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296习惯,本王一样能给(书号:13650

296习惯,本王一样能给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顾千城着实是饿了,半碗面条很快就吃完了。顺手接过秦寂言递来的半碗面汤,顾千城也不嫌弃,小口小口就喝完了。

    习惯,果然很可怕。

    秦寂言很满意,破天荒的不等顾千城动手,自己就把碗筷放到门外去了。

    顾千城从秦寂言起身拿碗的那一瞬间,就直直地盯着他,直到秦寂言回来,顾千城都没有收回自己的眼神。

    秦寂言被鬼附身了?居然从冷艳、高艳的亲王变身居家好男人了?

    “怎么?本王脸上有东西?”秦寂言提起茶壶倒了两杯水,将其一杯递到顾千城面前,“喝水。”

    “谢……谢。”顾千城惊得回不了神,本能地握住茶杯,看秦寂言的眼神,就像看外星人。

    “看够了吗?”秦寂言抿了一口水,略略将唇沾湿,便将杯放下。

    “嗯。看够了。”顾千城低头,双手紧握住杯,飞快地喝了一口水,借此掩自己的尴尬。

    她一定是看错了,秦寂言怎么可能会这么居家?

    顾千城如同小鸡哆米一样,不停地点头借此来说服自己,看得秦寂言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咚咚”秦寂言在桌上敲了两下,提醒顾千城集注意力,“本王今天来找你,是想问你明天可有空?”

    “明天?有的。”顾千城脑依旧呆呆的,木木的将手的杯放到一旁,以免被自己不小打碎。

    “很好,明天随本王去神女塔。”

    “神女塔?有新发现吗?”说起案,顾千城的脑瞬间灵活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神女塔下面有一座密室,密室里有十几俱干尸,被人封在坛里。”秦寂言眼眸微眯,似很疲累。

    顾千城明亮的眸略略暗了几分,没有不识趣的寻问干尸的事,而是点头道:“我明天在城门口等殿下,殿下什么时候出发?”

    “不必,明天辰时三刻,本王来接你。”秦寂言不容拒绝的说道,不知出于什么心理,秦寂言又补了一句,“这起案迁连越来越广,已惊动了圣上,需尽快办理。”

    所以秦寂言来接顾千城,并不会给顾千城带来麻烦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顾千城点了点头,又问道:“查出死者的身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十俱干尸,其七俱干尸的身份已确定,她们是几户大户人家失踪的小妾,其他人身份不明,官府没有接到报案。”

    对许多人家来说,小妾就是一个玩物,是主人的私有物,死人也没有人会管。大户人家失踪一两个小妾,根本不会报案,使得案非常难查,秦寂言手上也没有太多的线索。

    “神女庙还真不简单。”顾千城心下微惊,转而想到神女像的事,“殿下,小的神女像你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找到了,今晚来得匆忙,忘了带来。”秦寂言不是忘了,他是根本没有想到,他今晚会来找顾千城。

    秦寂言是从宫里出来,听到属下说顾千城回京了,他便直接来顾家等顾千城了,根本没有时间去拿神女像。

    “哦,那明天我们从神女庙回来,再去看小神女像。”这么一来,秦寂言也不用带来带去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寂言应了一声,随即靠在椅上,双眼落在顾千城身上。

    不是探究,不是打量,不是审势,更不是什么深情凝望,秦寂言双眼平静,就这么看着顾千城,没有任何意思。

    刚开始顾千城还能不在意,可长时间被人一瞬不瞬的盯着,真得很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殿下,你……”还不走?

    后面三个字还没有说出来,就被秦寂言截了话:“对了,户部的钱庄已经在筹备,没有意外的话,这一两个月内就能办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真得?”事关自己的收入,顾千城立刻忘了赶秦寂言走的事,“皇帝同意了?有人愿意出银入股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圣上同意了。”秦寂言把玩着手旁的杯,慢不经心的道:“银的事你不用担心,很快就能筹齐。”按顾千城的思路,户部开的这家钱庄就是无本的买卖,没有人入股他全吃下都可以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钱庄开起来,以后做什么都方便了。”顾千城和秦寂言也熟了,说话也就没有那么多顾忌。

    “是呀,有了银做什么都方便。”不管是拉拢人,还是养兵马,都需要银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话题不宜在明面上谈,两人很默契的打住。秦寂言转而说起,最近京城的动向,同时提醒顾千城,这段时间离赵王府远一点。

    “不管谁请你,都不要踏进赵王府大门。”秦寂言严肃警告,以免顾千城看在情份上,做出对自己不利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雪送炭的事,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做的。

    “本王倒不担心你,本王担心顾家人。”秦寂言放下杯,“告诉顾老太爷,顾家不是赵王府正经亲戚,一个妾室的娘家人,别上门攀亲戚。”

    秦寂言这话说得半点不客气,可也是事实。

    顾千城叹了口气,问道:“千雪会不会成为世正妃?”她怕赵家拿世正妃之位,来诱惑顾国公。

    顾家没有可拉拢的价值,但是顾家身后的顾贵妃和五皇有。

    老皇帝只剩下三个儿,三个儿只有五皇没有失圣心,要是五皇和顾贵妃寻机在老皇帝面前,为赵王说好话,赵王也许会比周王更早获得自由。

    秦寂言没有立刻回答,而是滑了滑左手拇指上的扳指,片刻后才道:“让顾老太爷等等,本王答应的事一定会做到。”

    赵王府能给顾家的,他一样能给,还不需要顾家冒险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有秦寂言这个承诺在,顾千城就不担心顾家人作死了。

    老太爷在顾家可是说一不二的主,顾国公和顾夫人还不敢挑衅老太爷的权威。

    两人聊了大半天,秦寂言看时辰不早,便打住了话题,叮嘱顾千城早点休息,明天等他亲自来接。

    顾千城没觉得这话有什么不对,点头应下,等到秦寂言走了,才觉得那句“好好休息,明天本王会亲自来接你。”怎么听,怎么不对味。

    “是我想太多吗?”顾千城躺在床上,双眼睁得大大的,怎么也睡不着。

    秦寂言今晚真得很奇怪!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