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239玩人,什么玩意儿(书号:13650

239玩人,什么玩意儿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d><ble border='0' lgn='lef'><r><d>

    <scrp lnguge="jvscrp" src="/scrps/red/syle4.js"></scrp></d></r></ble></d>

    </r></ble>

    对方做得很隐秘,没有留下脚印,甚至连指纹都没有。屋内也没有人到过的痕迹,那封信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……

    “绝不可能是下人。”顾千城仔细回想,确定身边没有一个人有机会,能在她的眼皮底下,把东西放在她床上。

    屋内能外人走进来的,就只有房门和窗户,顾千城之前一直坐在外间,来人绝不可能,是从房门进来的……

    至于窗户?

    窗户是从里反锁的,没有被打开的痕迹,窗上还有没擦干净的灰尘,昨晚匆忙擦拭时留下来的水印也还在,绝对没有被打开过。

    “信是从哪来的?”

    顾千城抬头看向屋顶,发现……

    只有这个地方了。

    只是屋顶太高,她眼神再好看不清,只得脱了鞋袜站床上去。

    这一看,还真让顾千城看出,屋顶瓦片被移动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那是?”顾千城眯眼,发现屋梁上,有几道被细钢丝划出来的痕迹。

    顾千城怔在原地,脑似有灵光闪现,顾千城瞬间想到神女塔的案……

    那个案,有目击者称,看到有个跳塔的书生,随一个漂亮姑娘进了塔,可地上却只有一个人的脚印……

    “利用细钢丝一类的将人吊起来,这样就不会留下脚印了。”顾千城此刻完全沉浸在神女塔的案,压根就忘了之前的担心,盘腿坐在床上,把玩着那封信……

    虽是半个月前的事,可顾千城却对神女塔的印象很深刻,至少她就没有忘记,那个布满灰尘的神女塔,靠近台阶的墙面很干净,还有……

    有人看到,有一个漂亮女站在塔外。,按正常的情况来看,是没有人有那个能耐,能悬空站在数十米的高空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幻象,那个女必然借助了外物。

    “或许该抽时间,再去神女塔看看了,只是不知过了这么久,神女塔还有痕迹吗?”顾千城虽然不想再看到有人死,但不可否认,她这个时候还真希望,能看到第一现场。

    可惜了……

    顾千城叹了口气,这下是真没有精神了。

    垂眸,看到手的信,顾千城才想起这事……

    对方大费周章的把信放到她的床上,恐怕是不想让外人知道,同时也证明对方很了解她,把东西放在只有她能看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顾家除了孙妈妈,顾千城不相信任何人,自从孙妈妈去逝后,她就不让下人做这些贴身的事,以免再遭人算计。

    叠被一类的事,顾千城一向不假他人之手,这信放在这里,根本不用担心会被下人发现。

    顾千城看了一眼,确定信没有被拆开的痕迹,才将封口撕开,取出里面的信纸,展开……

    内容不长,只有一句话:别查武芸的棺木。

    如果只有这一句,顾千城会把这封信当作是警告,因为对方的意思很明显,他能悄无声息的把信送进来,当然也能悄无声息的弄死她……

    不过,看到落款后,顾千城瞬间就明了,对方寄信给她,绝不是为了警告她。

    落空不是字,而是一副画,画得的是太阳与月亮,同时挂在天上……

    日月当空,曌(zhào)也。

    这个字,是为一个女人而特造的,据顾千城所知,用这个字取名字的,只有那一个女人——武曌。

    虽说这个时代,和她所熟知的历史不同,可这个世界同样有一个叫武曌的女皇帝,不过那是好几朝前的事,和武家一点关系也没有。

    这封信没有意外的话,一定是武家人寄给她的。

    “看样,母亲的棺木应该是落到武家人手里了,如此我也安心了。”顾千城将手的信抓紧,微微叹了口气……

    她知道原主外祖家的人还在,她本以为流放的他们,没有能耐回京,现在看来,他们的本事远比她想象的强,只是……

    武家人之前为何不出面维护原主?如果不方便出面,私底下教导原主也不行吗?

    顾千城并不是气武家,只是为原主不值罢了,原主对外祖一家有很高的期待,也很羡慕千梦和千雪,有外祖家可以去。

    原主,真得是一个可怜的女孩。

    顾千城叹气,正想着要怎么给秦寂言传消息,让他不用再派人查棺木的下落,下午秦王府的人就来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,殿下让奴婢转告您,请您放宽心,您关心的事已经办好了,之前拜托的事也有了下落,最迟今天晚上就可以成。”

    来人说得很含糊,她并不是有意如此,而是她根本不知什么事。

    传消息的下人不知,可顾千城却知道,听到这个消息,顾千城脸部的表情有点怪怪的……

    这事,要不要这么巧?

    不对,这不是巧合,而是在今天之前,她和秦寂言都不是自由身,也只有现在,他们两个能有动作。

    顾千城暗叹了口气,道:“告诉殿下,我拜托他的事不用办了。”

    顾千城知道自己这是有玩人的嫌疑,可她真心不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传话的下人愣了下,连忙点头:“奴婢明白,奴婢这就回去,将姑娘的意思转告给殿下。另外,殿下让奴婢告知姑娘,皇上今早下旨褒奖了殿下,并让殿下在家休息几天,这三天殿下都不会去扇门。”

    换言之,要找秦寂言就只能去秦王府找了。

    传话的下人说完后,又问了顾千城还有没有别的事,确定顾千城无事后,立刻告辞回去。

    路上遇到特意上前献殷勤的二夫人,那个侍女无视二夫人的话,连招呼都没有打一声,直接从二夫人身边走过去,把二夫人气的仰倒,张嘴就骂道:“什么玩意儿,不就是一个下人嘛,叫你是给秦王的面,你算个什么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二夫人骂骂咧咧,嘴巴一直没有干净,直到下人来报,说封夫人来了,二夫人这才闭上嘴,不敢置信的看着对方:“你说什么?封家那位大夫人来了?来顾家了?来拜访我了?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还特意掏了掏耳朵,生怕自己听错了,得到下人肯定的答复后,二夫人高兴坏了:“快,快,快去请三小姐来见客。”

    三小姐也就是千梦,她只比千雪小几个月。

    二夫人一扫刚刚的阴霾,整个人都兴奋坏了,不停地问身边的人,她打扮得可得体?

    得到下人再三保证,二夫人还觉得不够,生怕自己在封夫人面前低了一头,匆匆回房在头上加了两支红宝石的簪,和同样是红宝石的手链,把自己打扮得珠光宝器,才出去见人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