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195取证,说服秦寂言真难(书号:13650

195取证,说服秦寂言真难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</r></ble>

    顾千城出门不算晚,可秦寂言比她还要早……

    顾千城到时,秦寂言已经在查看,扇门的官差查来的消息,以期能从找到线索,见到顾千城过来,抬头看了她一眼,示意她坐下。

    顾千城是一个有耐心的人,也不在乎多等一下,结果……

    一刻钟过去了,秦寂言没有抬头,继续在看卷宗。

    二刻钟过去了,秦寂言还在看卷宗,顾千城张了张嘴,看秦寂言一脸凝重,想想还是再等等……

    可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,半个时辰过去了,依旧不见秦寂言有反应,顾千城没办法,只得开口:“殿下。”这么大一个人坐在这里,能不能别这么无视她?给个眼神好不好?

    “有事?”秦寂言终于停下,抬头看向顾千城。

    没事我来扇门干吗?

    顾千城白了秦寂言一眼,将自己昨晚写的东西,递到秦寂言面前:“我发现了一些线索,也许对这宗案有帮助。”

    秦寂言接过东西,看到上面的字,眉头微皱,神色不明地看了顾千城一下,什么话都没有说,低头看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那一眼,顾千城分辨不出是什么意思,但可以肯定那不喜欢……

    只是,顾千城并不觉得,自己写的东西有什么不对,她拿来的并不是草稿,而是后面写的。虽然不甚整洁,但也不凌乱,要说有什么不对,那就是这些字,是她用炭笔写的,而不是毛笔……

    内容很多,但写得很简练,秦寂言很快就看完了,神色凝重地看向顾千城:“你怀疑林宇?”

    “嗯。他有作案的机会。”林宇了解刑部所有的卷宗,在大秦恐怕找不到,第二个比他更了解这些案的人。

    “原因呢?或者说动机?”秦寂言即没有赞同,但也没有否认。

    “主持正义!他在用自己的方法,主持主义。”要不是这样,林宇当初也不会在结案后,还往下查……

    林宇不可不能不知道,他这么做很容易让上司没脸,即使真凶家人不报复他,他的上司也空不下他。

    可是,秦寂言不认为这是理由:“这个说法不通,他本身就是官差,怎么会用杀人的方法主持正义,他难道不知这是犯法吗?”

    “殿下,不能这么说……”顾千城并不气馁,继续说道:“我们不能用常人的思维,去想幕后主使者的行为。幕后主使者杀这些人,也许他认为这些人该死,而律法却无法制裁这些人,所以他用自己的方法也处决这些人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认为,幕后主使者是用这种方法,代替朝廷主持所谓的正义?”秦寂言承认,顾千城的说法有一定的道理,可仍然说服不了他。

    “他至律法于何地?”如果人人都这样,打着正义的旗帜滥杀无辜,朝廷颜面何存。

    “查不到他,律法也奈何不了他。”顾千城说到这里,略一停顿,见秦寂言没有反感,才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这十三个死者,说句不好听,全都有该死的理由。西胡大汉明知自己有病,还不放过自己的仆人,百般虐待;要不是媚姑娘约书生见面,那书生也不会成为他人的禁脔,毁了一生。前面几宗更是如此,死者虽不是坏事做尽,可也算是大恶之人,偏偏律法判不了他们的罪。”

    顾千城昨天晚上,已经把案情理了一遍,现在说起来丝毫不费力。

    “话虽如此不错,但……这和林宇有什么关系?”顾千城只有推断,而没有任何证据,秦寂言无法凭顾千城这几句,就认为主谋是林宇。

    “这只是我的怀疑,还需要进一步查证。”顾千城知道自己说法没有任何实证,所以她现在要极力说服秦寂言,让秦寂言派人去查林宇。

    “殿下,林宇比我们更了解十年那宗案,而且他曾是官差时就嫉恶如仇,为了追查真凶,不惜得罪权贵,而且看他的样并不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人被放逐后,要么会就此堕落,要么会坚持自己的路。林宇明显没有自我堕落,他在刑部即使只做着看管卷宗的事,可依旧很尽责,比所有人都做得好。”

    “林宇在这里看了七年案宗,他应该很清楚,他几乎没有再做回捕快的可能,像他这样的人,即使没有权贵施压,一边的官员也不敢用。”

    “林宇明知自己所学无用武之地,却仍旧不放弃,将刑部所有案卷都看完,殿下你不觉得这样的人,能把他当普通人吗?”

    顾千城并没有激动的大喊大叫,试图用情绪来感染秦寂言,她只是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出来,不带个人感**彩……

    她知道秦寂言有自己判断力,不会轻易受人影响。

    果然,秦寂言听到顾千城的话后,并没有立刻决定,而是思索了半晌才开口:“好,本王让人去查。”

    离老皇帝要求的结案截止日,只有一天,扇门的人手根本不够,秦寂言做出这个决定,也是赌了一把。

    要是查错了方向,他就没有机会继续查这个案。

    这一点顾千城也很清楚,可与期漫无目的乱查,不如将主力放在最值得怀疑的人身上,如果真没有查出来,只能说明她的想法是错的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顾千城的脸色又凝重了几分,秦寂言见状,出言安慰:“这是本王的决定,与你无关,你不需要要有压力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顾千城朝秦寂言浅浅一笑,看到秦寂言桌上还有未看完的卷宗,顾千城也不打扰人,主动开口:“不打扰殿下办公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等……”秦寂言把人叫住:“正当午时,此时出门容易暑,晚点再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这个点顾千城也不想出门,秦寂言办公的地方有冰,屋内非常凉爽,坐在这里挺舒服的……

    “你要无聊,可以到里门拿书看。”秦寂言指了指他休息的地方。

    秦寂言虽然没有洁癖,但有很强的个人领土意识,他的地方轻易不让人进,顾千城算是一个例外。

    “不了,我昨晚没怎么睡,借殿下的地方休息一下就好了。”顾千城这个时候还真有一点犯困。

    秦寂言也不勉强:“用膳的时候,本王让人叫你。”

    秦寂言说这话时,眼闪过一抹狡黠的笑,像是奸计得逞的狐狸,可是……

    某个哈欠连连的女人,根本没意到这一点,胡乱地点头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