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026纳妾(书号:13650

026纳妾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</r></ble>

    顾千城座下的马完全不受控制,一路狂奔,朝河里跑去,别说顾千城此时脑一片混沌,就算她此时眼明脑清,也无力拉住缰绳。

    想到昨晚在池里的事,秦寂言忍不住低咒一声,他还真没见过,比顾千城更倔强的女人。

    算了,不和一个女人计较。

    眼见顾千城就要连人带马掉进水里,秦寂言不得不再次加速:“驾!”

    狠狠地抽了马一鞭,马吃痛,拼命往前,瞬间追上了顾千城的马,两匹马齐头并进,秦寂言道:“顾千城,快解开身上的绳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顾千城眼前一片模糊,隐约看到前面是一条河,知道自己的处境不妙,想要动手却发现自己完全使不上力气,之前为了固定绑在身上的绳,此时竟成了催命符。

    ‘好像不行。’这个时候还能笑出来,顾千城佩服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笨蛋。”秦寂言忍不住骂了一声,眼见两人都要掉入河里,秦寂言顾不得其他,连忙抽剑:“没本事就虽逞强,给本王坐好。”

    秦寂言手腕一动,一道剑光闪过,噗的一声……血喷了出来,顾千城只觉座下的马双腿一软,往前栽去……

    就在顾千城以为,自己会和马一样,一头栽入河里时,腰间被什么束住,身往上一抛,下一秒自己稳稳地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    “多谢王爷。”哪怕脑一片混沌,顾千城也知,是秦寂言救了她。只是她想不明白,秦寂言之前不是摆明了要看戏嘛,怎么会出手救她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秦寂言没好气地哼了一声,一手抱着顾千城,一手拉着缰绳。

    此时,他们离河只有十余米,这个时候调转马头或者勒住马已来不急,秦寂言只能再次让马加速,一跃跨过这条不算宽的河。

    秦寂言座下的俊马,乃是关外进贡的汗血宝马,秦寂言不担心这马跃不过去,他担心顾千城会被马甩下来。

    “扶稳,摔下去了,本王绝不会再救你。”求顾千城一次,只当还昨晚的人情,他秦寂言不喜欢欠人东西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水性比你好。”脑清醒了,顾千城也有调侃秦寂言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伶牙俐齿。难怪会被顾府丢出来。”秦寂言话落,座下的马,猛得往前冲,在极速前进的惯性下,马凌空跃起……

    “天啊,好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这人是谁,这么厉害,马都要飞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赶集的人被这一幕惊呆了,三三两两聚在一起,一脸惊叹地看着马上的秦寂言和顾千城,可惜马的速度太快,他们根本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“寂言可次可是出尽了风头。明年肯定能稳坐,大秦女最想嫁的男人榜首。”焦向笛一脸戏谑,贱贱的表情,让凤于谦有一种,给他一巴掌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发什么呆呢,还不快追上去看看,秦王要出事了,我们都惨了。”凤于谦虽是从武,可心思却比焦向笛细腻,从来没有忘记秦寂言的身份。

    圣上最宠爱的皇长孙,不能在他们的保护下出事,不然他和他们的家族,都得为此陪葬,一如当年太出事一般。

    焦向笛显然也想明白了,立刻上马,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凤于谦和焦向笛不需要炫身手,自然是乖乖的从桥上过,等他们追到放缓速度的秦寂言时,已跑出很远一段,看热闹的人也各自散开了。

    “爷,我让人把顾姑娘送回去。”焦向笛上前,想要接过秦寂言怀的顾千城,却被秦寂言避开了:“不必,本王送她回去。”

    顾千城不想和他扯上关系,他偏不如顾千城的愿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可以回去。”顾千城此时已经好了许多,至少脑是清醒的,抬手擦掉脸上的脏污后,顾千城示意秦寂言停马。

    “自己回去?怎么回去?用走的吗?”秦寂言嘲讽的道,同时加重抱住顾千城的力道,顾千城被勒得快喘不过气了:“松,松手……”刚刚清醒的脑,差一点又要缺氧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要强,你在顾家是怎么活下来的?”秦寂言略略松开了力道,却没有让顾千城下去。

    顾千城的身体很软,也很热,抱在怀里很舒服,秦寂言有点舍不得松手。

    “我的事似乎与秦王无关,秦王不想我赖上你,最好放我下来。”顾千城知道秦寂言最怕什么,可不想平时极有用的话,今天只取到了反效果。

    “本王不介意纳你进府,秦王府还养得起一个你。”秦王这话半真半假,顾千城一时也不懂,这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虽说,此时民风还算开放,没有什么大门不出、二门不迈,裹小脚的规矩,可对女人依旧苛刻,一旦行错一步,就没有回头路可走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,寡妇虽可以改嫁,可做人家的妾,却一辈都别想扶正,一日为妾,终生便矮人一头,顾千城怕秦王是认真的,不敢接话。

    男人可以三妻四妾,女人却只能嫁一个,秦王真要拿一个妾位打发她,她连哭的地儿都有。要知道,凭她这点本事,被困在后院,也只有认命的份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说话了?这么不想当本王的女人?”冰冷的的语气,饱含杀意,只要顾千城敢说“不想”,秦王就能立刻把顾千城抬进秦王府。

    与爱无关,只是男人的面与尊严。秦寂言可以毫不客气的推开顾千城,却不允许顾千城看不上他。

    要搁现代,顾千城绝对一脚把人踢飞,可此时她只能忍,身份地位没人强,靠山势力更不提,和秦寂言硬碰硬,顾千城只有吃亏的份。

    顾千城侧过头,一脸认真地看着秦寂言,声音有些颤抖:“秦王殿下,你真得要接我过府吗?”说完后,立刻低下头,肩膀微微抖动。

    内容不够,动作来凑。顾千城实在说不出,爱慕心悦一类的话,也做不出深情脉脉的样,只能低头,试图混过去。

    秦寂言微微皱眉,顾千城太善变了,他发现他真得搞不懂,顾千城到底在想什么,更弄不明白,顾千城对他到底有没有企图。

    “欲迎还拒?”秦寂言薄唇轻启,试探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顾千城正想着,如何让秦寂言对她失望时,迎面一匹快马跑来,与他们擦身而过时,骑马的人惊叫了一声:“大小姐!”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