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208暗示,你有没有把秦寂言当男人(书号:13650

208暗示,你有没有把秦寂言当男人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</r></ble>

    顾千城一头栽进秦寂言的怀里,被秦寂言抱了个满怀。

    女独有的柔软与馨香扑面而来,秦寂言僵在原地,一时不知如何反应……

    这么大的动静,顾千城也被惊醒了,只不过,她还没有搞清楚状况,从秦寂言怀抬头,顾千城的眼还有刚睡醒的迷糊,可见她和秦寂言在一起,是真得毫不设防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顾千城问了一句,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慵懒,软软糯糯,秦寂言只感觉自己的心尖颤了一下,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,秦寂言没好气地回了一句:“本王也想知道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啊?”顾千城愣了一下,眼的迷糊渐消,扫了一眼四周,发现自己整个人都扑在秦寂言怀里,瞬间明了……

    顾千城连忙推开秦寂言,郑重地道歉:“殿下,对不起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。”

    “下次,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。”怀抱空空的,秦寂言感觉心也跟着空空,这种感觉真不舒服……

    “多谢殿下,请殿下放心,没有下次了。”顾千城拍了拍自己的额头,一脸懊恼:这都是什么事,不就是在马车上眯了一下嘛,怎么就发生这样的事了?

    幸亏是秦寂言,要换作别指不定,以为她这是投怀送抱呢。

    咳咳……顾千城也不想想,要是别的男,她会毫不设防的在人家面前睡着吗?

    秦寂言没有理会顾千城,暗暗调整呼吸,将心不明的悸动压下,秦寂言似无事人一般坐了回去,将间的茶几放回原处,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桌面……

    两人好似什么事也没有发生,只不过秦寂言不再看顾千城,而顾千城也不敢睡了,稍稍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和头发,顾千城双手托着下额,努力撑着……

    顾千城就这么撑到了神女塔,下马车时,秦寂言就好像后面有人在追他一样,马车还未停稳,秦寂言人就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么急?

    顾千城挑眉,不耽搁秦寂言的正事,忙跟着下车,追随着秦寂言的步伐,朝神女塔走去,以至于没有发现,侍卫和车夫正一脸暧昧地看着她和秦寂言……

    “殿下和顾姑娘在马车里?”车夫指着秦寂言和顾千城的背影,嘴巴都能塞得进一颗鸭蛋。

    “殿下这也太……马车应该不舒服吧?”侍卫看了看秦寂言和顾千城,又看了看虽然很宽敞,但拿来办事却又嫌小的马车,一个个呆若木鸡……

    难怪殿一脸不高兴,估计马车太小,不好施展!

    不怪侍卫和车夫如此震惊,实在是秦寂言和顾千城此时的样,太容易让人想入非非了……

    那一摔一抱,秦寂言和顾千城的衣服都乱了,虽然整理好了,可丝质的衣服只要一挤压就会有皱折,秦寂言和顾千城的衣服,都有明显的折,而且顾千城的头发也是乱的,虽然不明显,可秦寂言的侍卫和车夫是什么人?

    只要有一点不对劲,这群人就会发现!

    咳咳……秦寂言的贴身大侍卫第一个反应快来,看到众人的表情,立刻出言警告:“殿下的事不许多嘴,这事谁也不能说,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“诺!”众人连忙应是,不敢再看,侍卫上前不远不近的跟着,就怕自己打扰了主培养感情……

    秦寂言和顾千城完全不知,身后那群极品侍卫,把他们俩的关系脑补成什么样,两人很快就来到神女塔下。

    如案卷所记录的那样,神女塔高百米,外墙破旧,荒废已久,不过有一点资料上没有记载,那就是这座神女塔是斜的,朝左手方向倾斜15-40度的样。

    具体的顾千城看不出来,只能大概估计,而死者跳塔的位置,正好就是左边倾斜处……

    顾千城站在塔下看了一圈,由于最后一个死者,都是半个月死的,所以现场完全看不到血迹,秦寂言和顾千城只能估计,死者掉下来大至落在哪个位置。

    案卷上记载,死者从高空坠落,趴在地上,脑浆崩裂,四肢俱断……

    这么看来,确实是像自己往下掉的。

    “进去看看。”顾千城在外面看了一圈,没有发现什么异常,便与秦寂言一同踏入神女塔内。

    神女塔有三个步台阶,虽然现在很破旧,可依稀能看出当年的宏伟……

    神女塔第一层正央,是一座巨大的神女石像,虽然神女塔荒废了,这座石像却依旧矗立在央,并且没有一丝损毁,只是上面布满蜘蛛网和灰尘。

    石头雕刻的神女很美,有一种超脱世俗的圣洁与高贵,尤其是双眼,眼神柔和,明明只是一座石像,却像是有生命一般,对上石像的眼睛,顾千城一瞬间移不开眼……

    神女石像的眼,悲天怜悯,好似在说:孩,我知道你的苦,别怕,我在!

    顾千城眼前一晃,不过很快就恢复了,转头看向秦寂言,发现秦寂言眼神迷茫,没有平日的冷清,顾千城立刻明白了……

    为了不让外面的侍卫,发现秦寂言的的扮演,顾千城拉住秦寂言的手,用力一握:“殿下!”

    秦寂言吃痛,立刻回神,也明白自己的不对:“这座石像有古怪。”

    “她的眼睛,有催眠暗示。”顾千城没有松开的秦寂言的手,用另一手指着石像的眼睛:“殿下千万别对着她的眼睛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寂言应了一下,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,顾千城握着他的手,不过秦寂言并没有抽出手的打算……

    顾千城的手像上好的玉石,握在手上沁凉舒服,没有一丝汗水。

    秦寂言扫了一眼神女像,很快就别开,侧头看向顾千城:“催眠暗示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秦寂言突然想起,顾千城在大街上,驯服马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你也会?”秦寂言没有把话藏在心底,而是直接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顾千城正在想,要如何跟秦寂言解释催眠暗示产,听到秦寂言的话愣了一下,本能地看向秦寂言,见秦寂言若有所思的模样,顾千城立马就明白了……

    她真是太不小心了!

    顾千城默默望天,心里那叫一个郁闷……

    秦寂言,你能不能别这么精明?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