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102误会,本王帮你擦(书号:13650

102误会,本王帮你擦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</r></ble>

    要收拾上百俱尸骨,绝不是三两天可以完成的,顾千城这个时候,也不想回顾家触老太爷的霉头,她乐得在这里干活……

    秦寂言是个不错的上司,这几天的共处,让顾千城明白,秦寂言并不像她看到的那样恶劣、高傲,她之前对秦寂言确实存在不小的偏见。

    当然,秦寂言再不错,顾千城也没有打算和他深交,和一个皇长孙交友,本身就是站队的行为,她一个小角色,于争皇位上又没有什么用处,何必把自己搭进去,搅和到这些掉脑袋的事里面。

    君不见,秦寂言身边两个好友焦向笛与凤于谦,都被各自的父亲给拎回家,让他们远离秦寂言吗?

    这么做,并不是他们不看好秦寂言,而是除非逼不得已非要站队,不然轻易别站队。成了是从龙之功不错,可你有没有想过失败?

    要是败了,那不仅仅是丢你一个人的脑袋,而是丢全族的命。

    帝王一怒,伏尸千里。绝不是仅仅是史书上说说而已,在这里很容易变成现实。

    顾千城乐得与秦寂言保持不远不近的关系,偶尔拿秦寂言当当挡箭牌,挡挡自家老爷,但从来没有想过深交。

    历时七天夜,顾千城将所有尸骨拾捡完成,并且按骨头大小,拼成一俱俱完整的尸骨,一一排列在大坑里外……

    “一百十七俱尸体,其有八十俱是十五到二十岁左右的女尸,其余皆为孩童,男女均有,从骨骼来看,大小在五到十岁之间。”顾千城细数了一下,报出确切的数据。

    这一次,秦寂言没有带书来,记录的工作只有顾千城自己做。

    顾千城无比庆幸,她一直就有练毛笔字,甚至国画造诣也很高,写这么一点小东西,完全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“经涂墨法检测,墨色无法浸入,断定骨头没有裂缝,由此可以推断,死者生前没有遭受严重的伤害。”

    “骨坑里面,没有任何腐肉与血迹,骨头是经过处理,清洗干净才埋在这里,这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。”

    “有数根腿骨与手骨有明显的划痕,经检验为锐器刮肉时,留下来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骨面光滑,关节处有明显的油渍,怀疑骨头被大锅煮过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脑骨外,其余的骨头皆无缺失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千城一边念一边写,速度不快,但却不会让人心急,因为她所的每一句话,都值得让人多想,只是……

    顾千城没有和秦寂言讨论案情的意思,她很忙,没时间和秦寂言说话,而且这个案,一点线索也没有,根本讨论不出什么。

    顾千城在整理骨头时,在每一根骨头上,贴上了小标签,小标签上记录了,每一根骨头的检验结果,她现在要重新抄录一遍。

    人全身一般有206节骨,一百多俱尸体,这个抄寻工作,绝对是一项艰巨的任务,可是顾千城没得选择,这个时代没有相机,她无法一一拍照记录,只能一页页的手写记录。

    顾千城做事时一向很认真,她蹲在尸骨旁一心抄录,时不时放下笔,去翻看上面的标签,然后继续写…

    太过专心的结果,就是……

    她就悲剧了!

    她根本没有注意秦寂言站在她身后,抄完一俱尸骨的记录,便起身,却不想起得太快,和身后的秦寂言人撞了一个满怀……

    嘭的一声,顾千城的脑袋正好撞在秦寂言的鼻上,秦寂言痛得一懵: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秦寂言闷叫一声,而顾千城也没有好到哪里去,差点摔倒不说,手上的笔和册也乱习,手忙脚乱下,也只勉强保住了册,至于笔?

    好像已经飞了。

    顾千城也顾不得捡笔,看到抱着鼻望天的秦寂言,顾千城心虚的问了一句:“殿下,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要是把皇长孙撞坏了,她可就罪过了。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秦寂言瓮声瓮气的道……

    鼻一撞,又酸又疼,眼泪差点就要掉出来,能好得了才有鬼。不过,没有见血到是不幸的大幸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了。”顾千城松了口气,悄悄地看了一眼其他人,发现秦寂言身边的侍卫都在忙,好像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两个,顾千城这才彻底的放心。

    没人看到就好,不然,要因此被治罪,那可就冤死了。

    顾千城暗自庆幸侍卫没有注意到,殊不知侍卫这个时候忍得非常辛苦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是在干活不假,可他们的正职是保护王爷,王爷有事他们第一时间就会发现,刚刚撞得那么重,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,只是见秦王不吭声,他们只能假作不知罢了。

    当属下,当一个好属下,你以为容易吗?

    秦寂言应了一声后,就没有再说话,而是按着鼻继续望天……

    刚刚这一撞实在是太重了,他要等疼痛缓过去,才有力气说话。

    顾千城本想继续工作,可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句:“殿下,你松手,我给你看看?”不管怎么说,人是她撞伤的,虽然秦寂言也有错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剧痛缓过去就没事了,秦寂言松手,低头看向顾千城,这一看忍不住笑了出来:“顾千城,你……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秦寂言乐不可支,刚刚疼的没有出眼泪,这伙却真得笑出了眼泪。

    “顾千城,擦擦……”秦寂言笑的肚都疼了,不是他没有同情心,站在一堆白骨面前还有心思笑,实在是顾千城的样太好笑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顾千城一脸莫名,不明白秦寂言这是在笑什么?

    有那么好笑吗?

    “顾千城,你的脸……”像是小花猫一样,左右两撇黑,额头上还有一笔,再配上顾千城一本正经的样,真得很有喜感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墨汁?”顾千城反应过来,连忙伸手去擦,却不想正要擦到脸上时,就被秦寂言阻止:“别碰,你的手摸了骨头,本王帮你擦。”

    秦寂言挡住顾千城的手,然后在顾千城目瞪口呆下,动手给顾千城擦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当秦寂言的手,贴到她脸上的那一刻,顾千城就呆了,一动不动的看着秦寂言,心嘭嘭的直跳……

    好半天,顾千城才找到自己的声音,连忙闪开,结结巴巴的道:“不,不用……”殿下,别这么暧昧,她会误会的……

    秦寂言却不容拒绝,按住顾千城不让她动:“你看不到,本王帮你擦。”

    脸上依旧带笑,却没有之前那么欢乐,秦寂言认真地帮顾千城擦了起来,手脏了就用袖去擦……

    一下一下,就好像擦在顾千城的心尖上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