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376反击,秦王殿下的计划(书号:13650

376反击,秦王殿下的计划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顾贵妃唯一倚仗就是老皇帝,现在老皇帝不保她和顾家,她一个后宫女人还能怎么蹦达?

    顾贵妃气得咬牙,将殿内的摆设砸了一地,老皇帝之前在气头上,一冷静下来就有些后悔了。

    毕竟是他妃的娘家,要是闹出个丑闻来他面上也不好看,可看到顾贵妃这般张狂,毁了小妃的脸死不承认不说,对他的命令也敢表露不满,当即怒了!

    老皇帝让太监传话,不仅要大理寺卿公平办案,还要大理寺卿从严、从重办理。等五皇知晓此事后已经晚了,他只能暗骂顾贵妃愚蠢,了人间的圈套却不自知。

    有老皇帝发话,人证和物证又齐全,顾国公和顾郑氏根本无法辩驳。顾郑氏就是再哭、再装柔弱,也改变不了她婚前与人通监的事实,更改变不了顾国公和她在武芸丧期苟合的事实。

    虽说,顾国公府这宗案并没有公开审理,但上流权贵几乎人人知情,甚至有人想起顾千城大闹婚礼时说得话:个月后不早产,三个月内必然小产!

    在有心人士的引导下,看热闹的人又将目光放在秦云楚和顾千梦身上。

    有其母必有其女,上梁不正下梁歪,联想到顾家委屈的将嫡次女送给楚世做妾,众人顿时真相了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已经没有人会相信顾千梦是无辜的。五皇和顾贵妃本想活动一番,让顾千梦成为世妃,好握住赵王府的大权,现在只能做梦了!

    顾家的丑闻一夕之间在上流圈传得沸沸扬扬,之前这些人把顾千城说得多难听,现在就有多同情她。

    “顾家的大姐儿真可怜,一出生没了母亲不说,还有那么一个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顾国公可真不是一个东西,武芸嫁给她可真正是糟蹋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武芸会嫁到顾国公,是顾贵妃求的圣旨,唉……”

    明明事情和他们无关,可他们却说的头头是道,甚至还扯上承欢和承意。

    “顾家难得出了两个有出息哥儿,现在顾家的丑闻一出,这两个哥儿的前程也毁了,以后还不知会怎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顾家大全都不是东西,一个个自私自利,完全不管二房、三房的死活,顾家算是毁了。”

    “顾家还有一个未出嫁的姑娘,发生这样的事,她还能嫁谁?”

    一个个嘴上说得忧心忡忡,实则个个在那看热闹,等着顾家怎么收拾残局。

    顾家怎么收拾残局?

    顾贵妃被训斥,顾老太爷带着大孙儿去别庄养伤,顾家那群脑残根本想不出办法来。顾二爷甚至还想落井下石,让大理寺卿重判顾国公,让皇帝厌弃顾国公夺了顾国公的爵位,最好让他继承爵位。

    顾国公和顾夫人被关在牢里,顾二爷和二夫人心里打着小,对老夫人要他们极力营救顾国公的事左耳进、右耳出,完全不办人事。而与顾国公交好的人家,还有顾郑氏的父亲倒是想要出面,可是……

    一想到封家和言家在上面,众人又怂了。顾家自己都不出力,他们为了一个顾国公得罪首辅大人实在不划算。

    顾家无人从周旋,老皇帝又态度明确,大理寺卿很快就定了案,只是到判刑时,大理寺卿却拿不准了。

    顾郑氏婚前不检是没有错,可她现在已经是顾夫人,这事还真不好计较,顶多就是名声受损,唯一严重的就是他们二人在孝期乱来,这个罪名着实严重。

    大理寺卿一时也拿不准要如何定刑,便定轻、、重三种刑法呈皇上阅示。

    这种小事不可能折一上,皇上就能看到,折肯定要在内阁停留几天,而这几天可以做很多事。

    秦寂言心有一个计划,可又怕顾千城便不同意,便准备夜探香闺和顾千城商量。

    当然,秦王殿下是不会承认,大半个月没有见到顾千城,他有点想顾千城了。

    秦寂言虽是秘密前来,可来之前还是让人告诉了顾千城一声,免得等他来时顾千城睡着了。

    大半个月没有见秦寂言,顾千城也有不少话要和秦寂言说,秦寂言的到来正合顾千城意,顾千城寻了一本书,坐在灯下等秦寂言。

    没有让顾千城等太久,手的将将看到一半秦寂言就来了,手上还拿了一个盒。

    “殿下。”顾千城起身,脸上带笑。

    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秦寂言有刹那的失神,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,秦寂言忙将手上的盒递到顾千城面前,“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顾千城打开一看,脸皱成一团,“棋谱?”她不背棋谱好多年了。

    “嗯,记熟,回头摆给本王看。”秦寂言绷着一张脸,面上没有表情,可心底却很紧张……

    他不知道顾千城能不能看出,这是他亲自抄写的,他心里希望顾千城知道,可又觉得不好意思,个纠结只有他自己才明白。

    “这是命令?”顾千城翻了两页,正诧异这棋谱怎么这么新,字怎么这么眼熟,就听到秦寂言这话,当下就合上书不去看,当然也不会想了。

    还以为顾千城会发现,结果……

    秦寂言略有些失望的收回眼神,闷闷地点了点头。可又有点小庆幸,顾千城没有看出来也好,免得顾千城误会这是他给她的礼物。

    咦?秦寂言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顾千城不解地看向秦寂言,直勾勾的眼神让秦寂言有些不好意思,轻咳两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顾家的事已经差不多了,你……有什么要问的吗?”秦寂言悲催的发现,他只有在和顾千城说正事时,才能保持理智。

    “没有,武定都告诉我了。”武定胆很小,不需要顾千城主动问,就会把他知道的,或者秦寂言交待他做的事,主动告诉顾千城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寂言很高兴顾千城对他的信任,心情以又好了几分。“本王来找你,是有一件事和你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顾千城诧异的抬头,有些好奇秦寂言会拿什么事和她商量。

    秦寂言也不拐弯抹角,将自己的打算和盘托出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我被纯情的秦殿笑尿了!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