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317有心,我相信秦王(书号:13650

317有心,我相信秦王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老潭面馆被一把火烧成了灰烬,店主老潭被火烧死在店内,好在大家救火及时,旁边那家店铺损失得并不严重,至少没有人员伤亡。

    当街的铺起了火,肯定要报给官府,官府当天就给出来的结论,火是从屋里烧起来的,应该是店主防火不当走水了。

    在京城,起火的案一年没有十起也有八件,老潭孤身一个人,在京城没有亲戚也没有朋友,就算官府发现了疑点也不会多查,直接定成意外起火就结案了。

    秦寂言关注了这件案,对官府的结案秦寂言除了冷笑外,再也没有第二种表情。

    尸位素餐!

    秦寂言虽不满官府的结案定论,可也不会当众说出来,他的身份使得他一言一行都要谨慎。

    不然,他只要说了一句老潭面馆起火的事,他那两位被软禁在自家王府的王叔,定会坐不住,不顾一切也要去查老潭面馆的事。当然,关心他的皇爷爷自然也不会例外。

    老潭面馆的事有很多疑点,秦寂言明面上不会过问,可暗底里去派人查了。

    店主老潭的资料没有什么特别的,七年前进京,凭借祖传的手艺和积攒的银,在朱雀大街开了一家面馆。

    因为店面位置不太好,老潭面馆的生意说好不好,说坏也不坏,可就是这样的情况下,老潭却在两年后买下了那个店铺。

    银来得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老潭平时深居简从,店里就他一个人,和左邻右舍也不熟,认识他的人都说他是一个沉默寡言的老头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秦寂言将手上薄纸摔在桌上,风吹来,没有装订成册的纸张迎风飞舞,老管家进来时,正好有一张纸打在他脸上。

    “殿下,您今天约了贤隐居士。”老管家淡定的取下脸上的纸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寂言起身,大步从老管家身边越过。

    老管家叹了口气,默默地把地上散乱的纸捡起来:殿下苦呀,这些年为了先太的事没少奔波,可都没有结果,也不知何时是个头。

    贤隐居士就是封似锦的师父,秦寂言曾找他帮忙为顾千城背书,力捧顾千城在七夕宴写的诗词。

    这一次,秦寂言找上贤隐居士也是为了顾千城。

    顾千城要和程三公比试,而比试就不能缺少裁判,秦寂言有意请贤隐居士做裁判,由他来判断程三公输,才能真正打击到程家。

    秦寂言昨天就和贤隐居士约好了,秦寂言去找他就不会扑空。

    秦寂言算是贤隐居士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,是贤隐居士的忘年交,只是秦寂言这个忘年交一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贤隐居士即期待又害怕秦寂言来找他。

    秦寂言每每都能骚到他的痒处,给贤隐居士准备的礼物都能让他爱不释手,然后……

    为了让秦寂言把“礼物”留下,贤隐居士只能一再刷新自己的下限和原则。

    这一次,秦寂言给贤隐居士带来了一本棋谱,贤隐居士很想说,“我不看,你拿走。”‘

    可他实在忍不住,这一看贤隐居士就舍不得放下手。当秦寂言提出,要他去给顾千城和程三公的比试当裁判时,贤隐居士差点把手的棋谱砸到秦寂言的脸上,最终还是舍不得棋谱,这才没砸。

    “殿下,你在说笑吧?两个小孩的闹剧,你要我正儿八经的去当裁判?”他的面有那么不值钱吗?

    他花了四五十年才经营出来的名声,就是为了给两个小孩做裁判?

    皇长孙也不能这么欺负人。

    “不愿意就算了,本王一向不喜欢勉强人。”秦寂言多余的话都不说一句,放下茶杯就准备走了,可是……

    贤隐居士看了看手的棋谱,咬牙追了上去,“我没有说不愿意,你说吧,哪天。”他败给秦寂言了。

    日后,他一定要告诉自家弟,千万别交什么忘年之交,这年头的小孩都鬼精一个,专门算计他们这些老人。

    “明日辰时,东林书院。”秦寂言早就料到贤隐居士会答应,他从不打无准备之仗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贤隐居士闷闷不乐,秦寂言要走他再也不拦。

    秦寂言走后没有多久,封似锦又来拜访贤隐居士。

    封似锦是贤隐居士的弟,他可不敢像秦寂言一样威胁贤隐居士,封似锦给自家先生准备了一份“薄礼”,然后不经意提起顾千城,又不小心说到顾千城和程三公比试的事。

    贤隐居士心暗骂,这一个二个是怎么了,居然都为了一个女人上门找他,他真有那么好欺负?

    可,看到自家弟这么有诚意,贤隐居士当然不会说不,不仅温和表示自己很感兴趣,还说自己会去观看,必要的时候可以做仲裁。

    师徒二人相谈甚欢,直到夕阳西下,封似锦才乘车回去。

    顾家,景炎听了顾千城的话,乖乖的呆在他暂住的宅,轻易不敢出去,就怕不经意和顾千梦“巧遇”或者“巧撞”什么的。

    景炎可以用顾承意脖上的脑袋发誓,如果他和顾千梦遇上,就一定会有“不合礼数”的事发生,到时候顾千城一定会逼他娶千梦。

    为避免下半生深陷火坑,景炎决定当个好孩,闭门读书,要出门一定拉上承意,顺便带上小厮仆人一堆,绝不让顾千梦有机会和他“独处”。

    明天就是顾千城和程三公比试的时候,景炎实在坐不住,便拉着顾承意去找顾千城。

    景炎遇气好,他出门的时候顾千梦正在陪承欢,两人没有机会遇上。

    景炎和顾承意直接去顾千城的院找她,三个人顾家的凉亭坐下。景炎知道顾千城不喜欢那套虚的,直言道,“千城,你明天就要和程三公比试,你不要做好准备吗?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准备?”顾千城不解的反问,君艺临阵磨枪有用吗?

    “当然是比为比试造势呀?你要打程家的脸,可不能光靠那些普通百姓,你还要请名家大儒,要让他们看到程三公输给你,这才有效。”景炎绝对是芝麻包黑心肝,一出手就是狠招。

    顾千城抬头,默默地看了他一眼,“这些不用我准备。”凭她去哪请大儒?那些名家大儒会给她面?做梦吧。

    景炎眼前一亮,“那我帮你准备。”虽然只有半天的时间,但对他来说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顾千城干脆的拒绝,“秦王殿下会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秦王?他那么忙万一把你的事忘了呢?”景炎暗恨,秦寂言果然太闲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,我相信他。”顾千城说得云淡风轻,可这话听在景炎耳朵里,却是让他闷闷不乐。

    顾千城和秦寂言什么时候这么亲近了?

    他怎么不知道?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这三章写得好满意。太有秦殿下。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