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309针对,程将军其人(书号:13650

309针对,程将军其人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秦寂言最近在户部行走,可因为神女塔的案一直没有破,使得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扇门盯案,顾千城就直接去扇门找人。

    “顾姑娘,你来了。”扇门的人对顾千城很热情,顾千城也算是他们扇门的编外人员。

    “众位好。”顾千城心情沉重,可也不会负面情绪传染给别人,脸上笑容依旧,没有人能看出她此时真实的心情。

    只是旁人看不出来并不表示秦寂言看不出来,顾千城一进来他就发现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你弟弟的事很麻烦吗?”秦寂言今天早上就问了陈老,顾承欢伤得不算重,只是要花时间调养罢了。

    看顾千城身神色凝重,眉眼尽是不快,想必是顾承欢受伤的事牵连很大。

    顾千城没有说话,而是定定的看着秦寂言,没有发觉秦寂言有异样,顾千城暗到道自己想太多,连忙将自己心那一点旖旎压了下去,在秦寂言对面坐下……

    “殿下,你知道程将军这个人吗?”顾千城知道秦寂言时间宝贵,也不和他兜圈。

    “知道。程叙,程老将军之,今年四十三岁,有三五女。妻出自宝山侯府,长、次分别娶同僚之女为妻,五个女儿分别嫁入武将之家。第三喜不喜武,很得万俟侯看重。”秦寂言说的很详细,几乎把程将军一家都查清了。

    “万俟侯?”秦寂言讲了一堆,但重点只有这一个。

    “没错,万俟侯是淑妃的哥哥,周王的舅舅。”秦寂言再次为顾千城科普,可是让顾千城不明白的是,“程将军和有意和周王走近,那他针对承欢干吗?周王会把我这个小人物放在眼里?”

    “你想太多了。”秦寂言双手架在扶手上,往后一靠,“本王有告诉你,程将军羞辱承欢是因为周王吗?”有时候太聪明也不是好是事,因为你的对手没那个脑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什么?”顾千城糊涂了,把秦寂言说得话又仔细想了一遍,仍想不出除了周王以外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顾千城,本王说什么就是什么,你自己不会用脑想一想吗?本王只是告诉你程家的情况,不是告诉你程将军拿承欢立威的原因。”笨起来的时候真不得一般的笨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顾千城这一次抓住了重点,“程将军是拿承欢立威?”就这么倒霉,承欢成了程将军立威的靶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立威,不然你真以为程将军用羞辱你弟弟的办法,来打本王的脸以达到讨好周王的目的?”秦寂言嘲讽的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羞辱我弟弟和王爷你有什么关系。”顾千城没有那么自恋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,你是本王的……”秦寂言说到这里略一顿,双眼直视顾千城,深邃的眸染上复杂之意。

    双眼对视,顾千城的心“嘭嘭”直跳,就好像要跳出心口一样,一时间手脚都不知往哪里摆。

    顾千城好多年都没有这么紧张过,手指无意识的交缠在一起,十指紧扣,哪怕极力掩饰脸上仍有几分不自在。

    秦寂言没有把顾千城逼得太紧,眨眼间便收回视线,不疾不徐的开口,“你是本王的属下,打你的脸就是打本王的脸,虽然迂回了一点,不是人人能看懂,但聪明人都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哦,哦。”顾千城脑一片浆糊。根本不知道秦寂言说了什么,只知道点头,她现在整个人都是懵的,她都后悔死来找秦寂言了。

    她怎么就来找秦寂言了呢?就是去找封似锦,甚至找言倾也比找秦寂言强,他们两个再这么下去,可就真得危险了。

    顾千城有一种夺门而逃的冲动,可是秦寂言不会给她这个机会,秦寂言拿起桌上的茶杯也不喝,而是重重地放下,“你哦什么哦?就程叙那个大老粗,能想出这么迂回的法?”

    “是,是不能。”顾千城的脑越发的乱了,秦寂言在说什么?

    程将军的事?

    对对,她想起来了,秦寂言在说程将军为什么针对承欢?

    顾千城是好孩,不懂就问,“殿下,程将军为什么针对承欢?”再被秦寂言问下去,她就先晕了。

    “本王不是说了立威吗?”秦寂言见好就收,知道顾千城心情不好,也不敢太过撩拨顾千城。

    “言倾在京郊大营经营了数年,军上上下下都很服他,程叙初接手要不杀鸡儆猴,拿什么收服那些老油。”

    “他挑了承欢当那只鸡?”顾千城气得磨牙,他们顾家人很好欺负是吗?

    “对,他挑了你弟弟。你弟弟在军人缘又好,还立过战功,言倾又看重他,最主要的还你们顾家最好欺负。”秦寂言绝不承认,他这是在坑言倾,他说得都是事实。

    像是为了给顾千城添堵一样,秦寂言又补了一句,“东林书院的案一出,全京城上下都知道你们顾家胆小怕事,出了事连自家嫡系血脉都不敢保。”

    顾千城庆幸她没有把顾家当回事,不然她真得会气得吐血,老太爷要知道他当初明哲保身的法害了承欢会不会后悔?

    这世道懦弱不得,懦弱无能者只能被人欺凌至死,退一步就得步步退。

    “我会证明,顾家没有那无能,顾家的孩谁也不能欺负。”顾千城拍着桌站起来,身前顷直视秦寂言。

    “你跟本王说没有用。”秦寂言不为所动,“你要怎么证明?你连军营都踏不进去,你能拿程将军怎样?”

    秦寂言不是看不起顾千城,他说的是实话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拿程将军怎样,还不能拿程家人怎样嘛。程将军认为我顾家当家人无能,护不住家血脉,任意欺凌我顾家人,那我也就找他儿下手。”不要跟她说什么冤有头、债有主,承欢何其无辜?

    顾家当家人懦弱无能,胆小怕事是承欢的错吗?

    在军人缘好,立下战功,得言倾看重是承欢的错吗?

    承欢犯了什么错,程将军要那样欺辱一个孩?

    程将军知不知道,承欢要是再脆弱一点,他可能就此一蹶不振,一生就这么毁了。

    秦寂言不认为顾千城这么做不对,相反他很欣赏,主动问道:“程将军有三个儿,你找哪个下手?”确定目标才好下手。

    “他最看哪个儿,我就找哪个下手。”顾千城眼眸一挑,隐隐有一分不惧天地的狠厉,秦寂言眼眸一亮,眼闪过一抹惊艳。

    顾千城胆够大,不愧为是他看上的女人!

    有这样的胆量,顾千城还会怕什么?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