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268约见,一个女误终生(书号:13650

268约见,一个女误终生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顾千城和封老爷一出来,就看到倚门而笑的封似锦,看他嘴角的笑容,不用猜也知道,他定是听了许久……

    这是封家,顾千城不好说什么,封老爷也不会给他面,当即数落到:“非君所为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,我有提醒你。”封似锦丝毫没有抓包的尴尬。

    封老爷才不管,继续数落,“非礼勿听我没教过你吗?这个时候你就应该退出去不听,这才是君所为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,我有退出来。”封似锦指指内室的门,表示他刚刚进去过,然后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,不是他偷听,是封老爷和顾千城说话太大声。

    “诡辩。”封老爷瞪了封似锦一眼。

    封似锦不怕老爷,可不想惹老爷一生,老爷一表现出不满,他立刻乖乖认错:“爷爷说得是,似锦知错了。”

    封似锦认错爽快,却绝口不提下次改进一事,一看就是和顾千城一样,不管旁人怎么劝说,心自有自己的标准。

    “孩大了,一个个不听话。”封老爷地剜了封似锦和顾千城一眼。

    顾千城乖乖低头,假装没有听到是在说她,封似锦早就习惯了老爷这套,更是见怪不怪,与顾千城一左一右,将老爷搀扶到膳厅。

    封老爷和封似锦虽不讲究虚礼,但餐桌上的礼仪还是很讲究,至少这两人就不会像秦寂言一样给顾千城夹菜。虽然注意到顾千城近乎夸张的挑食,也没有在饭桌上说什么。

    用完饭后,封老爷以要午休为由,把封似锦和顾千城都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老爷知道顾千城来封家肯定有事,而有些事顾千城不好当着他的面说……

    “爷爷很喜欢你。”封似锦带着顾千城,在封家的花园慢慢走着。

    顾千城点了点头,诚心的道:“老爷人很好,待我像亲孙女。”完全没有把她当外人,尤其是训她的时候。

    封似锦也想到这一出,笑道:“家里没有女孩,爷爷没有教养过女孩,不知道女是怎样的脾气,你别见怪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放在心上。”顾千城看得出来,封老爷是把她当小训了。

    女孩家面皮薄,真要被封老爷训一顿,恐怕此生都无颜来封家,也就是她面皮厚。

    封似锦看了顾千城一眼,知道她说得是真话,便不再劝说,转而说道:“五年之约的事不需要遮掩,你大可告诉顾老太爷,封家许下的诺言,没有什么见不得人。”

    顾千城眼前一亮,郑重的道谢:“多谢大公,大公放心,五年后,千城绝不会以此为由,缠上大公。”

    这种事,也只有顾千城才会毫无顾忌,大大咧咧的说出来,一时间封似锦说不出来是高兴,还是失落……

    封似锦自嘲的道:“我有那么差吗?”让你一再拒绝。

    “封公这是笑话我吗?”顾千城自嘲的道。

    她拒绝只因为两人不般配,而且还是她不配。

    “千城,我以为我们是朋友了。”封似锦特意加重“千城”二字,令顾千城无法拒绝,连忙道:“是我错了,还请似锦公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非要加公二字吗?”无端生疏。

    “你本就是名副其实的公。”顾千城这番赞美并无夸大的成份,封似锦想要谦虚都不行:“公便公罢,不过是一个称呼。你今天来封家,不单单是为了那件事吧?我听娘说,你似乎还有未尽之语?”

    “想找你打听一点事。”封似锦处处表现得如朋友般熟稔,顾千城也无法矫情,“我看你和景炎似乎很熟,景炎那人如何?”

    “景炎?”封似锦着实愣了一下:“你怎么打听他了?你最近见过他?”

    七夕宴后,他娘请景炎来家里,景炎都以备考为由拒绝了,按理景炎不会出东林书院才是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弟弟在东林书院,得景炎公教导,所以才想问问你景炎此人如何?”顾千城知道封家人不喜欢拐弯抹角,便直言到。

    “顾承意?”封似锦记忆力不错,更不用提顾承意当时还卷入杀人案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三叔的儿,在家里养了一段时间后就回了东林书院。我本以为他在书院会跟不上,不想他昨天回来跟我说,景炎公帮了他许多。”

    顾千城这话说得并不隐晦,封似锦听明白了,挑着顾千城想听的说:“景炎的才识在我之上,有景炎指点你弟弟来年秀才不成问题。景炎这人和我脾气相投,算是我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。”

    能让封似锦称为好友的人实在不多,景炎的才识和品性绝对不错,不过封似锦不是笨蛋,看景炎的举动就明白,他另有目的,不过应该不是什么坏心思。

    封似锦继续说道:“景炎的义父认识我爷爷,我爷爷很欣赏他义父。曾听景炎的义父此生就为一女所误,那女……”封似锦说到这里顿了一下,面色有几分尴尬。

    “那女不会和我有关吧?”顾千城指了指自己,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封似锦默默点头,见顾千城不是小性的人,便道:“我爷爷不曾说那女是谁,不过,我从景炎的话,大至能推断一二,景炎义父喜欢的女,应该是你母亲。”

    “我母亲?”顾千城脚步一顿,愣在原地忘了走,“我母亲怎么可能会认识景炎的义父?”景炎是景庄庄主,他义父应该是江湖人吧?”

    “江湖人也会来京城,他们也会结交朝大臣。”封似锦看顾千城傻呆呆的样,不由自地的轻笑出声:“景炎也是江湖人,一样科考。”

    顾千城不会以为,江湖人就是打打杀杀,不受朝廷管辖,不受律法约束吧?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顾千城抚额,自嘲道:“是我先入为主了。”这么说,景炎照看承意是为了她?

    想到秦寂言说,武家凋零,无人可用,根本没有能力在京城活动,顾千城不由自主地多想了……

    能在秦寂言的眼皮底下,藏住她娘的棺木,并顺利把她娘的棺木带走,这绝非普能人能做到。

    看样,景炎这人她是非见不可了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帮我约一约景炎,我想见见他。”顾千城也不瞒封似锦,由封似锦出面,比她直接找上门的好。

    顾千城和景炎,两人都是封似锦认定的好友,封似锦当然不会拒绝:“等我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