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278不满,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(书号:13650

278不满,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顾千城不配合,景炎一个人摆贵公的架也摆不起来,试探了几个回合后,见顾千城依旧不为所动,景炎就知道顾千城不是一个好胡弄的女人。

    景炎一早就知道顾千城不好惹,可没有想到她这么难缠,他虽用计让顾千城主动上门,可谈话时却仍然让顾千城掌握了主控权。

    早知道这个女人这么难缠,他绝不会费心思,千方百计的让她主动上门,他直接找上门把事情说清楚就行了……

    结果,他费了心思和精力,效果却是一样的,仍然是他上赶和顾千城说事。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顾家怎么教你的。”景炎忍不住感慨了一句,顾千城端起桌上的杯,轻轻的抿了一口:“顾家没有教我。”至少这个顾家没有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相信,你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。”景炎一点也不客气,就差说顾千城太尖锐,处事不圆滑了。

    顾千城半点不恼,放下杯道:“我一向见人说人话。”见鬼当然就是说鬼话了。

    景炎是聪明人,绝不会自讨没趣的问顾千城,他是人还是鬼。

    景炎轻咳一声,知道自己在顾千城手讨不到好,便不再拐弯抹角,直言道:“你母亲的棺木在我手上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顾千城手指微僵,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“你不问原因吗?”这下换景炎不解了,倾身上前,试图拉近两人的距。

    “没有必要。”顾千城双手交叠,身微微往后,默默地拉开两人的距离,“武家人不希望我母亲的尸骨,埋在顾家陵园,那么要埋在哪里,自然由武家人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,那封信不是武家人写的吗?”景炎不认为顾千城是别人说什么,她就信什么的人。

    “那封信绝对是武家人写的,旁人不会写那么找死的信。”顾千城神色淡然,却透着一股自信。

    “哪里找死了?”景炎追问了一句,一开口他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“那封信,你看了。”顾千城不是疑问而是陈述,饶是景炎再能装,这个时候也不免有些尴尬……

    “非君所为。”顾千城不客气的点评。

    “咳咳,特殊情况,只此一次。”景炎必须保持自己君的形象,正人君做事更方便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顾千城不屑的冷哼一声,摆明是不信景炎的话。

    有一就有二,景炎不是第一次看别人的私信,也不会是最后一次。

    景炎颇有几分懊恼,可偏偏这种事他不好一再解释,只能认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肯定那封信,就一定是武家人写的?”那封信写得太像假信了,景炎都差点想代武家人重写一封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那封信暴露出去,有点脑的人都不会相信,那是漠北武家人写的信,只会认为那是有人陷害武家。”

    日明当空什么的,不要太直接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景炎被噎了一声,无奈的摇头,“你们武家人的思维真奇怪。”冒这么大险,就为了送一封信,这还真是找死。

    “不奇怪。”顾千城一点也不认为,武家人冒这个险有什么错,“我想你和武家应该没有什么交情,武家人似乎也不是很相信你?”

    真要相信就不写一封,把把柄送给对方的信。

    景炎要有一点坏心思,那封信就到不了自己手上,同样武家人也会知道景炎此人不可信。

    武家从大家族落到发配漠北,怎么可能不谨慎。

    “只是一封信,你就能看出这么多?”景炎看顾千城的眼神,又凝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顾千城的心思还真深,难怪能得秦王重用。

    顾千城摇了摇头,“没有,在不知道我娘的棺木落在你手上前,我只有一个大概的推断。”换言之,是景炎的暴露,才能顾千城做出进一步的推断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景炎一滞,到嘴的话最后变成:“有没有人告诉过你,太聪明的女人一点也不可爱。”

    这么不好骗的女人,真得太可怕,看样后面的事他得小心一些。

    密室杀人案他插了一手;虚庾庵白骨坑的案,他也插了手;玉珍阁灵鸟事件他也推了一把;神女塔的案他是不是要收手?

    景炎很认真的思考这个可能,和查当年的真相相比,更重要的是他不能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景炎坐正,气息微敛,好像下了什么重要决定……

    这一瞬间的变化没有逃过顾千城的眼神,顾千城虽然有疑惑却没有开口,而是朝景炎点头,示意他继续……

    话说到这个份上,景炎也不可能再收回,虽有几分不情愿,可还是开口把他义父和武家的渊源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景阳的义名定康,是上任景庄庄主,虽身处江湖却是翩翩佳公,不然也养不出景炎这样的儿。

    景定康年少时曾北上游玩,遇到微服外出被人追杀的太,景定康是个侠义心肠的人,出手救了太……

    之后,两人还结为异姓兄弟,随太一同进京。在京城,景定康遇到了顾千城的母亲武芸,两人两情相悦,太出面为景定康作保,武家也默许了两人交往,只等景定康回江南,请父母前来提亲。

    太要去江南公干,景定康便决定与太一道,保护太也回去和父母说这事,请父母进京提亲,可不想……

    景定康离京不到十日,赐婚的圣旨就下来了!

    圣上赐婚,武家还根本不敢说不。而这个时候又传来太和景定康,在江南下落不明白的消息,武家人手忙脚乱,等到景定康与太平安从江南回来时,佳人婚期已至,嫁的人却不是他。

    武芸按圣名嫁入顾国公府,景定康黯然离京,独自一人回到江南,为了武芸终生未娶。

    “生不同裘,愿死同穴。我义父死前最大的心愿,就是能与武夫人同葬。”说到最后,景炎的心情也大受影响,重重地叹了口气……

    每每想到义父与武夫人的错过,景炎心里都堵的慌。

    造化弄人!

    抬头看向顾千城,却见顾千城神色淡淡,丝毫没有被打动,甚至眼还有一丝不满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