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385和离,我什么都敢做(书号:13650

385和离,我什么都敢做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父女二人走到滴血验亲这一步,不结果如何,顾国公和顾千城这对父女之间,都会有一层永远无法消除的隔阂,父女二人也会越走越远……

    不知怎么一回事,这一次顾国公没有之前那般果断,看着面前那碗清水,顾国公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他可以肯定,这一滴血滴下去,武芸和他的女儿也跟着消失了,他和武芸之间唯一的羁绊也将没了。

    明明已经不爱武芸了,可为什么想到她,心还会痛?

    “千城……”顾国公蠕动双唇,却又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   顾千城面无表情的看着顾国公,用手背擦去脸上的泪,吸了口气道:“我先来。”

    顾千城伸手去拿托盘上的刀,衣袖不小心沾到了水,可这个时候却没有人说她什么,因为在场的人只要有眼睛,就能看得出顾千城强撑的坚强。

    被亲生父亲逼到这一步,再坚强的女也会受伤。

    大理寺卿同情的看了她一眼,顾千城却骄傲的扬起头,飞快的割破自己的手指。

    “啪嗒”血滴水碗,漂浮起来。

    顾千城别过脸不肯去看,顾国公盯着碗里的血,呆呆的发愣……

    他污蔑武芸时不后悔,前一次滴血时也不后悔,可这一刻顾国公心里却后悔了。他知道他失去了他和武芸的女儿,又或者说这个女儿从来就不曾属于他。

    不……

    在千城很小的时候,她还是一脸儒慕的看着自己,经常会躲在角落里偷看他,见到他的时候,会很高兴的上前,小声的叫“父亲。”

    是他,是他亲手把自己的女儿推远了,就因为那张越来越像武芸的脸。

    “顾国公,动手吧。”大理寺卿瞧不起顾国公,更瞧不起他事到临头却婆婆妈妈的样。

    敢做不敢当,算什么男人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好。”顾国公无力的闭上眼,他知道他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,他必须走下去。

    之前的伤口就没有愈合好,顾国公不需要再划一刀,在伤处用力一挤,血珠便冒了出来,啪嗒一声落入水,然后……

    以肉眼所见的速度,和顾千城那滴血融合了。

    意料之的事,顾国公脸色虽难看却没有说什么,顾老夫人却不满了,不等大理寺卿说话,就急忙道:“血能融合只能说明她是我顾家人,并不能确定武芸没有红杏出墙,我承认这个孙女,却不承认武芸是清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娘,你别再说了。”顾国公难得正常一回,可他此时说什么都晚了,顾老夫人压根不理他,“那贱人都死了十多年,你还护着她?不说?我为什么不说?当年她就和一个江湖人勾勾缠缠,要不是我顾家,这京城谁愿娶她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顾千城猛的转身,脸上泪痕犹在,却没有一丝怯弱,“老夫人你不要再污蔑我娘了,我现在已经证明我是顾家的孩,你既然还不肯相信我娘,那就让我娘和父……国公爷和离。”

    终于可以在公众场合不叫“祖母”和“父亲”了,顾千城真得很解气。

    “你叫我什么?”顾老夫人这是鸡蛋里挑骨头,不是顾千城的错也要说顾千城的错。

    “您不让我叫您祖母,我除了叫你老夫人还能叫您什么?老夫人,我娘的尸骨已经被你刨出来了,现在连她的清白也不放过吗?老夫人,您再一诬蔑我娘,您是我的长辈我不能说什么,我现在只求官府判我娘和国公爷和离,让我娘和顾家再无关系。”

    顾千城厉声指责,双眼通红,好似滴血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现在就写状纸,代我娘要求和国公爷和离,我……反正顾家也不肯承认我,我跟着我娘。”顾千城很艰难的说完这话,说到最后双眼紧闭,不想让人看到她的难堪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同意和离。千城,滴血验亲已经证实你是我的女儿。”顾国公绝不接受,他和武芸一点关系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那又能代表什么?老夫人不是说,能证明我是您的女儿,也不能证明我娘的清白吗?”顾千城面上说得悲戚,心里却是一脸鄙夷。

    口口声声说她娘不清白,给他带了绿帽,现在说和离又叽歪,顾国公真不是男人。

    她今天说什么,也要把和离这事办了,让顾家再不能拿孝到压她。

    “我不……”顾国公正欲开口,却被顾老夫人挡住,“你知道你娘不清白就好,和离不可能,休书你要我现在就可以让你父亲写。”

    和离,武芸的嫁妆顾千城就可以带走,休弃就不一样了,而且被休一看就知道是武芸有错。

    “休书?我娘有什么错?凭什么休我娘?”顾千城不用想也知道顾老夫人打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不要脸的老虔婆,比顾夫人那个继室的嘴脸还要难堪。

    “你娘红杏出墙,这还不够休了她吗?”顾老夫人这是死咬着这件事不放。

    “证据呢?老夫人,没有证据的事不能乱说,您上下嘴皮一磕很轻松,可您知不知道您这话是能逼死人的。你没有证据随口就说我娘不清白,那我是不是可以说您的好外孙,他……”顾千城说到这里,略一停顿,上前一步与顾老夫人面对面而站,以唇语无声念出“谋反”二字。

    旁人没有听到也没有看到,只有老夫人一个看到了,老夫人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,“你敢。”

    顾千城背对着大理寺卿,上前一步,在顾老夫人耳边道:“老夫人,你知道的我的胆一向很大。楚世拒婚,我就敢当众说破他和千雪妹妹的事;老夫人你挖了我娘的坟,我就敢抬着棺材去城门口闹;顾国公敢给我娘写休书,我就敢说你的好外孙谋反,你的好女儿偷人。”顾老夫人只有顾贵妃这一个女儿,也只有五皇这一个外孙。

    最后两句,顾千城说得非常小声,除了老夫人绝对没有第二个人能听到。

    说完这些话,顾千城后退一步,以正常的音量的道:“老夫人,当日为了我娘的尸骨,我可以三跪叩出城接你。今日为了我娘的清白,我什么都敢做。”

    是“敢”而不是“可以”,可见顾千城这话绝对是威胁,就连大理寺卿也听出来了,大理寺卿摇了摇头:唉,顾家人真是太狠了,好好一个姑娘被他们逼成什么样?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