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308进展,军营里的是非(书号:13650

308进展,军营里的是非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顾千城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,可顾承欢依旧摇头不肯说,“姐姐,我的腿已经没事了,大夫不是说休养半年就能恢复正常吗?我们不提这事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顾千城有自己的坚持,“承欢,要不要计较不是你说了算,你不肯说我自己去查,既然是发生在军的事,要查起来想必不会太难。”

    顾千城起身欲走,顾承欢飞快地攥住她的衣摆,“姐姐,不要去查。我说,我全说……”

    顾承欢说得又快又急,好像在怕什么一样。

    顾千城心一软,放缓语气,“承欢,姐姐不是逼你,姐姐只希望你明白,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一个人扛,我们是一家人。”顾千城坐下来,帮承欢把被拉好,无声给他安慰。

    承欢受了委屈,她哪里不知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知道我们的新统领吗?”顾承欢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“知道,一位姓程的将军。”顾千城捏被的手一顿,抬头看向承欢,却见承欢双眼呆滞,一脸苦涩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的腿就是程将军打断的,”承欢的眼珠像是定住一般,一动不动,可双行清泪却从他的眼角滑下。

    “今天练习时,他夸我拉弓射箭的本领是这一批新兵好的一个,要我出来给大家做示范。我演示时不知怎么一回,射出去的箭突然歪了,没有朝箭靶飞去反倒射向一旁,差点射了程将军的亲兵。我当即跪下来请罪,说这是失误,可程将军却一口定,说我对同僚下杀手,我不认辩了一句,他就踢了我一脚,我在地上趴了许久才起身,刚起身他就拿手的长枪打我的腿,说我这样的人没有资格站起来,就该跪在地上过一辈。”

    想到自己受到的羞辱,顾承欢没有哭出声,可眼泪却越流越多。有些事不能告诉姐姐,他一个人承担就好了。

    顾承欢双手悄悄握成拳,哽咽的道:“姐姐,我不服,我没有对同僚下杀手,我明明是对着箭靶射的,可不知道为什么,那枝箭就射歪了。”

    顾承欢心里委屈、愤怒,可更多的是无奈,因为他有错在先,而他惩罚的他的人又是皇上亲信,他根本不敢和家里人告状,更不敢说出他被人当众人羞辱的事。

    之前爹娘问起他为什么会受伤,他也只说是和同僚打架,他爹娘甚至亲姐姐听到这个理由后一点都不怀疑,甚至还责怪他太冲动了。

    打架?除了腿和心口外,他其他地方都没有伤,他爹娘到底是有多瞎,才会认为他是真得打架受的伤?

    种种委屈涌上心头,快要把顾承欢压垮了,要不是顾千城问起,让他把心里的委屈说出来,顾承欢这伤半年怕是好不了。

    郁结于心,会短命的。

    顾千城没有说一句安慰的话,她只是陪着顾承欢,任承欢哭出来、抱怨出来,直到他哭够了,说够了,才将打湿的帕递给他,“擦擦脸。然后好好睡一觉,其他的事不要想,有姐姐在。”

    这事一看就是有程将军故意设局陷害承欢,别说承欢没有伤到程将军的亲兵,就算承欢真得误伤了程将军的亲兵又如何?需要严重到打断承欢的双腿吗?

    那位姓程的将军难道不知道,双腿残疾对一个少年来说是多大的打击?

    “姐姐,不要去找程将军,这件事是我有错在先。”顾承欢发泄一通心情好了许多,拉着顾千城的衣摆不让她走。

    “是非对错没有表面那么简单,这件事你别管姐姐会去处理。”为了不让承欢担心,顾千城又补了一句:“承欢,姐姐不是鲁莽的人,就算要找程将军算账,也不会傻愣愣的打上门。”

    “真得不会吗?”承欢很怀疑,打上门这种事挺像他家千城姐姐的作风。

    “我有那么没脑吗?我孤身打上军营那不是找打嘛。”顾千城眼杀意肆起,可面上却依旧是平和的笑,不叫顾承欢看出她的愤怒。

    “承欢,你在家好好养伤,程将军这件事我会帮你查清楚,定会还你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顾千城这一么说承欢才下放心来,无法打消顾千城查这件事,承欢只好建议道:“姐姐,如果可能的话,你最好查一查我用的那张弓,那张弓太奇怪了,我本来是藏在身上的,可后来痛晕了就发现那张弓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顾承欢不是一个没有成算的人,相反他很细心,奈何他这次遇到专门找他麻烦的人。

    “好,听承欢的,咱们就从那张弓查起。”顾千城心已有计划,不过顾承欢的意见还是要采纳的。

    顾千城又陪承欢说了一伙话,见承欢面露疲累便出去让他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一出门,大管家就迎了上来,“大小姐,军有消息传来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虽然听承欢说了,可顾千城知道承欢肯定隐瞒了一些。

    果然,大管家派人查来的消息,和承欢说得差不多,但承欢漏了一点,那就是他被程将军踢倒在地时,那些人为了羞辱他,在他头顶上撒尿,他因为不堪受辱才强行站起来,却不想刚站起来,就被程将军打断了双腿。

    承欢被送回来时,已经收拾干净了,他们根本看不出承欢受了多大的污辱。

    顾千城终于明白承欢为何怕她查这件事,也明白承欢宁可一个人承受也不说出来的原因。

    顾千城气得全身颤抖,死死咬住唇才压下到嘴的咒骂。

    “封口!我不希望这件事有其他人知道。”虽然军的人都知道承欢受了羞辱,但不能再扩散。

    “小的明白。”这事不用吩咐大管家也会办,“要不要告诉老太爷?”

    “老太爷问起就说,没问就算了,这种小事不要劳烦他。”说了又怎么样,老太爷当初宁可牺牲承意也不敢得罪东其侯,现在又怎么会为了承欢,得罪握有实权的程将军。

    承欢的仇,她会报!

    “小的明白。”大管家松了口气,他真怕夹在老太爷和顾千城间左右为难。

    顾千城大步往外走,对跟在身后的大管家道:“准备马车,我要去扇门。”

    程将军此会顾千城一点也不了解,与其花时间去查,她不如找秦寂言,反正秦寂言也知道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小的这就去办。”大管家应得很大声,他就知道大小姐是有办法的。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