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291树敌,城门口的那件小事(书号:13650

291树敌,城门口的那件小事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必须是顾承意想太多了。

    顾千城不愿意和景炎走得太近,但没有想过阻止顾承意和景炎来往。

    顾千城不想顾承意误解,认真的解释道:“承意,我不喜欢景炎这人,和你跟他学并不相冲突。

    我不喜欢景炎这人,是觉得他这人心思太多,心机太深,我怕惹麻烦才离他远远的,但不能因此就否认他的优秀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景炎很优秀,不管是为人还是学识都值得你学习和尊重。你以后要入朝为官,就要学学景炎的做派,还有和景炎结交对你有好处,当然不能交往过深,更不能参与他的事。”

    顾承意眉头紧皱,似乎不能理解,“万一景炎大哥,又和之前一样利用我接近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顾承意不是笨蛋,虽然顾千城和景炎都没有明说,可他用眼睛看也明白,景炎大哥并不是真的喜欢他,不过是借他接近千城姐姐罢了。

    顾承意对景炎利用他一事,一直耿耿于怀,虽然平时没有表现出来,可他这句话就能听出来。

    顾千城叹了口气,安慰的拍了拍顾承意的肩膀,“承意,景炎接触你虽然别有用心,可他对你的教导也是实打实的,他这人不宜深交,但也不能交恶。这件事你别往心里去,你们之前怎么交往,以后还是怎么交往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顾承意一脸为难,他怕自己又再次被人算计,万一害得千城姐姐出事就惨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可事,景炎接近你只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,不算什么坏心思,这是很正常的交际手段。”好比她想找一个大人物,不得其门而入,就会从他身边的人下手,景炎这么做并没有错。

    顾承意懵懂的点了点头,也不知他听没听明白,反倒是封家小弟着急了,拉着顾承意就道:“你钻什么牛角尖,景炎大哥虽然利用了你,可也是真心教导你。你看那些经常带女儿来找我娘的夫人,她们不就是想通过我娘,和引起我大哥的注意吗?这又不是杀人犯法的事,大家心里都明白。”

    在人情世故方面,封家小弟比顾承意高出不止一个等级,这个时候就看出封家的教养。封家并不是死读书的人家,也不是不知变通的人家,封家对下一代的教养更像是现代的精英教育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顾承意终于理解,为什么明知景炎大哥利用了他,千城姐姐和封大哥,还和景炎大哥来往。

    “大人的世界真复杂。”顾承意故作成熟的摇头,引得顾千城哭笑不得,却又不知怎么教育顾承意,只得道:“你有空多去封家,找延宸玩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顾承意忙不迭的点头。

    封延宸虽然比他小,可读的书却比他还多,见识也比他强,他是要多多学学。

    封家小弟也很乐意有年龄相仿的玩伴,虽然顾承意比他大,可在封家小弟眼,顾承意差不多就是他同龄的玩伴,两人很聊的来。

    马车外,骑马走在前面的景炎和封似锦,要顾虑马车的速度,根本不可能放开手脚跑,只能慢的晃着,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,话题自然是京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“荣王也算是求仁得仁了,用全家的命,保重了荣王世的地位。”景炎摇头叹息,隐隐有几分惆怅。

    荣王的反击是釜底抽薪,可太悲壮了,差点就坏了他的事。

    “对荣王一脉来说,他的死成全了很多人。”荣王用自己的死,保全了大部分,也拖死了对手,给周王、赵王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景炎不扭头看向封似锦:“我怎么觉得,他只成全了秦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封似锦摇头,眼温和被凝重取代,“荣王没有成全秦王,反倒让秦王处境更难。在这次的事情,秦王独善其身,虽然得到皇上的信任和百官的看重,但他给自己树了两个大敌,而这个对手没有意外的话,已经联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皇上的信任,对他来说还不够吗?”景炎眼眸微闪,似乎想到什么,可他却没有说出来的打算。

    封似锦也没有追问的想法,只道:“皇上本身就信任秦王,锦上添工公有什么用处?除非皇上下旨立储,不然秦王殿下会越来越危险。”

    原本皇上对秦寂言的宠爱,就引得三位王爷不满。好在三位王爷自己内斗个不停,也没有人去管秦寂言,可现在不同……

    经此一事,赵王和周王一定会联手打压秦寂言。

    “立储?立了储又如何?”景炎神色黯然,看着前方……

    立了储,一要会被人害死,先太就是最好的例。

    封似锦也想到了这一点,顿时失了谈性,景炎更是不想再说话,整个人似被悲伤笼罩,阳光洒在他身上,却温暖不了他的心……

    皇储之争,死得最多的不是皇,而是被迁连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一路沉默,直到城门口……

    虽说城门重开,可因为之前的事,进出城门检查得非常严格,整个皇城也是外松内紧,皇上并没有放弃追查幕后主谋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不管是进城还是出城,都要接受严格的排查,按说封似锦的身份摆在那里,他完全有特权,可封家人一向不爱用特权,封似锦也不赶时间,无意与民抢道,按序排队入城。

    进城的人很多,不过守城的士兵效率很高,不过等了两刻钟,就轮到了他们。

    守城的士兵是生面孔,封似锦和景炎不认识他们,同样他们也不认识封似锦和景炎,只是看封似锦一行骑着高头大马,还有辆一看就知价值不菲的马车,猜到他们定是富家、权贵公,便客气了几分。

    封似锦和景炎下马,小厮牵着马上前,两人走在后面,景炎诧异的道:“咦,居然有人不认识你家的马车标志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看到我家马车上标志了?”自从上次在城外出事,封家的马车就再无标志,景炎之前还没有发现,封似锦一提他才注意到。

    “上次的事,查出来了吗?”景炎压低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“草寇。”拿钱办事的人,哪里知道背后主使者是谁。

    这么一说,景炎就明白了,摇了摇头,随人流往城门走,等守城的小兵例行检查马车,只是……

    小兵敢想上前让马车里的人下来,就被人呵住了:“住手。”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