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329承诺,没人敢给她脸色看(书号:13650

329承诺,没人敢给她脸色看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一曲终,顾承欢和顾承意还不满足,两人拉着顾千城要她再吹一曲,顾千城一向宠他们两人,虽然有些累了,可还是再吹了一曲。

    吹埙很耗费体力,忙了一天又一连吹了两曲,顾千城额头沁出一层薄汗,顾承意和顾承欢心里很自责,再不敢叫顾千城辛苦,可也舍不得顾千城走。

    顾承意和顾承欢缠着顾千城讲话,问她可不可以教他们君艺,可不可将他们吹埙,他们想学,以后可以吹给千城姐姐听。

    君艺顾千城自认没有本事教,她只是会并不算好,也就能赢程三公这种半道出家的举,要是和封似锦、焦向笛这种世家弟比,她会败得一塌糊涂,至于吹埙?

    “你们不应该学琴吗?”古琴才是世家公、小姐的首先。

    都是乐器,承意和承欢不排斥,他们只关心,“姐姐会琴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顾千城很老实,她又不是万能的,怎么可能什么都会。

    “姐姐不会怎么教我们?”承意这只小狐狸已经挖好陷阱,只等顾千城跳。

    “小机灵鬼。”顾千城忍不住在他脑门敲了一记,“你们书院有教君艺的夫,你好好跟着夫学。至于承欢,你自己喜欢什么就学什么,不用勉强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埙。”顾承欢回答的爽快,顾千城更爽快:“回头找个先生来教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学萧。”承欢很诚实,既然都不是千城姐姐教,那他乖乖挑自己喜欢。

    “这才乖。”顾千城很满意,当人弟弟还是不要太聪明的好,这样姐姐会有压力的,“时辰不早了,姐姐得回去休息了,你们也早早休息,承意要跟我一起走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顾承意纠结了一把,看到承欢可怜巴巴的样,承意忍痛摇头,“我今晚留下来陪承欢。”

    兄弟二人感情好,顾千城乐见其成,吩咐下人好好照顾两人就走了,关上门还能听到顾承意和承欢在说:“我还以为千城姐姐什么乐器都会,原来不会弹琴呀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会萧。不过没有关系,等我们学会了,可能教千城姐姐,千城姐姐肯定都能学会。”

    要这么贴心吗?

    顾千城一个踉跄,差点摔倒,幸得突然出现一个人,连忙上前扶住她,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顾千城以为是丫鬟,听到这声音全身一震,扭头望去,“秦殿?”一激动,就把简称叫了出来,顾千城懊恼死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秦寂言一愣,顾千城忙道,秦王殿下,对不起,我刚刚太激动了。”

    顾千城的小心脏“嘭嘭”直跳,连忙往四周看去,发现下人已经休息了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?本王不能见人?”秦寂言依旧托着顾千城的手没有放,也没有放的打算。

    顾千城被秦寂言吓了一跳,完全没有想过抽回手,听到秦寂言不满的质问,忙道:“秦王殿下不能见人,这世间就没有可以见人的人。秦王殿下什么时候来的,我怎么没有听到下人说王爷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知道顾千城是故意损她,秦寂言也不在意,大方的道:“本王没走正门,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翻墙就方便?

    这话顾千城没敢说,扯了扯唇角道:“王爷来找我有事?”总是这么半夜三更,突然出现,真得会吓死人的。

    “有事,”秦寂言拉着顾千城往前走,“这里不方便说话,回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走到十几步,顾千城才发现秦寂言握住了她的手,顾千城满头黑线,“殿下,你松手行吗?我不会再摔倒了。”

    拉拉扯扯的这样真的好吗?

    “你不会摔倒,可天这么黑,本王不认识路。怎么,你要过河拆桥?”秦寂言说的理直气壮,前提是:秦王殿下你能别走这么快吗?

    明明是你走在前面带路,你好意思说不认识路?明明一块石头都没有踩到,还能提醒她注意脚下的石头,你真得确定你看不见?

    来到顾千城的院,顾千城先进去把下人清干净,才出去亲自迎秦寂言进来,“委屈殿下了。”

    只是一句客套话,可秦寂言却顺街杆爬,“知道本王委屈就好。”

    进来,发现桌上空空的,秦寂言不自觉地皱眉:怎么没有宵夜?没有面条有碗汤也行呀?

    当然,这种事秦王殿下只会在心里不高兴一下,绝不会说出来,顶多找机会和顾老太爷说一声,伺候顾千城的下人太不尽心了,主半夜回来连宵夜都不准备。

    两人坐下,顾千城给秦寂言倒了一杯,递到秦寂言面前,“殿下,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恭喜你赢了。”秦寂言抿了口水,略略湿了唇,“本王没有想到,你会赢得这么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不是早知道我会什么吗?”顾千城暗指最后一道,绝对是放水的题目。

    “本王不知你会吹埙。”秦寂言想到顾承意两兄弟的话,眉头微皱,“你会这些顾家人也不知道?”

    顾千城原本就怀疑,秦寂言在外面站了许久,听到秦寂言这话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我在顾家如同隐形人一般,殿下觉得我要这屋里吹埙,顾家人能听到吗?”顾千城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给出一个错误的暗示。

    她这个院离顾家主宅很远,走路的时候至少要走一刻钟,按她以前在顾家的处境,她就是死在院里,顾家人也听不到。

    果然,秦寂言不再追问,微微闭眼,掩去眼的心疼:顾家是有多忽视顾千城,才会对顾千城一无所知?

    不过这样也好,要没有顾家的忽视就没有今天的千城,也没有慢慢挖宝的乐趣。

    “以后,在顾家你想做什么都无需顾忌旁人。”这是秦寂言对顾千城的承诺,顾千城是有他保护的人。

    “谢过殿下。”顾千城并没有起身,秦寂言这个承诺对现在的她来说,并没有多大的用处,在顾家,已经没有人能给她脸色看。

    顾千城在意的是,“秦王殿下,你来找我有事吗?”

    事?

    秦寂言着实愣住了,他来找顾千城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