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140怕死,但不会出卖尊严求生存(书号:13650

140怕死,但不会出卖尊严求生存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</r></ble>

    一路上,两人都没有再说话,秦寂言靠着马车小歇,顾千城则是右手撑着脑袋,不知道在想什么……

    一路安静无声,两人自成一个世界,矛盾却又契合,直到……

    马车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到了?”顾千城下意识地抬头看向秦寂言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寂言亦抬头,眼神落在她受伤的膝盖上……

    在顾千城眨眼不解时,秦寂言从茶几下,拿出一个小盒,递到顾千城面前:“宫里的药。”

    丢下药,秦寂言什么话也没有说,直接下了马车,把空间留给顾千城,好方便顾千城在马车上擦药。

    顾千城一个人坐在马车里,看着桌上的药,露出一抹不解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特意拦住她,就为了给她送一瓶药。殿下,你会不会太闲了?

    顾千城拿起药,默默地翻了个白眼,然后……

    好吧,撩起裙上药。

    别人的好意,她一向不会拒绝,秦寂言也不需要图她什么,她没有必要像防贼一样,防着对方……

    宫里的秘药,确实不是市面上能买到,比她自制的药物还要好用,只是轻轻擦了一层,就感觉凉凉的,那股火辣辣的痛,已经消得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好东西,可惜没有仪器,不然验一验什么成份,总不定还能配出来。”顾千城承认,她的老毛病又犯了,看到好药就想验验成份,看看自己能不能配出来。

    咳咳……这毛病得改,在这里可没有一个,手可通天的爷爷和大哥给她当危险,只要把人家不传秘法给解出来了,后果会很严重的。

    当然,她并不会因此牟利。说句不好听,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,她都没有为钱发过愁,她虽然不会赚钱,可胜在有一个有钱的家族。

    不过,这药吗?

    顾千城不客气的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说有圣旨在,她不需要给顾贵妃下跪,可难保不会有别的意外,为了小命着想,这种好东西得收集一些。

    擦好药,顾千城下了马车,发现……

    秦寂言把她带到城外一片枫树林。

    此时枫未红,层层叠叠的树交织在一起,遮挡了阳光,倒是有几分凉意。

    顾千城下马车时,就看到秦寂言复手而立,那背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孤寞,就好像天地间只有他一个人……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顾千城有一种上前抱住他的冲动。

    当然,这仅仅只是冲动罢了,顾千城不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踩着软软的树,顾千城在离秦寂言三步远时停了下来:“多谢殿下赠药,药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用就好。”秦寂言没有回头,也没有多说废话,直接切入主题:“你可知,封似锦为何会受伤?”

    “今天封大人告诉我了。”顾千城没曾想到,秦寂言是为这事而来,诧异地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这是担心她?

    “既已知晓,本王也不说,接下来的日你自己当心,没事别出门。”事情已经发生了,秦寂言倒没有怪罪顾千城的意思,毕竟……

    有些事,也不是顾千城能决定的,遇到封似锦这件事,她不得不救。

    “殿下放心,我不爱出门。”她就是想出门,也没有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寂言应了一声,往前踏了一步:“陪本王走走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理会顾千城,径直往前走……

    顾千城总觉得,今天的秦寂言很奇怪,可秦王殿下不想说,她也没有兴趣问,知道太多了,对她并没有好处……

    枫树林很安静,除了他们二人外,再也没有旁人,就连一向跟随在秦寂言左右的护卫也不在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,漫无目的在林走着,偶有树落下,也影响不到二人……

    顾千城膝盖还有些疼,走得并不快,秦寂言也默契放缓速度。顾千城本以为,两人会这么一直走下去,直到天黑回城,可突然间秦寂言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灵珍阁的幕后主使者是谁?”

    “三位王爷?”这里没有外人,顾千城没有任何顾忌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秦寂言摇了摇头,冷讽:“陷害本王确实是三位王叔的手笔,可这灵鸟的事……本王查到最后,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本王死去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顾千城脚步一顿,完全不敢相信,先太都死十几年了,这事怎么可能是他做的。

    “本王也奇怪,这怎么可能?”死了十几年的人,还能露出神鸟一局?

    顾千城听出秦寂言在笑,可这笑却没有一丝真心。

    “三年前,那所谓的灵鸟出现,本王就让人查了,一点痕迹也没有查到,现在灵鸟死了,证据却指向本王的父亲,真正是可笑。”这也就是秦寂言草草结案的原因。

    证据太充足了,他不能往深里查,与其查出他还不能承受的事,不如让三位王叔背黑锅。

    顾千城沉思片刻道:“殿下的意思是,灵珍阁的案,还有人在幕后策划?”那三位王爷,不过是当了一回出头鸟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寂言赞许地点了点头,他就知道顾千城一点就通。

    “这人的目的是什么?”顾千城很不解,如果……

    当时没有她为秦寂言证明,那么这宗案。就不会由秦寂言去查,如果是别人查,查到先太头上,一定会上报给皇上听……

    “目的?本王现在也不能肯定,横竖不是为了本王。”秦寂言转身,幽深的眸直视顾千城:“顾千城,你怕吗?”

    卷入本不该属于她的争斗。

    “怕的。”顾千城很老实:“不过,现在怕似乎也没有用,我好像知道了一个天大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和先太有关的事,绝不可能简单,秦寂言既然告诉了她,就容不得她说不。

    “没错,你知道一个天大的秘密,现在你想退缩也来不及了。”秦寂言深深地看着顾千城,他想知道这个女人可不可信?

    这件事,关系到先太,秦寂言不可能告诉别人,除了顾千城外,也就只有他知道……

    顾千城很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,她毫不犹豫地表明自己的立场。

    “殿下,我顾千城怕死,但并不表示我怯弱。我不喜欢惹事生非,但并不表示别人打到我脸上来,我还能不当一回事。不管什么事,既然做了我就不会后悔,也不会怕。因为……后悔和怕于事无补!”

    忍辱偷生,和为了活下去出卖尊严是不一样的。她不会为了活下去,而做左右逢源之人,既然已经卷入这些事非,她会坚定自己的立场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