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259阴谋,你可以下车了(书号:13650

259阴谋,你可以下车了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关于帕的事,顾千城一上车就开口和秦寂言解释,可是刚说一个字,就被秦寂言打断了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小事不着急,眼前最重要的是神女塔的案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顾千城想要强行抢过话题,秦寂言却不理会,不紧不慢地说起,他们上次从神女塔找到的那块碎玉片。

    “本王找人检查过,那块碎玉片乃是皇家之物,一般人不可能用得上。”秦寂言的声音不大,但非常有穿透力,旁人根本没有办法忽视……

    顾千城知道,她没法从秦寂言手上抢过主探权,只得乖乖地认了,和秦寂言聊起案来。

    反正,秦寂言说帕的事不急,那她就不用管了。

    “能查出是什么人的吗?”皇家的东西都会归档,赏赐给了谁也会有记录,所以顾千城才会有此一问。

    秦寂言轻轻点头:“这块碎玉原是一只玉镯。二十多年前,赏赐给了舞阳郡主。”

    “舞阳郡主?”这是什么人物?

    顾千城想破脑袋,也没想出这一号人物。

    “舞阳郡主就是当年,从神女塔上摔下的贵女。恭远王只有这么一个女儿,因她的死,恭远门封了神女塔。一年后,也就是舞阳郡主的祭日,恭远王与王妃去庙里为舞阳郡主做法事,回来的途遇到山体倒塌,双双被碎石压死……”

    秦寂言没有任何感情的,把事情说完。害顾千城也无感,只能干巴巴的说一句:“这真是人间悲剧。”

    好好的一个王府,就这么没了,实在是太悲伤。可是,由秦寂言说出来,怎么一点也感觉不到悲伤呢?

    “自寻死路罢了。”秦寂言确实不同情恭远王。

    舞阳郡主的死确实是让人悲痛,可由此封了整个神女塔,把塔内的尼姑全部治罪,着实过分了。

    舞阳郡主的死,和那些尼姑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此事关系到宗室,顾千城不了解内情,对此不发表意见,只针对碎玉的事道:“殿下,那块碎玉是舞阳郡主之物,那是不是说明,舞阳郡主曾在塔顶,与人发生过争执?”

    要不然,好好的玉也不会碎了。

    “不无这个可能。”不起争执,手上的玉镯怎么可能碎,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谁那么大胆,敢和舞阳郡主起争执?”顾千场抬头看向秦寂言,她想不明白,所以看看秦寂言能不能想出什么来?

    可十几年前的事,秦寂言又不是神,他怎么可能知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。”秦寂言摇头:“当年陪舞阳郡主来的人,全部处死了,除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活口?”顾千城不由自主的坐直,她觉得此人必是关键人物。

    “有。唯一一个活口,就是舞阳郡主的贴身侍女,她在舞阳郡主失足落塔前就消失了,恭远王府找了大半年,也没有找到她。”

    和顾千城想得一样,秦寂言也认为这个侍女是关键人物,可惜当年的知情人实在不好找,要找那侍女的画像都难。

    舞阳郡主还好,见过她的贵夫人有很多,总有人能画出她的长相,可舞阳郡主身边的侍女,有人会多看一眼吗?

    顾千城忍不住叹:“看样,这条线索也没有戏了。”

    别说在古代,就是在有强大数据库的现代,要凭这么零碎的线索找人,都不是容易的事,顾千城对此不抱一点希望……

    秦寂言看顾千城失落的样,忍不住出言安慰:“找不到那个侍女,并不影响案的进程。”

    舞阳郡主落塔案,和这件案并没有关联。

    “话是这样说没有错,可这宗案多多少少,和舞阳郡主落塔一事有关。要不然也不会出现,神女复仇的流言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寂言点头:“已有人提议,将神女塔重建。”

    当年恭远王一意孤行,老皇帝看在他丧女的份上,也没有和他计较,便顺着他关了神女塔。

    现在……

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了,恭远王一脉早绝了,要重开神女塔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顾千城面露不解:“一座荒废了数十年神女塔,居然还有人惦记?”这可真是奇了。

    “本王查舞阳郡主一事时,发现京城有不少贵夫人,是神女信徒。那些人到现在,还对神女很是恭敬,家里都供奉了神女的画像。”顾千城猜到了,秦寂言也就没有隐瞒……

    “神女信徒?神女庙不是求姻缘的吗?”顾千城瞬间觉得,这事怎么透着不寻常。

    这神女庙怎么有那么一点像邪教?

    是她想太多了吗?

    秦寂言摇了摇头:“对外确实如此,至于具体的详情,那些虔诚的神女信徒不肯说,而外人触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这案越来越不寻常了。”顾千城有一种,碰触到大阴谋、大秘密的感觉。

    抬头,正好撞上秦寂言深思的眸。

    顾千城没有闪避,视线相交,两人相视一笑,又默契的移开……

    他们两人都明白,要查清这个案,说不定还真要从舞阳郡主坠塔案查起。

    真是个麻烦事。

    轻轻叹了口气,顾千城撑着脑袋,眼神放空也不知在想什么。而秦寂言则一直保持静坐的姿势不变,他的视线一直落在顾千城身上,又好像不是……

    马车内静捏悄悄的,两人各占一边,谁也不打扰谁,自成一个世界,直到……

    来到城外,顾千城换马车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顾姑娘,到了。”车夫在外面提醒了一句,顾千城立刻收起飘移的思绪,整了整衣服便下车,可就在她撩起车帘时,却被秦寂言叫住了:“慢着!”

    “殿下有事?”顾千城转身看向秦寂言,眼露不解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寂言点头:“本王提醒你,别忘了还本王的帕。”

    秦寂言脸色严肃,绝不是说笑……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她听错了?还是秦王殿下说错了?

    帕什么的,秦寂言不是说是小事吗?

    一件小事惦记个什么劲?

    秦寂言一看就知道顾千城,没把这事放在心上,斜了顾千城一眼,秦寂言摆了摆手,冷声道:“你可以下车了。”

    呃……那帕呢?

    顾千城看了看秦寂言,想想还是把这句话噎了回去。

    不就是一块帕吗?

    她让下人绣十块、八块,让秦王殿下天天换着用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