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249约见,夜半私会破酒馆(书号:13650

249约见,夜半私会破酒馆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秦寂言在哪?

    秦寂言这伙忙得很……

    扇门的案他要管着,户部也要去报道。虽然因为荣王的事,秦寂言暂时压下了筹建银庄的事,但是……

    你不会以为,秦王殿下把白骨坑,坑荣王的案推出去后,就不会再管了吧?

    那怎么可能!

    连五皇都知道,这是一个好机会,秦寂言又怎么可能真得什么都不做。

    要是大家都想着,把事情推给旁人做,这事还有谁去做?

    当然,秦王殿下在老皇帝眼,是一个纯善的好孩,不会和几位王叔过意不去,所以……

    秦王殿下要做的事,不是自己出手,而是推波助澜!

    “殿下,五皇暗派人,找来死者家属,准备在京城闹事。”暗卫将秘密渠道得来的消息,呈报给秦寂言听。

    “五皇?”秦寂言冷笑一声,眼闪过一道寒光:皇爷爷这个老来,最近越来越聪明了,也懂得玩阴的,只是……

    凭他也够格?

    “殿下,五皇似乎遇到了麻烦,他手上的人脉有限。”暗卫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五皇这件事本身就做得隐秘,再加上周王和赵王最近夹着尾巴,根本不敢出手,所以至今也没有人发现五皇的动作。

    果然……

    秦寂言丝毫不意外,手指无意识的在桌面上轻敲两下后,说道:“把消息透露给本王的三位世堂弟。”

    暗卫虽不明白,为何还要告诉荣王世,不过主的命令,不是他能置疑的,他只需要点头应是就好。

    暗卫走后,秦寂言独自在书房坐了片刻,又将白骨坑的案细细想了一遍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得出来,皇上不想把这件事闹大,想要低调处理,最好不把这件事,和荣王联系在一起,可现在看来?

    不仅仅是周王与赵王,就是五皇也不会同意,而秦寂言?自然更不会乐意……

    什么事都想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让死去的人怎么办?

    “皇爷爷,不是每一件事,都能如你所愿。”

    秦寂言的声音很轻,如同呢喃,风一吹声音便淡得听不到了……

    书房的灯不知何时灭了,秦寂言也没有动,就这么一直坐着,直到……

    “咚咚咚……”的敲门声响起,秦寂言缓缓抬头,看向提着灯笼的大管家。

    “殿下,时辰到了。”大管家站在门口一动不动,等到秦寂言走出来,才侧开身,在一旁为秦寂言引路,不过走出回廊,秦寂言就停下脚步,扬手说道:“退下。”

    大管家走了,带走了唯一的灯,秦寂言隐在黑暗,刚开始还能看到一个影,可很快秦寂言就和黑夜融为一体,而不知何时,秦寂言……不见了!

    不是凭空消失,不过是出了秦王府,朝城胡同的,一家小破酒馆走去了。

    他和人有约!

    京一条不起眼的胡同里,最里面一间破房,此时还亮着微弱的灯,隐约还能看到,写着“酒”字的破酒幡被风吹得来回打卷……

    门框油腻腻的,站在门口就能闻到,那让人作呕的汗臭味,黄豆大小的灯,根本无法照亮每一处,昏暗的灯光,让这小破酒楼看上去更显逼仄。

    这样的地方,绝不可能是秦寂言这样的人会来的,可他此时却丝毫没有嫌弃,从容地踏进破酒楼,径直走到角落里……

    “客倌,要点什么?”睡眼惺忪的小二上前,似乎看不出秦寂言身上,散发出来的气质与周围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“美人笑。”将酒桌上杯倒扣,往前一推:“半坛。”

    小二眼精光闪现,可很快就隐了下去,抓了抓脏兮兮的头发,小二懒懒的道:“客倌,美人笑小店没有,美人醉到有,你要不要换换?”

    “没有?那就叫你们掌柜来见我。”秦寂言将倒扣杯放回去,静静地坐在那里,不再开口……

    小二还想说什么,就见他的临时掌柜,拿着半坛酒出来了:“客倌,你的美人笑。”

    临时掌柜一来,小二就立刻退下了,那位临时掌柜一直低着头,没人能看清他的长相,他手法熟练的把酒放下,不知从哪“变”出两个杯,放在桌上,然后一一满上……

    “请?”临时掌柜拿起其一杯,给秦寂言敬酒,略抬头,露出与大秦人无异,却又有那么一点不同的五观……

    没错,这人就是顾千城恨得牙痒痒的风遥。

    秦寂言拿起酒杯,却没有喝,而是将酒杯在手指间来回颠簸……

    杯的酒有八分满,酒杯在秦寂言的手指间来回转,却不见一滴酒洒下来……

    “许久不见,你的武功又精进了。”风遥将杯的酒,一饮而尽,在秦寂言面前坐下,看上颇为熟稔。

    秦寂言不搭话,而是冷冷地看着他:“别院的账怎么算?”

    “别院?”风遥先是一愣,随即立刻明白了:“被烧的那座别院是你的?”这么巧?

    “嗯。”全烧光,秦寂言不觉得有隐瞒的必要。

    “金屋藏娇?”风遥挑眉,心里闷闷的,嘴上却不客气的道:“别人藏的是美娇娘,你居然藏了个凶婆娘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凶。”秦寂言很认真的解释,而且完全没有否定金屋藏娇的说法。

    风遥着实愣了一把:“你,你认真的?”

    秦寂言斜了他一眼:“少废话,别院的账怎么算?”

    秦寂言不想说的事,连皇帝都问不出来,更不用提风遥了。风遥自认还算了解秦寂言,所以绝不会自讨没趣的逼问。

    风遥从善如流的问道:“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一千匹俊马。”秦寂言开的价正正好,风遥虽然肉痛,但还在他能接受的范围……

    风遥咬了咬牙点头:“看在你女人救我一命的份上,成交。”

    兄弟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他记着呢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寂言阴险的没有否定,然后很正经的道:“看在你这么爽快的份上,免费告诉你一个消息:别院的事,她把账记在你头上,她很后悔当时没有杀你。”

    秦寂言眼闪过一抹坏笑,嘴角不可抑制地上扬……

    “你在说笑?”风遥的眼睛猛得瞪大:“她难道不应该感谢我吗?要不是我把她带走,她也被火烧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说笑,那群人是你引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所以,风遥就是罪魁祸首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之前和大家说了,我出门在外不方便写,也发不了微信,写的比较慢。今天拼了一天,提前写好,之后不管几更,都会在早上七点前更好,大家可以不用等了。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