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337双生,吃力不讨好的差事(书号:13650

337双生,吃力不讨好的差事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这封信的来历要不要查?

    送信给他的人是敌是友?

    秦寂言看着信,难得露出一丝迟疑,大管家也不敢催促,放缓呼吸站在原地等秦寂言的命令。

    半晌后,秦寂言终于开口,“下去吧。”能把信送到他手上,不管是敌是友,都证明对方不是什么小人物,轻易去查不仅查不出什么反打会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“诺。”大管家退下,转身就去安排秦寂言交待的事。

    屋内,秦寂言拿出那张薄薄的纸又看了一遍,信纸上的内容不多,可每一个字却如同千斤重。

    信上写的是老潭的事,而这个老潭和他们查到的老潭根本不是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老潭是双生,他所在的村有一个习俗,双生不能碰面,只能留一个。于是晚一柱香出声的老潭就成了被遗弃的那个。

    老潭被丢进山里,可因为其父的不舍,又悄悄的跑进山里找他,然后把他寄养在无的猎户家里。

    那猎户独身一人,很高兴的收养了老潭,也遵守约定把老潭养在山里,不让他下山,不让村里的人见到他。

    老潭长大后在猎户的教导下,成了一名出色的猎人,而他也知道了自己的身世。老

    潭并不怨恨自己的父母,毕竟他们没有放弃他,可老潭怨恨自己同胞所出的哥哥,因为那个人抢走了他生的机会。

    老潭虽然恨却没有做出报复的事,直到七年前老潭的父母病死,老潭的哥哥为了给父母医病、办丧事,把家里钱和田地全部卖空。

    没钱没地,村里的本以为他会去租田,却不想他们一家突然决定出去谋生,一家老小租了一辆牛车就走了。

    只是,老潭哥哥一家根本没有在京城,而老潭用他哥哥的身份来到京城,并在京城谋生。

    村里的人都不知道老潭的存在,老潭和他哥哥长得一模一样,只要不回到村里,根本没有人会发现老潭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所以当秦寂言的属下,拿着老潭的画相去村里问时,村里的人便把老潭当成了一直生活在他们村里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这封信上的内容是真的,那么老潭这个人就很有问题,老潭十五年前没有离开村的证据也就不存在。

    “十五年前!”秦寂言将手的信任捏紧,再张开时,原本完好的纸张成了碎片,风一吹便散了一地。

    起身,走到窗口,透着窗户看向屋外……

    秦寂言一站就是半个时辰,直到暗卫进来,“殿下,焦公的信。”

    “放着。”秦寂言没有回头,他的心情还没有平复。

    暗卫用镇纸将信压住,退开一步又道:“殿下,景炎公还在顾家不曾离去。”

    这话,终于引起了秦寂言的注意力,“听说东林书院两天后会有一场小考,任何人都不能缺席?”

    秦寂言转身,低沉的声音带着不容拒绝强势,暗卫想也不想就点头,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东林书院两天后,一定会有一场顾承意不能缺席的小考,并且这个消息明天就会传到顾承意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顾承意走了,景炎还有理由住在顾家吗?

    成功解决掉烦人的景炎,秦寂言的心情稍好,终于转身去看焦向笛寄来的信。

    焦向笛这段时间被焦大人管得死死的,根本没有外出的自由,甚至连书信传递的自由也没有。

    焦大人虽然**,但不得不说他这也是保护焦向笛,不然封似锦的事一定会在焦向笛身上重演。

    真要出事,焦向笛不一定有封似锦的好运,能遇到一个顾千城。

    焦向笛给秦寂言递信绝对是冒了风险的,当然不会是什么小事。

    焦向笛特意传信给秦寂言,是要告诉秦寂言,周王和赵王授意他们派系的官员,向皇上推荐秦寂言去处理北齐的事。

    套赵王和周王的话,那就是秦寂言不是不想和北齐开战是吗?那就去平息北齐的怒火,让北齐不再滋事。

    北齐的贵族被大秦平民打死,这事要不给北齐一个满意的交待,北齐为了赌口气,也要和大秦干一架,到时候就不是大秦想不打就能不打的。

    不用想也知,这是一个难办的差事,大秦的官员和北齐沟通了数个月也没有成效,北齐一口咬定这是大秦的错,要大秦赔礼道歉。

    北齐要的赔礼可不是一点银钱,北齐要白银二十万两,牛羊各五万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勒索,而这也就是大秦不少人说要打的原因,北齐提出来的条件太苛刻了,完全是不把大秦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大秦内部关于打不打的问题吵了半天,北齐内部也一样,北齐内部有一部分主张谈判,如果能通过谈判得到牛羊和白银,何必打仗?

    要知道北齐的人口比大秦少,每一个战士的伤亡对北齐来说,都是俱大的损失。

    只是,谈判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,北齐狮大开口,大秦这边就是给得起也不会给,北齐贵族的命就比大秦人值钱吗?

    死一个贵族,就要大秦陪这么多银,北齐欺人太甚,泱泱大国丢不起这个人,大秦宁可打也不会给这笔赔偿。

    事情就这么僵持着,不得万不得已,北齐轻易不会出兵,只叫嚣着要大秦给他们一个公道。

    本来老皇帝最近已经厌烦了和北齐扯皮,决定和北齐干一架,把他们打怕了再说,可是秦寂言却出手打消了老皇帝攻打北齐的念头。

    仗不打了,那就要继续派人去和北齐谈。本来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,怎么也轮不到秦寂言,可谁让秦寂言公开阻止战争,赵王和周王一看机会来了……

    秦寂言让他们捞不到军功,发不了战争财,那他们就挑拨朝臣,让老皇帝派秦寂言去处理这件事,到时候……

    不管秦寂言赔给北齐多少银和牛羊,他们都可以就此事攻击秦寂言,说秦寂言丢了大秦的脸面。

    这个差事只有坏处没有好处,焦向笛得知后,第一时间传消息给秦寂言,好让秦寂言有时间布局,赶紧找个替死鬼接下这差事……

    当然,焦向笛能这么顺利的把信传到秦寂言手里,这里面绝对有焦大人的功劳,要没有焦大人许可,焦向笛别说信,就是一根头发丝也传不出来。

    秦寂言看着信,无声一笑:这算是今天收到的,最好的消息!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