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330 算账,这事本王不管(书号:13650

330 算账,这事本王不管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他来找顾千城有什么事?

    秦寂言会告诉顾千城,他是因为睡不着才来找顾千城的吗?

    当然不会,这话要说出来别说顾千城,就是秦寂言自己也不相信,他从来就不是这么闲,也不是这么无聊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,秦王殿下说:“本王是来告诉你,神女塔的案有了新的进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进展?”顾千城坐正,眼眸微亮,认真倾听。

    “本王让人从有小神女像的那户人家入手,查了他们家十几年前那位失踪姨娘的事。从这里入手发现有好几户姨娘失踪的人家,当家主母都信奉神女,除此之外,本王还发现这些人家非富即贵。”秦寂言轻敲着桌面,看向顾千城。

    秦寂言把话说得这么明白,顾千城还有什么不懂,“你是说有人借神女一事,帮那些正室处理不安分的姨娘,借此交好京官员或者富商的夫人?”

    “没错,从目前查到的证据来看,幕后之绝有有所企图,信奉神女的妇人个个不是普通百姓。本王怀疑他们当初杀死恭亲王一家,肯定是因为恭亲王发现了什么。”秦寂言手上掌握了不少资料,只是凶手一直寻不到。

    顾千城认可的点头,随即又叹了口气,“可惜,我们没有办法看到案发现场,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地下密室那些干尸了,那些干尸是用特殊手法处置而成,如果能查到是哪个地方的秘法,想必能有所突破。”神女塔的案久久没有侦破,顾千城真担心还有举出事。

    “本王派人日夜守在神女塔外,一有情况就会立即通知我们。”秦寂言声音放柔,有股安定人心的力量,顾千城浅笑应道:“有人盯着就不担心会再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除非对方找死,不然绝不会再犯案。”虽说此举打草惊蛇,让凶手沉寂下去,可总比再死人的强。

    普通人家要供养一个读书人实在不容易,就这么死了不是大秦的损失,可对那个家庭来说却是致命的打击。

    顾千城一直知道秦寂言看着冷清,实则是忧国忧民的性,要不然也不会冒着让皇上厌弃的可能,让贤隐居士在东林书院当众提起攻打北齐所需的花费,借此打消老皇帝攻打北齐的决心。

    “皇上有怪你吗?”顾千城心担心,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刹那,秦寂言有一种心花怒放的感觉,他差点就想问:你是关心我吗?

    只是,依秦殿下的骄傲,这话他问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没有,皇爷爷不是不明是非的人。”虽然年纪大了,好大喜功,想当千古名帝,但好歹还没有到昏庸的地步。

    顾千城松了口气,一脸笑意的看向秦寂言,“皇上是真得很喜欢你。”这也就是秦寂言,要换作其他人就算不被皇上杀了,也得被皇上冷待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秦寂言不置可否的冷笑一声,什么喜欢,不过是补偿罢了。

    要庆幸他父王死的冤屈,不然和荣一王样背负谋反的罪名而死,他就会成为第二个荣王世,只能寻找自己看上的人依附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事秦寂言不会和顾千城,他自己可以处理。

    室内有短暂的沉默,秦寂言握着杯,任杯在指尖来回转,即不说话也没有走的打算。

    顾千城等了片刻,没有等到秦寂言开口,只得道:“殿下,之前我让人查了京郊大营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查出了什么?”秦寂言抬眸,幽深的眸好似洞悉一切。

    顾千城也不隐瞒,把参与的那三家全部说了出来,不等顾千城继续往下说,秦寂言就道:“很巧,这三家正好和皇后娘家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所以我想问秦王殿下,要如何处理?”顾千城知道秦寂言和皇后之间存在利益交换,有些事她可以不顾忌皇后,但不能不为秦寂言考虑。

    “此事本王不管。别说不是皇后娘家,就算是又如何?你真以为皇后是我皇奶奶?”秦寂言唇角微扬,隐隐有几分嘲讽之意。

    秦寂言的亲奶奶是老皇帝的元后,只可惜早死了,而且娘家也被老皇帝灭族,秦寂言根本无法得到这一支的助力。

    皇后在众多皇,独独支持皇长孙不是没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客气?”有秦寂言这话,顾千城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“不必客气,连本王的人都敢动,他们胆大了。”秦寂言说得很平常,没有愤怒,没有杀气,可顾千城却无端的惊了一跳,不知是因那句“本王的人”,还是这看似平静实则杀气十足的话。

    一瞬间,顾千城失了说话的心情,静静的坐在椅上,双眼没有焦距看着前方……

    烛光映在她脸上了,忽明忽暗,秦寂言能清楚的看到,顾千城一向坚定的眸染上了迷茫和不知所措,就好像迷路的孩,不知自己的前路在哪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秦寂言很想说什么,可话到嘴边却发现自己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千方万语最终化为一句叹息,他现在什么都不能说,唯一能说的就是他短时间内不会大婚,可这些告诉顾千城又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“好好休息,养足精神,明天随本王去神女塔。”秦寂言一脸淡漠,似有意拉开两人的距离,不等顾千城回头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顾千城扭头看向门外,那里早已没有秦寂言的身影,可顾千城依旧呆呆的看着,就在外面的人以为她会一直看下去时,她突然趴在桌上,掩面泣道:“你到底想要怎样?”

    声音极轻极轻,可秦寂言就是知道他听到了。

    站在阴暗处,看到屋内的女,秦寂言心口一窒,就好像心脏被人狠狠捏住,不是一抽一抽的疼,而是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他想,他又多了一个争夺天下的理由。

    虽然坐在那个位置上,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束缚和不自由,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,只有坐在那个位置上,他才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。

    秦寂言从窗户可以看到,顾千城只是静静的趴在那里,并没有哭泣,这个认知让秦寂言心里好受一些,顾千城比他想像的坚强,这样很好。

    留恋的看了一眼,即使心不舍,秦寂言还是毫不犹豫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现在还不是儿女情常的时候,荣王的死并不是结束,而是另一个开始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