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115狂傲,有本事你挑错(书号:13650

115狂傲,有本事你挑错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</r></ble>

    顾贵妃把话说到这个份上,顾千城根本无法拒绝,只能谢恩,上台表演……

    因为腿上的伤,顾千城走很慢,一步一步……在外人看来,就像是奔赴刑台一样,就是皇上也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爱妃?”皇上以眼神寻问,怎么回事?

    顾贵妃笑得可欢了:“皇上,这孩胆小,紧张呢?”

    皇上乐了,呵呵一笑,其他人也跟着笑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在场的哪个不是人精,原本这些人还以为,顾贵妃这是要提携自家的侄女,现在看……

    情况似乎不对呀?

    熟知顾千城的人,比如秦云楚,他很清楚,顾千城就是一个,只有脸能看的草包,连大字都认不全,能有什么才学?

    这顾贵妃也不知是想帮侄女扬名,还是想要坑顾千城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有好戏看了,他们看戏就好……

    封家之前欠了顾千城一个人情,封夫人也就是封似锦的母亲,暗暗为顾千城担心。

    封夫人有心想要帮顾千城,奈何皇帝宠妃开口,又一副要帮自家侄女的架势,她要出言反对,反倒会让人以为,她们封家和顾家不对付,与顾贵妃作对。

    封夫人只能暗暗祈祷,希望顾千城不要太水,横竖只要顾千城表现得不太差,她一个叫好,其余人看在封家的面,也不会让顾千城难堪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,还看好顾千城的,恐怕就只有秦寂言和景炎。秦寂言是出于,多次在顾千城手上吃亏,知道顾千城不简单,而景炎?

    纯粹是因为,顾千城是武芸的女儿,景炎不相信义父口,那个风华绝代的女,会有一个草胞一样的女儿。

    至于顾千城?

    她压根没有把众人的打量放在心上,走到台上,顾千城摒弃乐器,走到书桌前,将宣纸铺开……

    “千城,你不弹琴?”顾贵妃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顾千城停下手上的动作,福身回道:“在臣女心,没有人的琴艺可以超过我母亲,所以臣女从不弹琴。”有这个理由,以后就没有人逼她弹琴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要表演什么才艺?”顾贵妃问道。

    “诗词。”

    “千城,诗是诗,词是词,你到底是写诗还是赋词?”顾贵妃又笑了……

    这傻,还诗词,恐怕连诗词是什么都不知道吧。

    “诗词就是即有诗也有词,娘娘不必心急,很快就可以看到了。”顾千城回以一笑,这个笑充满了挑衅的意味。

    这下,秦寂言笑了……

    他就知道,这个女人是小老虎,惹急了她,对谁都敢露爪。

    当时明知他是皇长孙,还敢支使她做事,这个女人胆怎么可能小。

    顾贵妃被顾千城狠狠地噎了一下,一时有些下不了台,可偏偏顾千城根本不搭理她,回完话就去研磨……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在场的人也一个个看着顾千城,想要看看顾家,这个出了名的大小姐,今天又会有什么惊人之举。

    皇上虽然等得不点不耐烦,不过看在爱妃的面,皇上倒也不在乎多等一下……

    顾贵妃要是知道,估计会气得吐血。

    她不是制造机会让顾千城出名,更不想让皇上因为她,而看重顾千城!

    墨研好了,顾千城提笔,在万众期待下,落笔成字……

    行家一出手,就知道有没有,顾千城的字不算极好,但她习得字体极好。

    卫夫人的簪花小楷,有碎玉壶之冰,烂瑶台之月,婉然若树,穆若清风的美评,字体高逸清婉,流畅瘦洁,最适合女写。

    字好,而内容更是让人惊艳,一首诗,一首关于七夕的诗:

    一道鹊桥横渺渺,千声玉偑过玲玲。

    别离还有经年客,怅望不如河鼓星。

    七夕今霄看碧霄,牛郎织女渡鹊桥。

    家家乞巧望秋月,穿尽红丝几万条。

    小太监捧起,高声念道,他一念完,不等封夫人开口,就有一个爱好诗词的妇人,率先叫好:“好,好诗。”

    顾贵妃的脸色很难看,可还不够……

    顾千城书写速度极快,一首诗写完,又飞快地换宣纸,提笔、蘸墨,落笔,一气呵成,大气磅礴,隐隐透着大家风范。

    这次是一首词:

    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度。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

    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

    一诗一词,正合了顾千城之前所说的诗词,也打了顾贵妃的脸,让顾贵妃看到顾千城比她更懂什么叫诗、什么叫词。

    众人本以为,两首就已是极限,可是没有……

    顾千城要狠狠打顾贵妃的脸,一诗一词怎么够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字收笔,顾千城又铺纸,这次又是一首诗,一首让人再次拍案叫绝的诗。

    此刻,想看顾千城笑话的人,一个个脸色凝重,看顾千城的眼神透着几许古怪,而顾贵妃?

    她快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她气得快要炸掉,可偏偏不得不忍住,还要笑着赞顾千城好。

    顾千城写完一首诗,挑衅地看了顾贵妃一眼,成功的把顾贵妃气得不行后,顾千城又铺纸,再次落笔……

    就像是不知疲倦一样,顾千城写了一首又一首,一诗一词,绝不混乱,直到……

    手腕痛了,墨干了,纸用完。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顾千城豪迈的将笔一笔:“不写了,累了!”

    “顾姑娘,你说,你帮你写。”有一个诗痴,也不顾这是什么场合,直接跳了出来,给顾千城献殷勤。

    这男双眼火辣辣的看着顾千城,有那么一瞬间,顾千城以为自己看到色狼,可不想,有同样心声的不止一人,还有几个女也叫道:“顾姑娘,你说,我们帮你写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女,也许有嫉妒心,也许看不起顾千城,可当顾千城一首诗一首词,写到他们心坎里时,他们再也嫉妒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来。”这样的豪迈,这样的洒脱,是他们此生向往的……

    顾千城写的那首诗,婉约缠绵,尤其是那句一生一代一双人,把众姑娘的心都萌醉了,怎么会有这么美的字。

    还有那“书画琴棋诗酒花,当年件件不离它。而今七事都更变,柴米油烟酱醋茶”更是让众夫人感同深受。

    这下,谁也再敢说顾千城草包?

    谁还敢说顾千城大字不识一个?

    谁敢说,他们就跟谁急。

    “不写了,今天尽兴了。”顾千城站在高台上,自然的挥手,那气度比大明星还要大明星。

    要不是底下的公小姐,个个都家教不差,这个时候一定会大叫:不要……

    当然,有喜欢顾千城的人,自然也有讨厌,之前那个红衣粗犷女,就在粗声粗气的道:“什么尽兴了,我看你是写不出来了,你只让人准备了这几首诗词吧?没能力写出更多吧?”

    红衣粗犷女这话,说得一点也不含蓄,明显是指责顾千城找人代笔,而她这话一出,有不少人赞同。

    五皇一个眼神,立刻就有知趣的人开口抨击:“这些诗词,根本不像一个人的手笔。或婉约、或豪迈、或深情、可忧愁,而且这些感慨,也不是一个刚及笄的少女可以写出来的,这些诗词真是顾姑娘你写出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也怀疑顾姑娘作弊,这些诗词每一首都让人惊艳,一辈能写出一首这样的诗词已是极限,顾姑娘在短短半个时辰内,写下数十首水平极高的诗词,这完全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和刚刚夸顾千城一样,宴会上,此刻只有指责顾千城的声音,而原本那些高叫着,让顾千城再写的人,此时也熄声,因为……

    他们也觉得这些人说得对,这些诗词,不是一个人可以写出来的……

    “顾千城,你有什么话要说?”

    皇上开口,全场的视线,再次集到顾千城身上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这一章有一诗一词,占了几百字,多写一点补偿大家,不让大家为诗词买单,你们放心。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