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381试试,滴血验亲(书号:13650

381试试,滴血验亲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两个丫鬟所言是否属实?

    顾国公和顾老夫人很清楚,两个丫鬟句句属实,可这个时候绝不承认,一承认就是自打嘴巴。

    顾老夫人和顾国公不仅不承认,反指徐大夫、产婆和两个丫鬟被人收买了,做假证诬陷他出们。

    “没有,小人没有做假证。”两个丫鬟和产婆胆小,怕得罪权贵不敢多言,只是不停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老夫要是做假证,就天打雷劈,不得好死。”徐大夫在京城要名声有名声,要威望有威望,并不具顾国公和顾老夫人,可不想……

    这对母却说徐大夫肯定是收了顾千城的钱,才出面为武芸做假证,甚至暗示武芸红杏出墙的对象即有可能是徐大夫,所以徐大夫才不遗余力的帮武芸。

    徐大夫气得差点吐血,他行医数十年还真没有见守,比顾家母更无耻的人。

    徐大夫今年十有七,十五年五十二岁,那个年纪做武芸的父亲都有多,甚至成婚的早的话,孙女也不比武芸小几岁。

    顾国公和顾老夫人上下牙一磕,就污蔑和武芸有染,徐大夫怎能不气?

    顾家不要脸,他还要脸。

    徐大夫大怒,当堂提出,“大人,想要证明顾家大小姐,是不是顾家的骨肉并不是难事,只要让顾家大小姐和顾国公滴血验亲,就可以知道谁真谁假。小人肯请大人准许顾家大小姐与顾国公滴血验亲,以还小人清白。”

    “滴血验亲?”顾老夫人和顾国公脸色微变,眼神闪躲、神色不安。

    他们对武芸红杏出墙一事只有怀疑并无证据,在徐大夫说出顾千城确实是早产后,顾国公和顾老夫人已经猜到自己错了。

    一口咬定徐大夫说谎不过是状着武芸死了,徐大夫口说无凭,现在徐大夫提出滴血验亲,他们真是骑虎难下了。

    武芸已死,大夫、产婆和下人的证词,顾老夫人和顾国公死咬着不信,一口咬定顾千城不是顾家的孩,徐大夫提出滴血认亲是唯一的办法。

    顾老夫人和顾国公倒是想要拒绝,可他们要开口拒绝就说明他们心虚了。大理寺卿也不给他们这个机会,象征性的寻问后,也不管这两的脸色有多难看,直接宣布退堂,明日宣顾千城来滴血认亲。

    秦寂言已经有七八天没有见顾千城,而按他的计划,他应该在十天内完成亲顾千城的事。秦寂言琢磨了一下,觉得这是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这一次秦寂言没有提前告诉顾千城,而是掐着顾千城休息的点来,并且极绅士的外面敲门,“叩叩叩……”

    顾千城正要躺下,听到敲门声只得再爬起来,抓过一旁的外衣穿上,“谁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简单的一个字却无法让人认错,顾千城怔了一下,诧异的唤了一句:“秦王殿下?”

    她还以为秦寂言在去北齐前,都不会来找她呢,上次她捉弄秦寂言,害秦寂言落荒而逃,依秦寂言高傲别扭的样,短时间内绝不会想见到她。

    “嗯。本王进来了。”秦寂言一点也不懂客气两个字怎么写,直接推门而入,顾千城想说等等都来不及,只能手忙脚乱的把衣服穿好。

    堪堪系好腰带秦寂言就进来了,并且点室内的灯点亮。

    秦寂言完全不懂什么叫非礼勿视,大大方方的打量顾千城,幸亏顾千城已穿截整齐,不然她就是脸皮再厚也会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顾千城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,“殿下,你过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?”

    “临时决定的,”秦寂言真得没有撒谎,他今天才知道,徐大夫在公堂上提出滴血验亲的事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顾千城应了一声,悄悄的打量了秦寂言一眼,没有发现秦寂言有什么别扭、不自在的,顾千城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事实上,那晚捉弄了秦寂言后,顾千城自己也挺后悔的。她自己也不明白那个时候她在想什么,居然生出逗弄秦寂言的心思,并且实行了?

    真是蠢得不能再蠢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秦寂言这个人很霸道,他根本不需要她的答案,单方面的就决定了两个人的关系。她承认自己没有多抗拒,可也没有多配合,她只是被动的接受秦寂言的感情,但是……

    那一个不能称之为吻的吻一出,顾千城就知道自己打破了不配合的局面。

    秦寂言原本就不接受拒绝,在她做出“回应”后,顾千城可以肯定,秦寂言更不会接受她的拒绝。

    秦寂言不说话,顾千城也不想主动开口,默默的倒了两杯水,将其一杯递到秦寂言面前,然后双手捧着水杯小口小口的啜了起来。

    唉……顾千城眉头微蹙,她现在总算是明白什么叫不做死就不会死,她真是在作死呀!

    顾千城低头叹息,秦寂言含笑凝视:看样,苦恼的人并不只有他一个,这才公平。

    直到这一刻,秦寂言才把心里的那点小别扭彻底放下,将手的杯随手一放,“千城……”

    唤了一声,引起顾千城的注意后,秦寂言就说出今天的来意,“同仁堂的徐大夫在堂上说你母亲早产,却被顾老夫人和顾国公反污和你娘有染。徐大夫一怒之下提出要滴血验亲,大理寺卿也同意了这个提议,预备明天请你过堂。”

    “说我娘和徐大夫有染?顾家还要不要脸?”顾千城一听怒了,啪一声放下杯,声音之大引得秦寂言一脸诧异。

    顾千成才不管,骂完顾府又吐槽徐大夫,“徐大夫怎么会提出滴血验亲?这个一点也不靠谱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靠谱?”秦寂言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仵作验过那么多尸应该会明白,有时候至亲的血也不一定会相容,而不相干的两个人,他们的血反倒会相容。”深为资深法医,顾千城怎么可能不知滴血验亲的弊端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秦寂言挑眉,官府经常会用滴血认亲的法断案,甚至皇上也会用这个法也验血脉。

    如果顾千城说得是真的,那是不是说明,他们之前基于滴血验亲定下来的案,都是有误的?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