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034命苦(书号:13650

034命苦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</r></ble>

    把自己的亲爹气晕了,这可是大大的不孝,顾国公也顾不得自己的委屈,立马上前抱住老太爷,让人赶紧请大夫来。

    顾国公这人虽然经常拎不清,没啥大智慧,可小聪明却不少,趁众人还未赶到时,顾国公连忙跪在老太爷身边,不停地抽自己的耳光:“爹,儿不孝,惹你生气,你要怎么罚儿都行,救您千万别吓儿。”

    等到顾府的二老爷、三老爷闻讯赶来时,就看到顾老爷把自己一张脸都抽肿了,自然也不知大哥被老太爷打了的事。

    大夫很快就来了,顾老太爷是怒极攻心,需要好好静养,不能再生气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听到了,以后不管什么事,都要顺着你们爹,不能再让他受气,谁要让你们爹受气,我就打断他的腿。”老夫人眼角通红,训斥着自己的三个儿和儿媳。

    “儿(儿媳)明白。”看三个儿一脸恭顺,老夫人这才满意了几分,正想让人留下来给老太爷侍疾,老太爷身边的小厮就出来了:“老太爷醒了,老太爷请老夫人和三位老爷都回去,老太爷想要静一静。”

    换言之,老太爷嫌这一屋人太吵了。

    老夫人刚刚还在大声训斥儿、儿媳,这下面上有些挂不住了,不满地说了一句:“年纪越大,古怪的规矩越多。老大你脸上有伤,和你媳妇回去,让你媳妇给你上药。老二、老三当了一天的差,也累了,早点回去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发号司令惯了,逮到机会就要显示自己的存在,三个儿习惯了,至于媳妇,就是再不满,也不敢和婆婆斗,尤其是三老爷和三夫人,更是不敢表现出半点不耐,就怕老夫人找他们麻烦。

    二老爷和三老爷得知,老太爷是被大哥气晕的,这两个没法继承爵位,只能自己在官场打拼的人,立刻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应该做了什么事,被赵王拿住了把柄,千雪的世妃梦怕是要碎了。”在官场上混的人,这点儿眼利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回头,给女儿说说,让她看看不听父母之命,攀高枝的下场。”二老爷想到自家那个不省心,一心想要嫁给秦王的闺女,脑门儿就抽痛。

    二夫人连连应是,心里隐隐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她们这些后院的妇人,家里的消息比大老爷们灵通,楚世被人下药的事,二夫人私下知道了,更知晓秦王与楚世来的那天晚上,女儿身边一个丫鬟出去了,女儿也出去过。

    要是让人查到了,就是没事也要惹一身腥。

    “希望那孩,别做傻事。”二夫人心里不安,却不敢表露出来,只能在心默默祈祷,这件事就此结了,别再查下去了,不然……

    她女儿这一辈就毁了。

    二夫人不知,这件事别说老太爷怕丢脸,不会大张旗鼓的查,就是顾夫人,她们的大嫂也不敢往深里查。

    要知道那天晚上,下药的人还有她,要是最后查到她身上去了,那岂不是更惨。

    所以,那天晚上的事,大家都会心照不宣的揭过,当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,反正顾家与赵王府的事已经谈好,就算查出什么也改变不了。

    千城和楚世的婚约,解除已成定局,顾国公就算是千城的父亲,也无法力挽狂澜。同样,顾千雪只能给秦云楚做妾,也是铁板定钉的事,除非皇上下旨,不然千雪这辈就只有当小妾的命。

    赵王府动作很迅速,当天下午就让人把嫁妆送了回来,看着摆满一地的嫁妆,顾夫人完全高兴不起来,回头就抱着顾千雪狠狠地哭了一场。

    “我苦命的女儿呀,你以后要怎么办呀,都是那个小贱人害的……我诅咒她和她娘一样,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顾夫人是真得伤心了,她是疼爱女儿的人,要不然也不会费尽心机,为女儿谋得千城的嫁妆。

    “娘,娘……我以后要怎么办,我不要当姨娘。娘,我不要,你帮帮我,你帮帮我好不好。贵妃娘娘,我们去求贵妃娘娘,她是我姑姑,我还救了五殿下,贵妃娘娘一定会帮我的……”顾千雪哭得更伤心,死死地拽着顾夫人的衣服,凹陷的双眼闪着绝望的疯狂。

    “千雪,贵妃娘娘她……”顾夫人说不下去,顾千雪心里却明白,整个人都绝望了。

    “娘,娘……我不要做妾,我不要做妾。”顾千雪说着说着,就扑倒在顾夫人的怀里:“娘,我要怎么办,我要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“千雪,我苦命的女儿,你放心,娘不会放过那个小贱人,娘会给你报仇的……”母女俩抱头痛哭,不管是顾夫人还是顾千雪,心里都明白,此事已成定局,别说贵妃娘娘帮不了忙,就是能帮贵妃娘娘也不会帮。

    别人不清楚,顾贵妃和五皇却清楚,当时救五皇的人,根本不是千雪而是千城。

    五皇与顾贵妃不说,是因为他们不在意,既然顾府认为,这个功劳加诸在千雪身上更好,顾贵妃自然就帮着顾府。

    想让顾贵妃为顾千雪出面,那无疑是痴人说梦话。别说顾贵妃不会出面,就算顾贵妃肯,赵王爷也不会给顾贵妃面。

    母女俩抱头痛哭,又一起骂了顾千城半天,母女二人才稍稍舒心了一点。而被骂的顾千城这个时候也不好过。

    之前,她拿嫁妆作价,让顾国公直接付八十万两银,给她娘点长明灯,现在赵王府把嫁妆退了回来,顾国公把公的部分拿走,剩下的全部丢给了顾千城,让顾千城自行处理。

    顾国公拿走的是压箱的现银,和好变卖的黄金。留给顾千城的,全是一堆不好变卖的古董、布料、首饰,甚至还有家具。

    这些家具,都是按赵王府新房尺寸打的,选用上好的紫檀木,价格不菲,甚至有价无市。当然,打家具的木头,自然不是顾府出来的,而是她母亲的嫁妆。

    对着一堆华而不实的珠宝、布料,甚至还有半人高的珊瑚摆件,顾千城头痛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东西,我要怎么才能卖掉?”重点,要卖个好价钱才行。

    “卖?小,小姐,你……你说什么?你要把嫁妆卖了?”孙妈妈傻眼,以为自己听错了,却见顾千城认真的点头:“不卖,留着干吗?这些布料首饰,我一辈都用不完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嫁妆用不完,你以后可以留给小少爷,小小姐,你千万不能卖呀,嫁妆的多少,代表你以后在夫家的地位,没有嫁妆或者嫁妆少的女人,会被夫家看不起。老爷和夫人,他们肯定不会给你准备多少嫁妆,你将来的倚靠就只有这些了,可不能卖了。”孙妈妈苦口婆心地劝说,想要打消顾千城卖嫁妆的念头。

    嫁妆是女的私人财产,夫家无权占有,女嫁妆的越多,就表示娘家越重视,在夫家的地位也会越高。

    凭顾千城这份嫁妆,就足够她在夫家立足,可是……

    顾千城看向孙妈妈,说道:“孙妈妈,在京城还有人家愿意娶我吗?要是远嫁他乡,我有再多的嫁妆也保不住。”

    顾千城说这话时,并没有多少伤感,但孙妈妈听在耳朵里,却痛在心里,眼泪涮的就掉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我苦命的小姐,这一辈就生生被他们给害了,你以后,以后要怎么办呀。”孙妈妈跪倒在顾千城脚边,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顾千城说得没有错,除非是穷得要靠媳妇嫁妆过日的人家,不然,稍微有点脸面的人家,都不会让自家儿求娶顾千城。

    身有残疾、被楚世当场退婚、气昏亲生父亲、不孝继母,把家丑外扬,这样的女真没有人敢领进门。、

    这年头,谁家没有一点龌龊事,要是受了委屈的人都和顾千城一样,不管不顾的宣扬出来,以后还如何在京城立足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