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092动手,秦王脸红了……(书号:13650

092动手,秦王脸红了……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</r></ble>

    “殿下,你没事吧?”顾千城连忙上前,却不敢碰秦寂言,就怕秦寂言身上还有别的伤……

    “没……”秦寂言摆了摆手,可额头沁出的冷汗,却让顾千城明白,秦寂言在说谎。

    “殿下,你要信得过我,让我看看你的伤如何?”她现在还要借秦寂言的势力,好在顾府立足,秦寂言可不能出事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秦寂言刚想拒绝,顾千城就道:“殿下,你身份尊贵,容不得半分差池,真要出事了,殿下身边的人都讨不好。”

    皇上不会责罚秦寂言,却会责罚秦寂言身边的人,因为他们保护不力,才让秦寂言受伤。

    秦寂言身边的人,都是他的得力心腹,真要因为这这件事,被皇上把人处罚了,重新派一批新人给他,对秦寂言来说,无疑是一个大麻烦。

    秦寂言隐瞒自己的伤势,就是不希望皇上借此,把他身边的人调走,或者往他身边安插人。

    顾千城的话说到了秦寂言的心坎里,秦寂言虽有不满,可到底没有再拒绝。

    得秦寂言同意,顾千城是松了口气,把秦寂言扶到矮榻上坐下,征得秦寂言同意后,把秦寂言上衣全部脱光……

    上次已经摸过一次,顾千城知道秦寂言身材很不错,可今天光明正大一看,才发现秦寂言的身材何止不错,简直是好极了。

    虽是皇皇孙,身材却如同军人一般,肤色健康有力,肌肉绷紧扎实。真正是穿上衣服显瘦弱,可一脱下衣服就能看出,秦寂言是经过了摔倒的男人,而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病弱书生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秦寂言被顾千城盯的很不自在,忍不住出声提醒。

    顾千城欣赏眼神的太明显了,即使顾千城的眼神,没有半点亵渎之意,可秦寂言同样不喜。

    他是男人!

    “殿下的身体锻炼得很好。”顾千城没有半丝不自地,大大方方地赞道。

    比尸体的手感好多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寂言轻轻应一下,嘴角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要是秦寂言知道,顾千城拿他和死尸比,恐怕就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顾千城欣赏完秦寂言的好身材,就尽职的给秦寂言检查伤口:“殿下的伤口包扎的太随便了,伤口还在留血,根本没有止住血。有没有伤药?我重新帮殿下上药。”

    顾千城将被鲜红染烫的白布取下来,用干净的热水,把秦寂言伤口外的血迹擦干净。

    “去外面拿。”他身上怎么可能带这种东西在身上。

    顾千城出门,还未开口就见一个黑暗人,奉上一瓶药粉,另外还有干净的绷带。

    顾千城在心赞道:“秦王殿下的手下,果然是人才。”

    拿着绷带与药粉,顾千城并没有直接回去,而是拐去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在顾家这么长时间,她唯一能收集到的就是针、线,还有一小瓶生理盐水,现在正好派上了用处。

    针是让丫鬟找磨针的人,特意磨出来的;线则是又从厨房找来羊肠,剪成一条条,然后揉成线,烘干消毒……

    至于生理盐水,这个真不容易,她费了好大的劲,一层层过滤、蒸馏,也做不出纯的生理盐水。毕竟她学的是医,而不是学化学,要提取氯化钠真不是一般的难。

    虽说不纯,但总比用盐加水来得好,至少这一小瓶生理盐水,没有一丝杂质,她在小动物身上做过试验,效果很好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个时代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污染,虽然盐不纯,可水却是真正的纯净。

    拿了东西准备出去时,顾千城又拐到角落,看到自己培育的青霉素已冒出绿色的霉,顾千城知道这个可用,于是用小瓶刮了一屋下来。

    早在唐朝时,长安城的裁缝,就会把长有绿毛的糨糊,涂在被剪刀划破的手指上,来帮助伤口愈合。

    这绿毛的糨糊,其实就是青霉素素菌,有杀菌的作用,顾千城培育的就是最原始的青霉素。

    要不是她还没有找到,提取碘化钾的办法,她要配出碘酒都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她的基础知识,非常扎实,即使这个世界一无所有,她也不在意,她相信凭借自己的双手,她会越过越好。

    拿好东西,顾千城快步回来,到房门口时特意放轻了脚步,可就是这样,她一踏进去,靠在床上假寐的秦寂言就发现了她……

    双眼清明,不见一丝迷糊。

    这警觉心……

    难怪秦寂言会说她戒备心太低了,这么一对比,可不就是她戒备心嘛。

    汗,出身在太平盛世,又一直被家族保护的孩,真心不会时刻保持警戒。

    不过,日后她会注意。

    “殿下。”顾千城洗干净双手,便上前,半跪在秦寂言身边,不管态度如何,这姿势却足够顺从,让秦寂言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“你别动,我帮你缝合上药。”顾千城把一旁的油灯拿了过来,让室内更亮堂一些。

    “嗯。本王明日要早朝。”换言之,千万别让他出事,不然……

    有麻烦的,绝不仅仅是他一个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话里面的意思,顾千城懂。

    用干净的纱布,将秦寂言伤口处的血水吸干净后,顾千城细细将双手洗净,然后用那一瓶生理盐水,给秦寂言清洗伤口。

    伤口还有血丝渗出,但她没有止血带,只能尽量按压止血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棉球从伤口上擦过,秦寂言即使再能忍痛,这个时候也忍不住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会有一点疼,殿下忍耐一下。”顾千城眉头轻皱,稍稍放轻了力道。

    好吧,她平时极少给活人清理伤口,下手难免重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无事。”男汉大丈夫,这个时候就是疼,也不会叫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不管是真是假,顾千城都当真了。

    闭嘴不再言语,细细将伤口清理干净后,顾千城将受到创伤的血管挑起,好在不是主要血管,予以结扎止血便可。

    确定伤口不再渗血,顾千城便用消过毒的小剪刀,将坏死的皮肉,和外翻的皮肉剪掉。

    这一步,真得很疼。

    秦寂言为了转移注意力,主动找顾千城问话:“你怎么有这些东西?”他就算再不了解女,也知道女儿家的闺之物,绝不是顾千城拿出来的这些。

    顾千城很不想开口,因为……口水会有细菌,她怕自己说话,口水溅到伤口上,可秦寂言问话,她也不能不理,只能抬头答一句,便立刻低头剪伤口上的肉。

    几次之后,秦寂言便发现了,有些尴尬的闭上嘴,耳根微微跳动,似乎红了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