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065责怪,无力阻止……(书号:13650

065责怪,无力阻止……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</r></ble>

    行踪被人探知,秦寂言带顾千城去案发现场的计划,自然也要落空。他不可能在明知有人跟踪他的情况下,还暴露自己私底下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秦寂言这个皇长孙过的一点也不轻松,皇上的宠爱是一把双面刃,在保护秦寂言的同时,也给秦寂言带来了致命的危险,发生这样的事,秦寂言自然要去处理。

    顾千城也不是空有正义感,却什么都不知的小女生,不会提出让秦寂言为难的要求,再说就算她提了,秦寂言也不会搭理他,她又不是秦寂言的谁。

    而且从小生活在。法制健全世界的她,也需要时间消化一下,秦寂言刚刚下达的命令。

    一声令下,就能立刻取人性命,而不需要付任何法律责任。顾千城心里清楚,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,皇权至上,皇帝要做什么都可以,可清楚与亲眼见到还是有差距的,她需要好好沉没一下自己的心情……

    秦寂言带着手下匆匆离开,顾千城在房内静坐,思考生存哲学。

    她无力改变这个世界的原有规则,她想要活下去,除了顺从外,还能有别的选择吗?

    在顾千城思考人生,在秦寂反击时,死去几人背后的主人,也收到了消息……

    “老东西给那小畜生的人,果然是最好的。”宫里,衣着华贵的女人,面露狰狞,抄起手边的玉枕就砸得稀巴烂。

    第二天,便有一个小宫女,因失手打碎御赐的玉枕,而被处死。

    京城某华丽的府邸,已不年轻的皇,听到这个消息自嘲一笑,转身命令手下,把尾巴处理干净,留下的线索指向另外两人……

    除了这两处,东林书院也有一个人未睡,那人就是景炎。

    秦寂言,并不是被皇上宠得一无事处的纨绔弟,比他想像的还要难对付……

    景炎收到消息时,天已破晓,尸首早已被挂在城墙之上,景炎站在屋顶上,瞭望城墙的方向,直到听到有人起来的声音,才回到自己的屋内。

    顾千城一夜未睡,丫鬟早上进来服侍顾千城,明显看到顾千城脸色不对,本想表表忠心,说两句好话。

    可当她们看到桌上放着一个,不属于顾家的木盒时,丫鬟完全忘了这事,死死地盯着桌上的盒。

    “大,大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记住,你们什么都没有看到。”顾千城起身,斜了丫鬟一眼。

    “奴,奴婢明白。”丫鬟面色发白,咚的一声跪下,顾千城从她们身边走过,把盒打开。

    盒里的冰已化成水,只剩下手指大小的一块。顾千城将水倒出,伴随咚的一声,一个小盒滚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顾千城一打开,就闻到淡淡的药香,不需要别人多言,顾千城知道这小盒药膏不是凡品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皇长孙用的东西,怎么可能差。

    “把盒收起来。”顾千城将药膏攥在手心,圆润的盒一点也不硌手,握得太紧,手心里的盒越来越热……

    顾千城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,和往常一样梳洗,可丫鬟却做不到她这么淡定,丫鬟战战兢兢的收拾好屋,没有顾千城的命令,她们连动都不敢乱动。

    大小姐,不像她们想得那样简单,她们真得怕知道太多,被杀人灭口。

    顾千城根本没把这几个丫鬟放在眼里,她一点也不怕顾家人,知晓秦寂言昨晚来找过她的事。

    打开药膏,顾千城挑出指甲大小的一块,对着铜镜在脸上抹开……

    药膏质地细腻,抹在脸上清清凉凉的很舒服,顾千城估计,不出三天,她脸上的伤就能完全好了。

    用完早膳,顾三叔和三夫人就来找顾千城,今天是大理寺与刑部公开审理顾承意案的日。

    两人关心了一下顾千城的伤势,顾三叔就问千城,要不要去现场听案。

    顾千城犹豫了一下,拒绝了:“三叔,你回来把结果告诉我是一样的。”她脸上的还很明显,要被人认出来,总是尴尬的事。

    顾三叔虽然希望顾千城能去,可也知道顾千城的顾虑,并没有勉强了,反倒是三夫人很不安,出言道:“千城,你要不去,万一刑部今天就把案判下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三婶,我就算去了,也阻止不了刑部断案。”三夫人是关心则乱,顾千城虽有不满,但也没有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三夫人还要劝说,却被顾千城打断了:“没有可是。三婶,谁也不能干涉刑部断案,扰乱公堂是犯法的。”

    她去了也只能旁听,即使认为判断不合理,也不能在公堂上,当众与刑部、大理寺叫板,让官府没脸。

    三夫人脸色一白,想要解释却被顾三叔拉了回来:“千城,你三婶她只是太担心承意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三夫人平时还是很清醒、理智的,只是这次的事,关系到自己儿的生死与未来,才会失了分寸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时辰不早了,三叔快去吧。”顾千城真没往心里去,在顾家这一群奇葩,三叔和三婶已经很正常了。

    顾千城虽然是在家里等消息,可她也没有闲着,她之前在现场采集了两块血片,当然,她并不是拿血片拿来化验,现在的设备根本做不到检验血样。

    顾千城小心地把血片夹出来,将血片的形状画在纸上……

    血,在不同的力道下,滴落在地的形状是不一样,这两滴血边角圆滑,根本不像暴力击力下,猛得喷溅而出。

    顾千城打算从血滴落下的形状下手,为顾承意增加一个筹码,这样秦寂言翻案时,也多了一项证据……

    而被顾千城惦记的秦寂言,并没有去查案,而是在御书房,被皇帝训斥。

    “寂言,你实在太胡闹,你知不知道你昨晚的举动,影响有多恶劣?皇城的百姓还以为有人攻城了。”皇上已不年轻,脸上有老人斑,可看着精神还算可以。

    “孙儿知错,请皇爷爷责罚。”秦寂言认错态度非常好。

    不过,不管是皇上还是秦寂言都明白,秦寂言虽然认错,可并不会悔改,如果重来一次,他依旧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是人都有脾气,被皇上一路宠着长大的秦寂言,从来不是一个没有脾气的人。

    皇上深知这一点,所以他才头痛。一边是儿,一边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孙,双方真要斗起来,谁出事皇上都不乐意看到,可是……

    哪怕他身为皇帝,也无法阻止。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