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321感慨,武家的底蕴(书号:13650

321感慨,武家的底蕴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321感慨,武家的底蕴

    封似锦和贤隐居士的出现,意味着比试正式开始,虽然东林书院的院长,对贤隐居士的到来很意外,但他没有权利说什么。

    秦王殿下早就说了,他会请一个仲裁人过来,院长早就留了位置,只是没有想到仲裁人会是贤隐居士,他的得意弟封似锦也一同前来了。

    书院院长、顾千城、景炎还有程家三公纷纷给贤隐居士见礼,顾千城和景炎态度不变,程三公虽然面上没有过多的表情,可心里却是越发的不安。

    顾家居然把贤隐居士请来,这是有必胜的把握?爷爷说让他不要赢得太难看,适当的放水,免得把顾家得罪到死。现在看来他能不能赢还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贤隐居士请坐,众位请坐。”书院院长没有料到封似锦会来,台上少了一个位置,好在顾承意聪明,回去的时候乖乖的站在顾老太爷身后,把位置让了出来。

    封似锦就在承意的位置上坐下,正好坐在景炎和顾千城间,朝景炎点头致意后,封似锦就对顾千城道:“千城不必紧张,贤隐居士是我的师父,他为人洒脱,不拘小节。”所以,不要受那些学的言论影响。

    “谢谢,我不紧张。”顾千城螓首轻抬,眉眼间一片详和,确实是不受学们的言论影响,封似锦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东林书院的院长请贤隐居士说两句话,贤隐居士摇头拒绝了,“老夫和大家一样,都是来看比试的,时辰不早了,不如就让两位直接比试如何?”比完了,他好早点走人,昨天秦王殿下送来的礼物,和弟孝敬的薄礼,他还没有看完呢。

    有贤隐居士这话,书院院长也不再多说,底下的学们也是闷不吭声,乖的就像在课堂上,一个个正危襟坐,想要给贤隐居士留下一个好印象。

    要是能得贤隐居士看,收为弟,成为封似锦的师弟该多好。

    可惜,他们只能想想,贤隐居士很早就不再收弟了,想要成为他的弟,除非才学人品皆在封似锦之上。

    封似锦虽有封家这个后台,可他本身的才学、人品皆是上上之选,想要找一个在才学上胜过封似锦的人,不是一般的难。

    比试正式开始,顾千城和程三公同时起身,朝贤隐居士与院长行礼后,便各自去换衣服了。

    顾千城和程三公比试艺,几乎每一场都要换一套衣服,顾千城和程三公第一场要比的是礼。

    君艺,礼、乐、射、御、书、数。《周礼?保氏》有记载:“养国以道,乃教之艺:一曰五礼,二曰乐,三曰五射,四曰五驭,五曰书,曰数。

    五礼,即吉礼,用于祭祀;凶礼,用于丧葬;军礼,用于田猎和军事;宾礼,用于朝见或诸侯之间的往来;嘉礼,用于宴会和庆贺。

    如果五礼全部要演示一遍,那一天的时间都不够,书院院长客气的寻问贤隐居士的意见,嘴上说只是来看比试的贤隐居士,很不客气的拍板只演示吉礼。

    吉礼是五礼最隆重,也是最复杂的,贤隐居士让两人演示吉礼确实足够了,旁人都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当然,就是有意见,这个时候也是不敢提,在场的人就数贤隐居士名声最大,旁人没什么可说的,这很公平。

    程三公知道贤隐居士是为了顾千城而来,不过他相信贤隐居士的为人,绝不可能做出偏帮的事来,所以他一点压力也没有。

    可程大少和二少不同了,这两人拳头握得“嘎吱”作响,本就带着凶相的五观,此刻更加可怕,比顾千城这个女还要突兀。

    要不是有程三公多次警告,进入比试场就不许说话,不许乱动手,程大少早就气得捶桌了。

    程三公去书院准备的房间换祭祀用的礼服,程大少和程二少也跟了进去,程大少实在憋不住,“三弟,这比试我们不比了,他们摆明了是欺负人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欺负人。”程三公看着早已准备好的礼服,附和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王殿下早就准备就好了,就是不知顾家是不是知道贤隐居士出现,知道比试的要求?

    程三公想太多了,顾千城还是很有运动家精神的,程三公不知道的事顾千城也不知,所以她看到屋内的礼服,也是惊了一跳。

    秦王殿下果然有心了。

    祭祀用的礼服是正装,光穿上这套衣服就得花两刻钟,还要带上一应配饰,等到顾千城装扮好出来,已是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这半个时辰众人也不无聊,因为贤隐居士在那里讲学,没有提前准备的即兴讲学,讲的正君艺。

    贤隐居士是真正大才之人,众学听得如痴如醉,就连院长亦是频频点头,见到下人来报说三公和顾千城换好衣服,请众人前往正殿时,院长和众学不自觉的皱眉,有些不满两人打断贤隐居士的讲学。

    “今日并非为了讲学,两位小友的比试要紧。”贤隐居士丝毫没有被人打断的不悦,简单的总结后,便把主场留给顾千城和程三公。

    东林书院没有祭祀的礼殿,顾千城和程三公只能在书院正殿,向书院院长和贤隐居士演示吉礼。

    礼服古朴大气,无论是程三公还是顾千城,换上礼服后都像是变了一个人,尤其是顾千城,在繁重的礼服的衬托下,整个人贵气不凡,面无表情的样隐隐流露出上位者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姐姐穿这身衣服真好看,我都不敢认姐姐了。”顾承意一脸吃惊,顾老太爷亦是眼也不眨的看着顾千城,眼是毫不掩饰的欣赏。

    能压得住正服,没有被衣服抢了风头,他这个孙女不简单,只是不知她到底懂不懂吉礼?

    在顾老太爷的印象,他们顾家好像没有人会这么隆重的古礼,顾千城要是懂的话,那她是是从哪里学来的呢?

    那些被烧掉的书里?

    如果是的话,那他还真是小和瞧武家了,武家恐怕比他想像的还要有底蕴,只可惜现在什么都不剩了。

    在顾老太爷感慨时,贤隐居士上前检查了两人的装扮,确定无误便轻轻点头,退回席位上。

    而此时,比试真正开始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