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139出城,人约黄昏后(书号:13650

139出城,人约黄昏后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</r></ble>

    封似锦的事着实是意外,在政务上政见不合那是常有的事,为官的人都有一套潜规则,大家心照不宣、默契地遵守这些规则……

    比如,不管在官场上如何倾扎、争夺,官做到他们这个位置,不管发生什么事,都不会朝对方的家人下手。

    封大人根本没有想到,那群人会因朝政之争,对他家亲人下手,现在有了防备,自然不会让人钻了空。

    “有封大人这句话,我就安心了。”顾千城等的就是这一句。

    与其相信顾家的防卫,她更相信封家的承诺,至少封大人和封夫人,一看就是方正正值之人,这样的人值得深交……

    顾千城不知,她从封家离开后,封大人并没有去看望封似锦,而是去了自己父亲住的小院,去见封家的老太爷……

    封老爷此时正在溪边垂钓,知晓封大人来了,连头也没有回。

    封大人习以为常,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。他虽位极人臣,官威十足,在外威风八面,可在封老爷面前,也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孩。

    封大人先说了封似锦的病情,好让父亲安心,随即又把自己与顾千城的谈话说了出来。话里话外,不自觉地流露出,对顾千城的欣赏。

    封大人甚至感慨,可惜顾千城是女,要是男儿,顾家绝对能挤身实权派。

    本以为父亲会和平时一样,听完就让他退下,却不想封老爷却不轻不重说了一句:“果然是个有胆识的孩,把那套流云刀送给她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?”封大人一怔,完全没有想到,老爷会如此看重顾千城。

    这刀可是老爷的心爱之物。

    “不过身外之物,能用它救人,也是它的造化。”封老爷一直没有回头,背对着封大人,封大人看不出什么,只得按父亲的意思办。

    封老爷口的流云刀,就是之前封大人借给顾千城的,形状似柳的刀。

    那刀顾千城用得极顺手,毫不比手术刀的感觉差,可再喜欢也是别人的东西,顾千城并没有对此流露出不舍,用完就还给了封家,却不想……

    封老爷转身就把一整套送给她。

    整套流云刀共有十二把,据说是封家一位喜武不喜的老祖宗,无意寻得一块玄铁,请数百能工巧匠,耗费了半年打造而成。

    虽说封家人大多不习武,可有一个懂武的老祖宗,多少会两招,当作强身健体。

    这套流云刀就一代代传了下来,封老爷尤其喜爱这套流云刀,时不时就拿出来看一看,虽做不到飞刀射,却不妨碍他喜爱……

    这套流云刀绝对是封老爷的心爱之物,现在却送给了,一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晚辈,也怪不得封大人会不解。

    顾千城从封家出去后,并没有急着回顾家,而是让车夫把马车赶到一家大药堂,挑挑捡捡寻了不少药材,不过大多都只是寻常的药物。

    买了药材看着时间不早,顾千城索性挑了一家酒楼,寻了个包间在外面吃了一顿饭。

    虽没有顾家厨手艺好,可难得菜新鲜,原汁原味。

    顾家自认是钟鸣鼎食之家,对吃食特别讲究,一道青菜也要十几只老母鸡来配,营养味道是好,可总少了菜的原汁原味,偶尔吃吃还行,吃多了也就没有意思。

    饭后,顾千城虽然仍不想回顾家,可也知自己不可能永远不回去,拖拖拉拉没得意思,便让车夫直接回去,却不想……

    半路上,马车却被人拦了下来:“顾姑娘,我家主有请。”

    来人站在马车外,态度谦卑,语气恭敬。顾千城虽不知来者何人,却也明白对方怕是没有恶意,而且直接挡在她的马车前,她根本不能拒绝。

    顾千城没有多说,直接撩起车帘下了马车:“请带路。”

    对面,是一辆普通青布马车,只是那拉车的马,却不是凡物,可见来人绝非一般人。

    “姑娘……”车夫不安的唤了一句,想要上前却没有那个胆。

    顾千城脚步一顿,回头说道了:“你先回去,告诉老太爷我遇到了故人,天黑前会回府。”

    “是,姑娘。”车夫不敢多言,当下就牵着马车调头,那来请人的小仆脸色一变,大着胆道:“姑娘,这样的下人不要也罢。”

    眼只有自己,却无主安危,要来何用?

    “不是我的下人。”顾千城回答得干脆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把自己的安危,交到顾家下人手里,在顾千城眼,顾家的下人是绝不可信的……

    走到对面的马车旁,顾千城并不急着上马车,而是在外面福了福身,正欲开口,马车内的人,先一步道:“本王还以为,你是个聪明谨慎的,却不想一句话就能把你骗过来,你就不怕遇到歹人?”

    清冷威严,这声音赫然是秦寂言!

    “殿下何必逗我玩,真要是歹人,怎么会好言相请。”不得不说,知道请她的人是秦寂言后,顾千城大大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如果是别人,虽不至于有生命危险,但总归会头痛一些。

    “小聪明。”秦寂言不轻不重地斥了一句:“上车吧!”

    顾千城也不矫情,踩着小凳就弯腰上了马车……

    马车外表寒酸,内里……

    也是一样的寒酸!

    小小的马车,坐两个人就显得拥挤了。

    秦王殿下,这是多穷?

    顾千城忍不住在心诽腹:难怪当初她暗示秦寂言缺银,祖父半点不怀疑,现在看来秦寂言果真是穷……

    算了,看在圣旨和那堆赏赐的份上,顾千城决定大方的,不像秦寂言追债,那笔嫁妆就当是借给秦寂言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?在心里说本王坏话?”秦寂言挑眉,气势全开,锋芒毕露……

    幽深的眸顾千城的视线相交,像是能看透人心一样。

    有那一么瞬间,顾千城感觉自己的心,像是被人捏住一般,想要移开眼,却怎么也办不到……

    这个男人,真可怕!

    好半晌,顾千城才找回理智,佯装什么也没有发现,轻快的说道:“殿下想太多了,我怎么敢说殿下的坏话。”

    “谅你也不敢。”秦寂言收敛气势,又是如同平常那般尊贵却不显眼,要不是脑还算清醒,顾千城一度怀疑,自己看错了……

    秦王殿下,藏得可真深!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依旧只有三更!你们不要怪我,这两只真得不好写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