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权妃之帝医风华 > 025拒绝(书号:13650

025拒绝

作者:阿彩
    </d></r></ble></d></r></ble>

    只要上了马,她就是绑,也要把自己绑在马上,可是……

    上马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求秦王帮忙是不可能的,她刚刚才被拒绝,要她再开口他,那是做梦。

    至于请别人帮忙?她身上已经没有银了,就算她出得起银,也没人敢碰她这个半死不活的人,所以她只能靠自己了。

    顾千城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极差,所以她没有急着上马,而是靠马而站,闭马养神,等体力恢复。

    “她在干吗?还不走?”焦向笛正打算上马,可看顾千城半天不走,又忍不住多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反正,秦王也没有走,他不急。

    “她在积蓄力量,她现在这个样,上不了马。”凤于谦是武将,他很清楚一个人在受这么重的伤,体力会有多差。

    “她不是会驯马,让那马趴上来,等她上了马再起来就行了。”焦向笛真心希望顾千城再表演一次,他刚刚还没有看够。

    这一次,不等凤于谦说话,顾千城就先朝焦向笛抛来一个“你是白痴”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小谦谦,她在鄙视我。”焦向笛做西捧心状,那委屈的小样,让人恨不得一拳把他的脸打扁。

    “我也鄙视你。”凤于谦学顾千城,同样丢了个白眼给焦向笛。

    驯马要有那么容易,顾千城早就走了,哪会站在这里被人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顾千城脸色越发的白,秦寂言暗暗叹了口气,一旁的焦向笛的道:“向笛,去弄一辆马车过来。”这个女人固执的让人心疼,害他居然有一种歉疚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弄马车给她?”焦向笛以为自己听错了,事实证明他没有听错,因为秦王横了他一眼:“还不快去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我这就去。只是为什么是我,这种事不应该找小谦谦嘛,他跑得比我快。”焦向笛不明白,为什么每次跑腿的活都是他做,明明凤于谦才是学武的,更适合跑腿。

    凤于谦也不多解释,只是笑眯眯的道:“要是封似锦在,他一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停。”不等凤于谦说完,焦向笛就连忙打住:“别在我面前提封似锦,你赢了,我现在就去找马车。”

    焦向笛气呼呼地走人,把凤于谦乐得不行,秦寂言眼带笑:“别老欺负向笛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谁让他好欺负,人家似锦又没有怎么他,他偏爱把似锦当成假想敌,每次提起似锦他都瞬间败北。”凤于谦贼笑。

    “向笛只是压力太大。”任谁天天拿来和人比,都不会高兴,尤其是自己处处比不过对方。

    这多么年来,焦向笛没有疯、心灵没有扭曲,秦寂言已经很佩服。

    凤于谦脸上的笑容也收了起来,同情的道:“说起来向笛也可怜,焦大人和封大人从小就是死对头,这两人什么都比,一直以来都有赢有输,不分伯仲。偏偏向笛和似锦出生后,这两人开始比儿,焦大人却一直惨败。”

    “这天下也只有一个封似锦,大秦有神童之称的孩童不少,可成年后依旧名声大噪的只有封似锦一人。封似锦已摘得解元和会元,如果今年殿试他再夺第一,便是大秦史上第三位三元及第的才,也是最年轻的一个。”秦寂言语气淡然,即不羡慕也不佩服,只是陈述这么一个事实。

    作为皇长孙,大秦有这样的人才,他只会高兴。

    “似锦确实有才,向笛遇到他,只能自认倒霉了,一辈都是老二的命。”凤于谦再次庆幸,自己不用参加科考,不用跟封似锦比。

    秦寂言略略点头表示赞同,抬头看向顾千城,只见顾千城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视线相交的那一刻,顾千城淡定自若的别开脸,秦寂言眉头微皱,却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帮顾千城并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他愿意。

    顾千城很有胆识,一点也不像深闺的女,遇事不慌不乱,很有当家主母的气度。可惜,遇到了秦云楚那个不着调的人,被云楚当场退婚,也不知以后还能不能嫁出去。

    焦向笛虽然嘴巴很欠揍,可办事的能力确实很强,不多时,就驾着一辆马车过来,顾千城看到那马车过来,唇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。

    她顾千城也有自己的骄傲,哪怕在外人眼看来很可笑,可她依旧坚持。

    秦寂言还来不及思索,顾千城这笑是什么意思,就见顾千城深深地吸了口气,双手握住僵绳,然后……

    一个漂亮的跳跃,居然坐上去了!

    “厉害,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漂亮。”

    人群发出一阵欢呼声,顾千城却理都不理,抬起血淋淋的脸,挑衅地看了秦寂言一眼,不待秦寂言反应,便调转马头,一夹马腹,往顾府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在求助被拒后,她顾千城不接受秦寂言施舍式的帮助。

    人群在自动让出一条道,顾千城畅通无阻。

    “疯女人。”秦寂言终于明白,顾千城听到他叫焦向笛去弄马车,为何会发笑,她笑他白忙一场。

    “本王要做的事,任何人都阻止不了。”秦寂言隐藏的执拗,被顾千城激了出来,他此时顾不得惹上顾千城会有多么麻烦,翻身上马就追上去。

    他不接受拒绝!

    “秦……殿下,你等等我。”凤于谦一看,也不等焦向笛,立刻跟上。

    老天保佑,秦王殿下可不能出事,不然他和向笛族都得被灭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焦向笛丢下马车跑过来,

    “你给停下。”秦寂言还有理智,没有当街喊出顾千城的名字。

    顾千城听到了秦寂言的话,可她不仅没有停,反倒加速度了。

    她也想要停下,可一旦听下来,她肯定会从马背上栽下去,要她摔下去可以,先让她走到顾府,不然……

    她摔在街上,可没有人管她的死活。

    秦王?

    算了吧。

    被拒一次后,顾千城对秦王的好感大打折扣,诚如秦王所言,她顾千城又不是他的谁,凭什么要他帮。

    这伙她都安全上马了,秦王你一直穷追不舍又是要闹哪样?

    如果顾千城此刻没有受伤,精神百倍,她一定会傲娇地让秦王不要追,再不济也停下来,双手环抱,以斜睨天下之姿,居高临下地看着秦王,问他玩够了没有,可偏偏……

    她这伙什么也做不了,只能摇摇晃晃地坐在马背上,任马往前跑,至于前面的路?她现在眼前一片眩晕,她根本看不清,所以……

    她根本没有注意,因为秦王的穷追不舍,胯下的白马被挤出了跑道,朝河塘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秦寂言原本以为,顾千城这是为了甩掉他不惜冒险,可眼见顾千城离河岸越来越近,秦寂言才发现顾千城不对劲……

    <cener>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