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256开窍,怎么也轮不到我(书号:13650

256开窍,怎么也轮不到我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秦寂言和顾千城两人调侃一番后,马车内的气氛轻松了不少,至少初见时的生硬没了……

    秦寂言没有一直往顾千城的痛处踩,说了几句便把话题岔开,状视无意地问起顾千城两个弟弟的事。

    顾千城精神放松,好心情的闲谈起来:“他们两个都很好,我给承意写了一封信,也收到了他的回信,他最近忙着应付考试,没有时间回来。承欢那里,通过平西郡王府,给他送了两次东西,虽然没有收到他的回信,可听平西郡王妃说,承欢在军营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平西郡王妃很熟?”秦寂言云淡风轻,完全是随口一问,顾千城也就随口一答:“不熟,她说她认识我娘。”

    “不熟?不熟你也敢托人给你送东西?”秦寂言话里透着责怪,顾千城不在意的解释道:“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,也不怕被人检查,我有什么不敢的?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知,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吗?”秦寂言真心敲开顾千城的脑袋看看,这姑娘脑里到底装了些什么,该聪明的时候怎么就不见聪明呢?

    “我也想过平西郡王妃,是不是有什么用意,可是……”顾千城双手一摊:“除了我自己,我还有什么值得人家图谋的?我不认为平西郡王府,能从我身上讨到什么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秦寂言气极……

    顾千城难道不知,人家图谋就是她吗?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深吸口气,秦寂言耐心的道:“你就不怕平西郡王妃,图谋的就是你吗?”

    “图谋我?”顾千城指着自己,忍不住笑了:“我一个亲娘早逝,亲爹不疼的孩,有什么可图谋的,难不成平西郡王府,要为世聘我为妻?”开什么国际玩笑……

    顾千城说得满不在乎,完全不当真……

    这下,秦寂言不知该高兴,还是该生气。

    顾千城还真是够迟钝的。

    秦寂言试探地问了一句:“万一,平西郡王府真得想聘你为世妃呢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顾千城想也不想就道:“平西郡王妃眼睛瞎了才会挑上我。满京城多少大家闺秀,名门贵女,那些人都嫁了也轮不到我。”

    她的名声她很清楚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秦寂言同情起言倾和言家了……

    居然看上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想那就这么认为吧。”秦寂言暗暗摇头,“善意”的提醒了一句:“别和平西郡王府走得太近,以后要给承欢送什么东西,交给本王,本王安排人给你送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顾千城想也不想就应下,让秦寂言心情大好,以至于忽视了顾千城眼一闪而逝的光芒……

    难道平西郡王府,是真得看上了她,而不是因为药方的事?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样,秦寂言根本不会拿话来试自己?

    可是,平西郡王府,到底看上了她什么?

    如果平西郡王府不是冲着药方来的,那她手的药方,要现在就给秦寂言吗?

    要不,还是缓缓,看看情况再说吧?

    顾千城想了想,默默地将拿出来的药方,又放了回去。

    没有人惦记她的药方,她就没有拿出来的必要,不然秦王殿下还以为她别有用心呢……

    要是秦寂言知道,顾千城因为他的话,进而知道平西郡王府的用意,并暂缓拿药方给他的事,说不定会气得吐血……

    可惜,秦寂言一点也不知……

    马车继续往前,不多时便到了目的地。

    秦寂言下了马车,并没有立刻离开,而是站在马车旁,把顾千城扶了下来。

    顾千城不矫情,大大方方将手放在秦寂言的手心,借秦寂言的搀扶下马车,随即两人肩并肩的朝神女塔走去。

    侍卫和车夫上前,第一反应就是去看秦寂言和顾千城的装衣服,然后又看了看马车……

    这一路真安静!

    侍卫相视一眼,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。

    秦寂言和顾千城背后可没有长眼,自然不知侍卫的小动物,两人此时已走到神女塔外。

    安全起见,两人并没有立刻进去,而是先让护卫进去查看一番,确定没有问题后,两人才踏入神女塔内。

    因为上次,差点着了神女像的道,这一次进来前,秦寂言就让人,把神女像的双眼给蒙住了,这么一来,秦寂言和顾千城就不怕打量神女像了。

    可惜,没了眼睛的神女像,并没有什么特别的,顶多就是雕刻精致罢了。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,本王一直派人在暗监视,期间没有任何人踏入。”秦寂言解释了一句,让顾千城明白,神女塔的案,并没在因为他在宫里就没有人管。

    这个案一直有人盯着,只是没有进展罢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凶手是不是就在京城?而且知晓扇门接了这个案,所以不敢再犯案?”顾千城朝楼梯走去,同时不忘和秦寂言说话。

    “有可能。”秦寂言走在顾千城身后,看得没有顾千城那么认真。

    术业有专攻,这不是他擅长的,他只要等顾千城看完,说给他听就好了。

    顾千城顺着台阶一路往上,仔细查看靠墙的那面,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时间过得太久了,到处都是灰尘,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差别。”顾千城在墙壁上轻轻一摸,就是一层的灰……

    灰尘太厚,细微的差别用肉眼根本分辨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除了灰尘外,你不是还有别的发现吗?”秦寂言并不着急,这个案虽然影响恶劣,可因为荣王的事,盯这个案的人很少,他有的是时间慢慢查。

    顾千城点头,指了指屋顶:“我们需要去第层,而且我需要一个足够高和梯,可以看到塔顶。”

    神女塔有层,可却是通的,塔顶在第层,要查有没有掉钢丝的痕迹,只能去第层。

    这些都很好办,至于梯什么的?

    这个不可能找得到,不过这种小事难不到秦寂言的侍卫,侍卫们伶俐的用石头和破桌搭了一个简易的高台。

    顾千城上前晃了晃,确定很稳,就准备爬上去,可就在此时,秦寂言伸手挡住顾千城的去路,不容拒绝的道:“站着,本王去看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完全不给顾千城说话的机会,直接跃了上去,留下顾千城站在那里,一脸不解地看向秦寂言……

    殿下,这种事你不必亲自上阵的,你可以叫侍卫去看的……

    不过,看秦寂言兴致勃勃,顾千城乖乖闭嘴,不敢搅了秦王殿下的雅兴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