱上马,然后依在秦寂言怀里。

    不是顾千城骄气,而是这马没有马蹬,要不借助外力她根本上不去。

    两人上马,一路往西,走着走着顾千城就觉得不对了,“殿下,我们这是要去哪?”

    不是去北齐和大秦的边境了,这方向怎么不对?

    “去西胡。”秦寂言倒也不满顾千城,只是这个答案让顾千城更加迷糊,“我能问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她发现自己被骗了,她要回京城,和秦王殿下在一起,真得太危险了有没有?

    “见一个人。”秦寂言有问必答,但多余的话却别想他会多说。

    顾千城深深觉得自己被骗了,整个人都不好了,“我能不去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找风遥报仇吗?他在西胡。”秦寂言为了打消顾千城的不满,很无耻的把风遥给卖了。

    风遥要是知道了,肯定会后悔认识秦寂言。

    “他是西胡大将军,殿下,你确定凭现在的我,去西胡是找风遥报仇,而不是被风遥拿银票砸死?”她再想找风遥报仇,也不会自不量力去西胡挑衅他,这不是作死吗?

    “不是用本王在嘛,怕什么?”秦寂言低头,在顾千城耳边说道,唇扫过顾千城的耳根,顾千城身一麻,不自在扭了扭身,“殿下,好好说话。”再这么下去,她会掉下马的。

    “咳咳,出门在外不要叫我殿下。”秦寂言唇角带笑,倒是没有再逗弄顾千城。

    他们这次是去办正事,不是出来谈情说爱的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