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316出力,殿下不高兴(书号:13650

316出力,殿下不高兴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顾家就像一个筛,到处都是洞,顾家的事根本瞒不住有心人。别说秦寂言,就是言倾也知道景炎住在顾家的事。

    言倾虽然常年在军,可京的事多少他也知道一些。

    景炎与封似锦交好,在京城名声响亮,言倾怎么可能不知道。只是,让言倾不能理解的是,景炎为什么会住在顾家?

    要说景炎住进顾家没有目的,只是单纯的看顾承意,受顾承意的邀请住进去,言倾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顾家在京的名声不是一般的差,景炎住在顾家不仅得不到一丝好处,反倒会因为顾家而名声受损。

    景炎再看重顾承意,也不会为了顾承意,而牺牲自己的名声。可是,景炎住进顾家到底有什么目的?

    言倾想了许久也没有想明白,只得把这件事搁在心里,同时把景炎这个人记住了,准备等空闲下来,就去查一查景炎这个人。

    封似锦算是最了解景炎的人,他对景炎入住顾家的事一点也不吃惊,景炎从来都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。千城越是抗拒,他越是会想方设法出现在千城面前,然后博得千城的好感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,景炎以前无往不利的招术,在千城身上有没有用?

    秦寂言是三个人反应最大的,秦寂言查过景炎,虽然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信息,可秦寂言对景炎的忌惮却不减反增。

    景炎绝不像他表现得那般君。

    “笨女人,你引狼入室了知不知道?”秦寂言有那么一瞬间,有冲到顾家去找顾千城的冲动,可最后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因为,他今晚要见一个很重要的人。

    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两刻钟,秦寂言将手上折合上,转身走出书房。

    一黑色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,“殿下,您的信。”

    漆封的信落到秦寂言手里,秦寂言确定封口无误才撕开,信上只有一行字:时,朱雀大街老潭面馆。

    没有落款,没有身份标志,秦寂言皱眉,下一秒却发现手上的信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磷粉?”秦寂言眉头微皱,张开手任手上的信纸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“殿下?”暗卫担心地看了秦寂言一眼,秦寂言摆了摆手,“退下。”

    临时改变见面的时间和地址,秦寂言虽然担心事情有异,可还是选择去见一见。

    十五年前的活口实在不找,哪怕明知是陷阱他也要亲自看一眼才能甘心。

    不顾下属的劝阻,秦寂言换上夜行服,准时出现在朱雀大街。

    今晚无月,整个皇城漆黑无比,朱雀大街更像是张着大嘴的黑怪,等着被诱拐的孩送上门。

    秦寂言在朱雀大街口站了片刻才往里走。

    老潭面馆在朱雀大街最底端,那个位置是一个死角,走进去就只有一条出路,秦寂言不得不谨慎,而暗卫更是提心掉胆,他们都觉得这是一个陷阱,用先太的事引殿下出来的陷阱。

    可是,即使明知是陷阱秦寂言也会过来,因为先太的死是秦寂言心一道无法抹灭的伤,哪怕只有一丝的可能,秦寂言也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朱雀大街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,甚至连一点风声也没有,秦寂言步轻快,每一步迈的幅度都差不多,很快就走到了老潭面馆。

    老潭面馆除了在朱雀大街最里面,再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暗卫也没有发现有人埋伏。

    秦寂言在老潭面馆前站了数秒,试着推了推门,门没有锁。秦寂言眼闪过一抹深思,抬腿迈入。

    面馆里面伸手不见五指,秦寂言关上门,取出一颗鹅卵石大小的夜明珠。

    夜明珠的光芒柔和不刺眼,五步内可以视物。秦寂言借着夜明珠在老漆面馆转了一圈,并没有找到约他的人,只得踏上阁楼。

    朱雀大街的铺都一样,有两层,底下开店,上面的阁楼可以住人。

    老旧的木梯似承受不住秦寂言的重量,每走一步木梯都“嘎吱”作响,可就是这么大的响动都没有人出来。

    秦寂言怀疑自己被骗了,可他已经走到这里,不上去他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咚咚……”秦寂言来到阁楼,推开门,浓郁的血腥味扑鼻而来,秦寂言脸色一变,快一步上前,只见一俱男尸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来晚了一步。”秦寂言飞快的扫了一眼屋内,没有发现任何异常,更不用提凶手的影了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秦寂言话落,木梯再次发出不受重负的嘎吱声,紧接着两个暗卫出现在阁楼上,“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查一查。”秦寂言握着夜明珠后退一步,两人暗卫上前将屋内点亮。

    暗卫是检查的老手,没有破坏阁楼的布局,却把可疑的地方都查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殿下,凶手没有留下任何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,死者只有脖有一道剑伤,凶手绝对是武功高强之辈。”

    “死者死前似受了惊吓。”

    秦寂言毕竟管着扇门,手底下的人多少也跟着学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殿下,你看……”检查尸体的暗卫,抓起死者的手,指着地上血痕。

    “キ”

    死者手心下有一个用鲜血写的字,不,应该说是一个符号,因为他们不认识“キ”这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秦寂言摩挲着下巴,“凶手的名字?还是想要告诉本王什么?”

    暗卫知道秦寂言并不是问他们,他们不需要回答。

    两人继续自己的工作,只是除了那个符号外,他们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消息,顶多只能肯定死者面馆的主人。

    “殿下,什么也没有,此人也不像练家,手上只有揉面留下的老茧。”暗卫双手抱拳,立在秦寂言面前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人死了,留下一个莫名其妙的符号,秦寂言没有留下来详查的打算。

    秦寂言转身离去,可让他想不到的时,就在他走出朱雀大家时,老潭面馆起火了……

    没有任何预兆,火舌冲上半空,将老潭面馆吞没。秦寂言脚步一顿,转身看向老潭面馆的方向……

    秦寂言没上前,也没有报案的打算。要让人知道他堂堂皇长孙,半夜出现在一家小面馆,一定会引发震动。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