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255吃醋,承欢知道会哭的(书号:13650

255吃醋,承欢知道会哭的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言倾不知,在他觉得忧伤的时候,有一个人比他还不爽,那个人就是秦寂言……

    秦寂言好不容易把风遥打发走了,空闲下来,正想关心一下顾千城的伤势恢复得如何,就听到属下说,最近顾千城一连给平西郡王府,送了好几次东西。

    联想到之前,传得沸沸扬扬的流言,秦寂言不得不多想……

    封家肯定没有聘顾千城为妻的想法,毕竟封家除了封似锦,并没有合适的人选,可言家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言倾就是一个很合适的人选,而且……

    封家天天派人去看望顾千城可以理解,言家要不是有所图,为什么这么照顾顾千城?

    要说没有目的,秦寂言是不信的……

    “去查查,顾千城给平西郡王府送了什么?那些东西最后又落到谁手里?”秦寂言一声令下,暗卫只得认命行动。

    这事不管是平西郡王府还是顾千城,都没有隐瞒的意思,毕竟他们并没有做,什么见不得的人事,查起来一点也不难,当天暗卫就把情况查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“殿下,顾姑娘托平西郡王府,给军顾家大少送伤药和一些吃食。”

    暗卫说这句时,秦寂言面色如常,轻轻点头表示满意,可当暗卫说道:“每次,顾姑娘都会准备双份,言将军也有。”

    秦寂言的脸立马黑了……

    “言倾怎么和她认识的?”这两人,八竿也打不着边,怎么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,就发展到送东西了?

    这速度也太快了!

    暗卫顿了一下,小心的说了一句:“顾姑娘不认识言将军。”

    他有说这两人认识吗?

    “不认识?”不认识还给言倾送东西,顾千城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是的殿下,顾姑娘和言将军不曾相见,顾姑娘只见过平西郡王妃。顾姑娘拜托平西郡王府送东西时,会多备上一份。”暗卫能理解顾千城,毕竟一再麻烦人家,却次次空手,脸皮再厚也会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寂言应了一声,听不出喜怒,转而问道:“人安排得如何?”

    秦寂言突然跳了一个话题,好在暗卫早就习惯了,完全没有不适,立刻答到:“殿下放心,事情已经安排妥当。周王世与赵王世,已暗派人保护死者家属。荣王世亦有行动,属下预计,两天后荣王世就会出手。”

    一方想杀人灭口,一方想把人保住,不管哪一方成了,最后事情都会闹大。而不管事情闹得多大,都与秦王府无关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寂言满意地点头:“安排马车,本王要出城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暗卫立刻出去,传达秦寂言的命令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秦寂言换了一身外出服上了马车,让车夫直接驾出城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秦寂言的属下,已先一步到顾家去接顾千城。

    “顾老太爷,秦王殿下要见顾姑娘。”至于什么事,都没有必要告诉老太爷了。

    老太爷为难的道:“千城身上的伤还没有好,能不能再等两天?”

    来人却不容他拒绝,强硬的开口“顾姑娘的伤并不碍事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足已表明秦寂言对顾千城的重视。虽然不曾来看她,可一直知道她的情况……

    老太爷找不到理由拒绝,也不敢拒绝,只得安排马车送顾千城出城。

    “千城,你自己当心一些,可别伤上再伤。”临行前,老太爷再三叮嘱。

    顾千城的伤并没有好全,只是结了笳。这个时候出去晒太阳,也不知长出新肉时,会不会颜色深浅不一,要是那样的话,可就真得毁了。

    “祖父放心,我会当心的。”顾千城丝毫不为自己的伤担心。在顾家闷了大半个月,顾千城没有闷坏。但大半个月没有见到秦寂言,她心里却是着急的……

    神女塔的案,还有药方的事,她都需要去找秦寂言,要是能打听到风遥的消息,那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在大秦境内动手,总比等风遥去西胡的好。

    秦寂言这伙找上门,顾千城当然不会放过,安慰了老太爷几句,便和秦寂言的人一同出城。

    顾千城到时,秦寂言也刚到不久,顾千城下了顾家的马车,便坐上了秦寂言的马车,一踏进马车,就对上秦寂言审视的目光,那眼神……

    怪怪的!

    顾千城愣了一下,落落大方地任秦寂言打量,可秦寂言看了半晌,也不见收回眼神,顾千城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殿下,我有什么不对吗?”瞧了这么久,她到底哪里不对?

    “没有,本王就看看你有没有变金贵。”这绝对是打趣的话,可偏偏秦寂言说得一本正经,害顾千城忍不住笑了出来:“殿下你说笑了,我还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重,我不是一个跳板罢了。”

    秦寂言说得是,她受个小伤,引得京城一干贵妇上门探病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,本王就怕你得意忘形。”秦寂言满意地点头……

    没有被人捧得不知东南西北就好,秦寂言就怕顾千城,被那些贵妇一追捧,就忘了自己的身份,真以为自己了不起。

    要知道,顾千城现在什么也没有,那些夫人上门探病,完全是冲着封家、言家的面。

    看秦寂言心情似乎不错,顾千城也半开玩笑、半认真的说了一句:“殿下放心,无论是捧杀还是棒杀,我都扛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捧杀你扛得住,本王还信,至于棒杀吗?”秦寂言唇角微扬,带着一丝戏谑,顾千城神色微恼:“棒杀怎么了?我也不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秦寂言上下扫视顾千城一眼,一脸嫌弃的道:“就你这小身板,挨得了几棒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我也是能打的。”顾千城承认,她挨不了几棒,可她也不会傻得站在那里,等人打呀。

    “本王相信你很会爬,至于能不能打?要不要找个暗卫给你练手?”秦寂言摆明不给顾千城留面,就是要把顾千城说得很没用。

    顾千城颇为气恼,可偏偏她找不到话反驳……

    就她那身手,哪里打得过秦寂言的暗卫!

    至于爬?

    秦寂言应该是说爬树的事吧?

    相比大家闺秀什么的,她确实很会爬,可是:“殿下,您就不能多说一个树字吗?爬和爬树完全不同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秦寂言干脆的否绝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顾千城突然发现,她手痒,而秦寂言很欠扁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今天生日,虽然又老了一岁,但看到大家的祝福,还是很开心,爱你们!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