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270讨论,到底哪个是正事(书号:13650

270讨论,到底哪个是正事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老太爷和顾千城都是聪明人,谁也不敢把对方逼得太紧,就怕鱼死网破,谁也占不到好……

    不管心里怎么想,至少这一次祖孙二人的谈话,表面上是非常成功与和谐,大家各退一步,谁也不强迫谁。

    可事实上,他们只是把矛盾往后压了,日后暴发出来,不知会怎样……

    不过,这对顾千城来说已是最好的法。能拖一时是一时,顾千城还没有自恋到,认为言家非她不可,她和言倾压根就没有见过面……

    放下一桩心事,不用担心自己随时会被人嫁掉,顾千城也就有更多的时间,放在神女塔的案上了。

    神女塔的案没有头绪,没有证据,只有几个目击证人,而目击证人的话也不知是真是假?

    顾千城越发越觉得这案的重点,是在神女像上面,或者说是神女像的眼睛……

    明明只是一尊石像,可那双眼睛却有催眠的效果,这个真得值得要好好查一查。还有京城的那些神女信徒,不知她们手上的神女像有没有催眠的效果?

    “现在只能等秦王殿下,去弄到一尊小的神女像来了。”顾千城手的笔,有一下没一下的在纸上胡乱写着,一个个人名跃然纸上……

    这是顾千城的习惯,喜欢把和事件相关的人一一写上,然后用已知线索将其一一串联。

    顾千城没有在纸上写死者的名字,她写的是神女像、舞阳郡主、恭远王夫妇、失踪侍女、神秘人。

    这个神秘人是指和舞阳郡主起争执的人,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舞阳郡主的父母,也就恭远王夫妇的死,恐怕和神女像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许是职业的原因,顾千城对所有“意外身亡”事故,都持怀疑态度,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十几年前的事,要取证实在太难了!”顾千城无力的趴在桌上,双手抓着头发,希望自己迟钝的大脑,能聪明一回,结果大脑没有聪明,反倒听到一个不应该在这个时候,在她房里出现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太难?”

    冷漠、低沉而圆滑,这声音不是……

    顾千城猛得回头:“秦王殿下?”怎么来了?而且又是晚上?

    秦寂言属夜猫的?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寂言被顾千城直愣愣的眼神,看的有些不自在。轻咳了一声,秦寂言无视顾千城错愕的神色,拉过一旁的椅,在顾千城身旁坐下。

    “在写什么?”秦寂言自然地接过顾千城手上的纸看了起来,这一看立刻让他忘了尴尬,神色凝重的道:“这是你写的?”顾千城什么都不知,居然就能怀疑起恭远王夫妇的死,真不简单。

    说完,也不等顾千城回答,拿起桌上的炭笔,嫌弃的看了一眼,却没有将其丢弃,而是拿着笔指着顾千城写的人名一一研究起来……

    那神情、那动作,自然的就好像这是他的书桌,半点也不觉得自己突然走过来,抢人家手上的东西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顾千城愣愣地看着秦寂言,一时竟忘了说话。

    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,秦寂言全心的投入到工作,心思全部放在手上那张纸上,把自己的来意给忘了。

    秦寂言用炭笔在纸上补充顾千城不知道的事件,虽然第一次用炭笔很不习惯,可秦寂言写出来的字却依旧劲透有力,每一个字都俱有风骨,一看就知道练了许多年。

    皇长孙不好当呀。

    顾千城忍不住感慨,不过很快她的注意力,就被秦寂言写的东西给吸引了,秦寂言写的都是她不知道的事情,却又符合她的推断……

    “恭远王夫妇的死,真得不是意外?”顾千城挪了挪身,和秦寂言靠得更近,好方便说话。

    秦寂言点了点头:“虽然所有的证据都显示,恭远王夫妇的死是一场意外,可事实并不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秦寂言手的探笔指向顾千城写的“神秘人”,在三个字上画了一个圈:“你的推断没有错,不过本王怀疑这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个组织。”

    秦寂言将“人”字涂掉,在圈里写了“组织”二字。

    “本王让人查了,恭远夫妇出事的那段路。那段路三十年来,遇到无数的暴风狂雨,可从来没有塌过,恭远王夫妇出事那一天,虽然暴雨倾盆,可在此之前、甚至之后都有更大的暴雨,可那段路却从来没有出过事。”事情太巧,巧合到让人无法不怀疑。

    顾千城本身就怀疑,现在听秦寂言这么一说,就更加确定了,同时指出另一个问题:“还有一个很大的疑点,恭远王夫妇为何会选择在雨天出行?恭远王夫妇不可能不知雨天出行的危险,他们在京城没有什么事,就算有事也不用在暴雨倾盆的时候赶路。”

    有时候没有一丝破绽,本身就是最大的破绽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没有错。本王让人查了那天的事,京城没有人找恭远王,他们夫妇完全没有必要赶回来。”有了前面几起案的实践,秦寂言现在查案的水平涨了不止一个点,行事也更老辣,顾千城想到的事,他早就去查证了。

    秦王殿下成长得太快了。

    顾千城可以肯定,再这么下去她很快就会失去可用价值……

    不过,这种事不可避免,毕竟她的专长不是破案,她是法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秦寂言说了半天,发现顾千城一点反应也没有,转头看去就见顾千城在发呆。

    “啊?没事……”顾千城吓了一跳,连忙道:“我在想案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秦寂言摆明不信,顾千城刚刚那一闪而过的落寞,可不是想案。不过顾千城不想说,秦寂言也不会追问。

    “想出了什么没有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顾千城一脸尴尬,她能说她走神了吗?

    “想不出来就别想了。”秦寂言勾唇轻笑,微微侧头,与顾千城靠得更近,眼角的余光扫到映在窗户上的影,发现……

    两人的影紧紧依偎在一起,头靠头,亲密的无法分开……

    秦寂言唇角轻扬,不知为何心里居然有几分甜蜜,还有几分说不出来的窃喜,以至于让他想起来,他找顾千城的初衷……

    他大晚上的不睡觉了,跑来找顾千城,可不是为了探讨案件的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