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310挑战,他不得不应战(书号:13650

310挑战,他不得不应战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明显,程将军最看重的就是饱读诗书,打算凭科举入仕的第三,而顾千城就要拿他开刀。

    “你要怎么做?”秦寂言很好奇,他也不介意帮顾千城一把。

    诚如他所说,程叙那个老匹夫想不到折辱了承欢,就等于打他的脸,可别人会想到。这个时候他要不做什么,顾家要不做什么就会被人看不起。

    顾家这次要是还退让,那么即使顾贵妃当了皇后,也没有人会把顾家放在眼里。在世人眼,顾家就是一只软柿,任人拿捏。

    顾千城手上没人、没资源,她确实需要秦寂言帮忙,秦寂言问起顾千城当然不会隐瞒。

    “读书人重名声,我要做的就是毁他的名声,让他无法在清流学立足。”顾千城不认为自己做得过分了,她这是和程将军学的。

    程将军不仅仅打断了承欢的双腿,还把承欢的尊严踩在脚底。她这么做,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。

    “说说你的打算。”秦寂言双手交叉,平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好打算的,不过是想找程家三公公开比一场。”读书人重名声,她就要程三公败在她这个女人手里。

    只要有这一笔,程三公这一生都别想科考了,即使考上了,朝廷也不会用一个输在女人手的官员。

    这将会是程三公一生都洗涮不掉的污点。

    “比?你要和程三公比四书五经?”秦寂言不认为顾千城能在才学上赢了程三公。

    顾千城的才学?想到七夕宴上的诗词,秦寂言默默地垂眸,他可不想再给顾千城收拾烂摊。

    “我傻了才和他比四书五经。”换言之,秦寂言是傻了才会认为,顾千城会和一个读书人比四书五经。

    秦王殿下立马不高兴了,可是顾千城完全没有发现自己说错话了,她继续说道:“读书人能比的除了四书五经外,还有艺,我和他比君艺。”

    “君艺?到是可以比一比。”顾千城不懂,秦寂言只能自己生闷气,然后把怒火转嫁到程三公头上,“本王会派人代你宣战,你只要做好准备赢他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殿下。”有秦寂言出面,顾千城不担心程三公不应战,不过为了逼程三公应战,顾千城不介意再小人一把。“殿下,能不能借几个会字的小厮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帮我写一点东西,内容暂且保密。”

    秦寂言本想问写什么,顾千城后面那句话一出,秦寂只能闭嘴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好好准备比试,神女塔的案晚点再办也不迟。”秦寂言最近要筹办钱庄,根本没有太多时间盯案,大部分的事都只能交给手下去做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好准备的,一天就可以比完的事。约程三公三天后比试,比试完后我就没事了。”打了程三公的脸,接下来的事情不需要她主动出手,程家人自会上门,到时候见招拆招就好了。

    顾千城把一切都安排好了,秦寂言根本没有插手的余地,只能尽量给顾千城方便,同时暗调了一个暗卫去保护顾千城。

    秦寂言不认为程家人输得起,万一程家人狗急跳墙怎么办?

    当然,这事秦寂言不会告诉顾千城,反正只要顾千城安全就好,顾千城知不知道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顾千城去了一趟扇门,带回十几个会写字的小厮,顾千城让大管家把他们安排在外院,好吃好喝招待,然后让人拿笔墨纸砚来。

    没错,顾千城问秦寂言借会写字的人,就是要他们帮忙写宣传用的大字报,然后全城张贴。

    在这个没有电视、报纸的时代,这是最有快速有效的传播的方式。顾千城不仅要程家三公不能拒绝和她一个女比试,还要让全京城的人都知晓此事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程三公要是输了,全京城的人都会知道,程家那个自称曲星下凡的三公,连个女人都不如。

    当然,什么曲星下凡是顾千城强加上去的,她现在把程三公捧得越高,等到程三公摔下来时,就会跌得越痛。

    这件事是大动作,顾千城不认为能瞒得住老太爷,与其等老太爷从外人口得知,顾千城宁可自己先告诉他。

    顾千城把宣传模版写好后,交待秦王府的小厮们照抄,尽量把字写大一点,免得有人看不清。

    安排好此事,顾千城便去见老太爷,顾千城没有说承欢受辱的事,只说了程将军要在军立足,便拿承欢立威。

    而程将军之所以会在一干权贵公挑上承欢,是因为承欢家世不错,而家族又无能。顾家连亲孙被人欺负到大牢里都不敢吭声,被打一顿又怎么敢发威?

    程将军打承欢时一点顾忌也没有,他半点不担心顾家的报复,因为顾家不敢报复,不敢得罪他。

    顾千城没有掺加个人感情,完全是以第三者的口吻叙述,可就是这样,老太爷听到后脸色也是一阵青一阵白,有气却发不出来,因为当时决定牺牲亲孙的人就是他。

    “我老了,这件事你看着办。”老太爷颤颤巍巍的起身,背似乎比之前更弯了。

    顾千城没有上前安慰,只是站在原地目送老太爷离去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过的事付出代价,老太爷当初选择牺牲承意,现在就要承担这个后果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秦寂言就命秦王府的管家,以顾千城的名义向程家三公下战书。

    战书送到程府,秦王府的管家完全不给程家人拒绝的机会,将战书放下便道:“三日后,辰时三刻,顾姑娘会在东林书院敬候三公大驾,还请三公准时出席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程家人面面相觑,一家除了程三公外,全家都是武将,他们完全不懂这战书的含义,一个个扭头看向程三公,希望程三公为他们解惑。

    可程三公此时气得全身颤抖,嘴唇直哆嗦,哪有时间为他们解惑。

    秦王欺人太甚!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