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374敲打,你掺和了多少(书号:13650

374敲打,你掺和了多少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顾千城在城门口做的事虽然漂亮,但太直接也太急切了……

    顾千城是有些小聪明和急智,可旁人也不是傻瓜,顾千城捧着牌位,让人抬着棺材在城门口三跪叩是为了什么?只要有脑的人都能想的到。

    这件事确实是顾家有错在先,可顾千城难道就没有错吗?

    顾千城是顾家孙,可遇事却不为顾家考虑,明明可以私下解决的事,却不管不顾的闹大,把顾家的体面踩在脚底。

    她这种行为对家族来说无疑是背叛,没有哪个当家的人会喜欢这样家里有这样的晚辈,老皇帝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顾千城是受了委屈,可这天底下比顾千城委屈的多得去了,要人人都像顾千城这般大吵大闹,这天下得乱成什么样?

    封大人明白皇上的意思,所以他并不辩解,任由皇上大骂,直到皇上骂完,火气出得差不多,封大人才跪下请罪。

    老皇帝骂了一通,气消得差不多,看封大人老老实实请罪,也懒得和他计较不耐烦的摆了摆手,“行了退下吧,以后这种小事别再送到朕面前,什么乱七八糟的小事也要朕管,当朕是管家。”

    于顾千城和顾家来说的大事,在皇上眼不过是再小不过的事,和国家大事真得没有办法比。

    “臣领命。”封大人应得爽快,可之后会怎么做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封大人走后,御书房内就只有老皇帝和秦寂言,老皇帝也不和秦寂言兜圈,直接问道:“顾千城这件事你掺和多少?”

    “帮她请了一个人出面。”秦寂言也应得干脆,把武定给卖了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皇上却不相信,“没有你的人,顾千城能从顾家走出来?”

    “孙儿是派人监视了顾千城。”秦寂言再次应道,却把“保护”变成“监视”。

    “监视?你不信她?”老皇帝将信将疑,秦寂言却点头,“没有弱点的人,孙儿都不信。”

    顾千城没有弱点,她不在乎父母亲人,她只在乎自己,这样人不好掌控。秦寂言这要做并没有错,老皇帝虽怀疑却没有深入去问,秦寂言要怎么用人他不在乎,他在乎的是秦寂言为会一个女人做多少。

    好在,秦寂言没有糊涂。

    老皇帝很满意,指了指对面的位置示意秦寂言坐下,“这件事你别再管。”说得自然是顾千城的事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寂言应了一声,自然的提起神女塔学自杀事件,并把他的决定说给老皇帝听。

    老皇帝叹息一声,“程家也是着了人家的道,此事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”死几个学罢了,在老皇帝心死去的学加起来,也比不上程家这个心腹。

    “皇爷爷,北齐得理不饶人,此事不能压下。”秦寂言就知道老皇帝会这么说,把程老太爷也同意公布此案告诉了老皇帝。末了,又为程老太爷说了一句好话:“皇爷爷,程老将军一心为国,还请皇爷爷成全。”

    “那老东西还是这么一个性,罢了罢了,就按你说得办。”老皇帝妥协的很快,快到让秦寂言有几分不适。

    不过,再多的不适秦寂言也只能压在心底,有些事不能问出来。

    说完程家的事,秦寂言继续提北齐的事,“皇爷爷,边境那件案疑点重重,孙儿想要重查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查到了什么?”老皇帝抬头,一脸平静可眼神却很犀利,秦寂言不闪不避,坦然迎视,“什么也没有查,只是怀疑那宗案,北齐那个贵族死的太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保证查出对我们有利的东西?”老皇帝当然也怀疑北齐那位贵族的死因,只是……

    他派锦衣卫去查过,得到的消息和地方上报来的一样,让他不信也得信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保证,但我知道要不查的话,我们就只能是理亏的一方,即使有吴郎这件事,我们也占不了上风。”秦寂言虽然不愿意和北齐打,可也不愿意让北齐允取允求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老皇帝应了一声,却没有说同意还是拒绝,只是一瞬不瞬的看着秦寂言,似要将秦寂言看穿一般。

    秦寂言也不惧,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,只有发丝随风轻舞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老皇帝终于将眼神收回,状似随意的道:“你打算带谁去?”

    “顾千城,”秦寂言也不隐瞒,不着痕迹的解释了一句:“带上她,北齐人不会多想,舞阳郡主一案似乎也和北齐有迁连,我想一并查清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到是聪明。”这话一语双关,秦寂言只当没有听懂,老皇帝也没有逼问,只说了一句:“如果能赶上就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皇爷爷。”秦寂言起身行礼,老皇帝笑了一声,满脸慈爱的道:“午留下来陪皇爷爷用膳,先去给你皇奶奶请安,午时朕会过去。”

    这是要打发秦寂言走,秦寂言顺势应下,去后宫见皇后娘娘。

    秦寂言前脚走,老皇帝后腿就把锦衣卫招了出来,沉着脸道:“去给朕查一查,武芸的棺木在哪?另外再查顾千城与秦王的事。”

    锦衣卫总指挥使低头应是,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秦寂言给皇后请安后,并没有一直留在皇后的宫里,而是在花园欣赏风景。虽然众人不明白,秦寂言独自一个人想要看什么……

    临回去时,秦寂言在假山里转了一圈,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抽出一节竹,将卷在里面的纸条打开。

    上面,赫然写着老皇帝刚刚吩咐锦衣卫做得事。

    秦寂言一怔,随即若无其事将竹消毁,将手的纸团揉烂,放入随时携带的荷包里。

    午,老皇帝果然来陪皇后和秦寂言用餐,皇后很高兴可老皇帝却是黑着一张脸,一脸不高兴,吓得皇后也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得沉闷至极,秦寂言只当不知,用过午膳后便提出告退,却被老皇帝强行留下,“陪朕下一局。”

    老皇帝完全不给秦寂言拒绝的机会,直接让下人摆上棋局,示意秦寂言在对面坐下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